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08章 看谁狠

徐云根本没出手,也没说话,简单的动作一个回合就把沈晨给震撼住了,这家伙太他娘的不是普通人了吧!
但徐云不一样,他的反应比混社会的还要猛。混社会的,有魄力的最多也就是敢面对枪口也不服软,但面对枪口还往上迎的,绝对没有。
这些事不是他这个当老板的亲自干的,他只需要当好自己的老板,下好命令,卖命的活有沈晨呢。
只不过御园入住率及低,他们这楼上又没有第二户住家,所以就算她扯破嗓子的喊,也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即便有,也都知道这楼顶楼是杜天用来养女人的,说不定还认为这是两人玩儿嗨了,人家兴奋的叫声呢。
这手法,这速度,一看就是专业的啊!
看着沈晨脖子上的血痕,杜天的脚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徐云伸手在麻三儿口袋掏出钱包,大概看了一下,里面五千块还是有的,他也没点,直接拿出来:“多多少少就这样了。”
“打我脸呢!当我杜天是他妈的叫花子啊!”杜天当场就火了:“没钱就给我留下只手!”
和*图*书“谁他妈知道什么情况。这俩孙子大半夜就往我屋里钻,来了也说不出来个二三五。”杜天的怒气还在:“十万块钱,这事儿算完!我还就告诉你,我杜天不是那种在乎钱的人,我他妈在乎的是个面儿!”
沈晨一咬牙,这事儿绝对不能让杜总栽了面子,今天这事儿他就算是豁出去了,也不能让对方走那么容易!他毫不犹豫就掏出了绑在小腿上的锋利匕首,一刀狠狠刺向徐云的心口窝!
杜天都愣了,沈晨脖子上一道血红看上去是如此的触目惊心,让人心惊胆颤。他身边被包养的外围女更是忍不住捂住眼睛,失声尖叫起来。
反而你距离他越近,他越没有办法对你开枪,他也心慌啊,万一你给他一刀子呢。
说实话,徐云还真没想到杜天一个电话,这么快就有人破门而入,而且架势绝对太足了。
麻三儿刚想发作,但看到沈晨腰里鼓鼓的,知道这家伙带着家伙呢,也没敢强出头,反正有徐云在,他多说话就真是犯傻了。
现在徐云没功夫跟他们理论和图书,也不想节外生枝:“杜总,你这茶几,我给你五千块钱,差不多应该够了。多了算我给你买两条烟抽,少了就当杜总请我吃顿饭,都是在这社会上混口饭吃,多个朋友总比多个仇人要好。”
一脚碎了杜天家茶几的确是徐云的冲动,刚才那股火实在没地方发,徐云倒不是针对杜天,而是针对那个耍了他们的家伙。杜天一犯冲,徐云自然憋不住就暴躁了一下。
警察部门收枪永远都是一个形式而已,真被逮住的有枪的那种人,反而往往是不敢开枪不敢往外拿出来露的。真敢玩儿的,还真没有人敢收。
若是有关部门真想抓,直接让警察去每个工地的指挥部转一转,认准那辆车是开发老板跟班小弟的,直接开后备箱,若是找不出来点违规违禁的东西,那绝对邪门儿了。
另外一边,麻三儿也轻松搞定了二宝和老七两个跟班,看到云哥抹脖子了,心里猛一阵慌张。
沈晨有些诧异,这两个面孔,一个生疏,一个似乎略有印象,但怎么也跟杜天有仇是扯不到一块去啊。总不http://m.hetushu.com能就因为串门儿走错了地方,那就梗起脖子来要干仗啊。
“你什么东西?跟我杜天交朋友?”杜天才不认这一套呢。
正常人看到枪,至少愣两秒,谁还不怕个死啊。甭说是这些社会上玩儿真枪的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拿一把玩具枪站一般人面前掏出来,大部分人也都会承受不了,胆大的也要抱头鼠窜,胆小的都能吓的尿一裤裆。
这一刀刺的真叫一个稳,准,狠!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完全是下死手刺过来的!
有那么一刹那,沈晨真以为自己死了,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有些不敢喘气。
即便这一刀如此突然,但徐云还是把握准时机,一把捉住沈晨手腕!反擒拿下一招空手夺白刃,便将沈晨手中匕首夺下,下一秒便把匕首划过沈晨的脖颈!
谁都知道,现在这社会上愣的人多,不要命的人也多,全华夏每天挨砍的少说也有上万人,医院外伤科成天都有脑袋被开瓢的,大腿胳膊被刀撕开口子的,正常的很。而现在玩儿枪的也太多了,就算国家监察力http://www•hetushu.com度在严,红头文件再怎么强调,那也经不住一到下面就不执行。
杜总都下命令了,沈晨这当小弟的还能说什么,直接招呼二宝和老七就要上!就二宝和老七那水平,恐怕连麻三儿都治不住。
杜天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以前碰到事儿,从来都是沈晨笑到最后给别人装逼,这次居然反了过来……
沈晨没想到对方会迎上前,纵然是身经百战,但也还是愣了一下神儿,就那么刹那之间,沈晨是真没回过神儿来,手里那把仿五四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而且对方就跟拆玩具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把这把仿五四给拆了个七零八落的。
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能翻出枪来,倘若只有管制刀具的,只能说明老板混的不好。连给兄弟们配枪都配不起,传出去都丢人。
“刀够快的啊。”徐云冷笑一声,将匕首哐当扔在地上:“这么点小事儿至于下死手吗?你若真想玩儿真的,那也行,继续。我也不会再跟你闹着玩玩了。想让我死之前,先考虑考虑自己有几条命。你们老板若真在乎你这条命,就应和图书该警告你一下。”
“操!上啊!”杜天也不是没看见,但他可不会因此就感觉到恐惧,毕竟这种事不是他上,他感觉不到危险,不用怕被人打出内出血,也不用担心被人打断了胳膊打断了腿。
“杜总,这什么情况。”沈晨忍不住,还是插了一嘴。
麻三儿心里骂了一句,妈蛋啊,这还叫不在乎钱?不在乎钱你就不开这个口了。
一瞬间,死一般的沉静!这就杀人了?太突然了一点吧?
面对沈晨指过来的手枪,徐云一步迎上前去!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了,跟拿枪的人交手,你跑得越远,越是人家慢慢瞄准的活靶子。
沈晨一进屋,杜天的底气就更充足了,哐当站起来,指着徐云的鼻子就开始骂:“小子,你不是猖吗,今天爷就给你好好唠唠!大半夜闯我家门里,还砸我家具?让你们的人送十万块钱来再滚蛋,不然别想站着出去!”
沈晨自然是直接逼向徐云,这家伙是带头的,先把他弄服贴了再说钱不钱的事儿吧!杜天下令的下一秒,沈晨就直接掏出后腰上藏着的一把仿五四,冲着徐云就大步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