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81章 引蛇出洞

这些钱,他拿着就走了,谁能找到他?就算找到他,无凭无据的,凭什么说他拿了钱?
他才不管这钱是不是烫手,先拿着花呗,嫌烫手就快点花出去,几万块还不容易花吗,还不够去天上人间逍遥一夜呢。
风衣男见给他牛皮纸袋的徐云消失人群里,自己也马上消失在了人群了,有几万块钱放在手里,他宁愿放钧哥的鸽子,毕竟给钧哥送一趟货才能赚两千,大不了今天这两千他不要了!
察觉被跟踪之后想甩开人很简单,只要从一个门走进人很多的大商场,到里面左拐右拐,再从另一个门出来,基本就能甩掉的,就都不是专业的人员。徐云试过,甩不掉,就可以判断对方有一定的能耐。
“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说错话,可是要掌嘴的。”几个绑票者的老大用手一把托起风衣男的下巴:“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风衣男拿了钱就一路狂逃,生怕被人给抓住了。
“行啊,小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特么不知道老子家里是开染铺的吧?”为首者冷笑一声:“兄弟们,给我好好招呼!让这http://www.hetushu.com小爷们儿尝尝拳头是什么滋味!”
明显脑子有点不够用的,要么就是作奸犯科当接头人的,穿成这样容易让人判断目标。
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实在好手段,他已经非常注意了,仍然没有证据去判断跟踪他的人是谁,数量有多少。
徐云走进这家日用百货两元店,买了一只笔,一个牛皮信封,这不愧是日用百货店,徐云还买到了几打烧给死人的冥币,都是几百兆亿的面值,真不知道现在阴间的货币膨胀到什么地步了,估计一支火柴也要价值几亿了吧?
对方还真是心思缜密啊,就凭这点,徐云也能判断出,这次跟踪他的人不在少数。
“你自己掂量掂量。”徐云说完,把牛皮纸袋递给:“你以为我想多花这个钱?逼不得已而已,我不能让那个人看到我。兄弟,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儿,你不做,我去找别人。我是觉得你我有缘我才找你的。”
这一声令下,多个人在车里对准了风衣男一顿拳打脚踢,猛踹一阵!
拿你妹啊!徐云心里呸了和图书一声,看样子自己还真是没有判断错误,这货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上不知道带了什么犯罪的东西呢。
东西是别人非要塞进他手里的!
当然,徐云也有一定的私心在里面,他不希望自己身边的危险会威胁到其他人,如果他的第六感没错的话,他去燕京,这种感觉也会跟着他到燕京。
“哥们儿,你认错人了。”徐云道。
“我不认识啊。”风衣男回答的干净利索:“我都不知道他到底什么事儿。”
“全场卖两块,买啥都两块!两块钱,不算多,去不了香港去不了新加坡!两块钱,不算贵,不用回去开个家庭会!虽然不是传家宝,家家户户离不了,三年五年都用不坏,还可以传给下一代!全场卖两块,买啥都两块,随便挑,随便选,全场卖两块,买啥都两块!两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你买不了上当!真正的物有所值,拿啥啥便宜……”?
“那你让我帮你干什么啊!去去去,一边去,老子还有正事儿呢。”穿风衣的男人不耐烦的摆摆手道。
“想清楚了再说话,别让我再费劲儿抽你http://m.hetushu•com!”
“带走。”结果对方根本不理会他的威胁,两三个人上前,不由分说就把他给制服,三下五除二的拖进了一辆商务车内。而他手里的牛皮纸袋,也被他们为首的人给一把夺走了。
肯定了对方还挺专业的之后,徐云便继续随便走着,一家店铺喇叭声钻入徐云耳朵。
“赚钱的活儿,不干?”徐云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牛皮纸袋:“这里面的钱,你帮我给步行街头上的一个人送过去,他立马分给你其中百分之五十的钱,当作跑腿的费用。”
甚至连熟悉的面孔徐云都没能察觉到。
风衣男怕挨打啊,这嘴巴子抽的实在是太疼了点:“明白,非常明白,绝对不会乱说话,知无不言,知无不言!”
“闭嘴!!”一个大嘴巴子抽过来,抽的风衣男是头晕目眩,彻底的晕蛋。这都特么什么人啊,怎么下手那么黑!
“你们想干嘛!”知道牛皮纸袋里有现金,风衣男的勇气也非常规的爆发了:“我可告诉你们,别惹我!我可不是好惹的!知道我是跟谁混的吗?说出来吓死你们!你们敢动我一个就试http://m.hetushu•com试!看看后悔不!”
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的功夫,徐云才满意的看了看的作品。
但人往往是越害怕什么,那他就来什么,风衣男怕被抓,结果十五分钟之后,就被几个陌生人给围住了。
“我擦,你们打我没事儿,别动我东西!”风衣男是铁了心的主儿:“谁动纸袋我跟谁急!”
到底是什么人会对他下这么大的功夫呢?徐云心中冷笑,那就陪你们玩玩吧。
徐云嘴角微扬,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现在的天气虽然渐凉,但还真不至于穿那么厚吧?
穿风衣的男人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徐云:“你是钧哥派来拿货的?”
随后,徐云起身继续在燕京人多的步行街上溜达,不多时,一个身穿风衣头戴帽子,太阳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男人映入徐云的眼眶。
啧啧啧,就冲这广告语,徐云也要进去看一看瞧一瞧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嘛。
最后徐云又另外给老板要了一张纸,把冥币装入牛皮信封,这才心满意足离开文具店,他找了个街边喝东西的地方坐下,点了杯鲜榨芒果汁,认认真真的在纸上写写画画了起来和_图_书
我擦,风衣男一愣:“还有这么好的事儿?你逗我呢?”
风衣男可不是白痴,他才不会傻到真的去把这个钱给送回去,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么做的。
的确,即便徐云来到燕京,他仍然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种被跟踪的感觉。
“那好,你就说说,你跟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首的绑票者晃了晃手里的牛皮纸袋。
“好好好,我做,当然做。”风衣男摸到牛皮纸袋的刹那,脸都笑开花儿了,这手感,里面起码也有几万块吧?这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居然被他给碰上了,真是上辈子积德了哇。
他加快脚步,迅速走上前,对穿风衣的男人道:“哥们儿,帮个忙呗?”
可风衣男万万也想不到,就在他接过牛皮纸袋之后,他就被无数双眼睛给盯上了,就算给他天大的本事,他也逃不出那一双双眼睛了。
事不宜迟,做出决定之后徐云便准备动身赶往燕京。
风衣男一听也有点毛了:“我是真不认识他!真的,我发誓!发毒誓!”
徐云把牛皮纸袋给了风衣男之后,就迅速走入人群之中,但他的目光却始终没有脱离风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