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09章 不打不相识

麻三儿看沈晨一脖子血,心里怪慎得慌,赶紧提醒道。
沈晨从小到大都没服过什么人,一直都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总相信只要玩儿命就没有人玩儿的过他,谁想干死他,那也绝对要自己先扒层皮!
“我不能因为一张邀请函跟命过不去啊,他们是真下死手!差点勒死我!等沈晨他们赶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了,我这一天就在医院过的!”杜天一说起今天早上的遭遇,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可劲儿的开骂啊:“真他妈什么东西!咋滴?那俩孙子还拿着我的邀请函去拍卖会了?早知道老子就直接去堵他!弄死他!”
但这次服气的是沈晨,他相信眼前这个人如果想让他死,只需要动动手指头而已,就他现在这状态,有刀有枪的还没碰到人家半分衣袖,而自己脖子上已经被划开了,只要对方下手再狠一点,划的他再深一点,他现在绝对脖子冒着血躺在这地板上了。
“你们说什么?!”杜天脸都变色了:“拍卖会上的事儿?没开玩笑吧?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等等,徐……徐总,这和*图*书事儿绝对不对劲儿!这拍卖会我就没去!”
根本没跟人叫板的机会啊!现在沈晨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了,总不能就真拿着一条命硬往上送吧?添进去他这条命若能解决问题,他也真就认了,就当报答杜天给了他这几年好日子的恩情。他这辈子也值得了。
今天徐云不给他这一刀,他还一直认为自己的命不值钱,随时都能替杜天扔出去。
“怎么……他也打你了?”杜天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这纯属废话!看徐云身上一点事儿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挨打啊,而且就算对方想打他,似乎也没那么容易。
麻三儿憋不住指着杜天道:“你知道他谁吗?天娱集团知道吧!天娱集团的徐云!徐总!”
徐云点点头:“我当然知道杜总没去,因为我在拍卖会上就没有见过杜总。”徐云对今天去拍卖会的每一个都有印象,这是他去拍卖会的任务。
啥?杜天这是真惊讶啊,这不说不知道,一说还真吓一跳啊!这就是传说中那个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真的假的啊!
他看和_图_书向杜天的眼神很坚定,杜天看得懂,眼前这人就他妈不能惹啊!就算沈晨再手黑,也经不起人家这说秒就能秒了你的实力啊!对方都他妈什么人啊,杜天心里就想不明白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先被俩陌生人给干了一顿,大晚上就又有俩人钻他家里来了。
徐云一怔,看来这里面的事儿还挺复杂的呢。
沈晨目光看向徐云,非但没有记恨,反而还是一脸的敬佩:“没事儿,徐总这一刀只是让我长点记性。我就当自己买了条项链。”
杜天胸口就好像堵了一块破抹布,臭烘烘的,憋得他喘不动气儿。但碍于面子上却又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杜天这样,是真被气的够可以的。
这一刀之后,他可就不这么想了。所以他对徐云的那种崇拜是旁人不可理解的。
“我他妈到底是遭了什么小人儿了!”杜天一巴掌排在大腿上:“今天一早我自己出门儿,连兄弟们都还没看到,就被俩人在头上蒙了袋子一顿毒打,给我好一个揍啊!看我这一身淤青,疼死我了!这俩人弄完了我,回和_图_书头就逼我把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交给他们!”
所以就奔着现在人这种怕死的心态,沈晨面对各种混子都不落下风,越是混的好的人就越不愿意跟他这种人拿命搏,真死了亏的是他们。
“我说过了,咱这就是个误会。杜总我不想把事儿闹大,可你若一定想玩嗨了,那我也肯定陪着你。真的。”徐云道。
可今天拍卖会上的那个杜天,跟这个杜天的相貌还真有几分相似呢,徐云皱了皱眉头:“他们除了打你,还对你做什么了?”
血都淌一脖子了,还能谈笑风生的,这小子也是个人才。徐云微微一笑,有这种魄力的人最有后劲儿,倘若有一天杜天真能给他机会,沈晨一旦上位绝对会是那种一发不可收拾的人。
俗话说得好,当有共同敌人的时候,人们的关系会很快就能成兄弟,这话一点都不假,杜天现在就真把徐云当兄弟看啊!
“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沈晨开口了:“就算赔条命,我都不眨眼。”说完,沈晨就把杜天拦在了身后,他回头对杜天道:“杜总,今天这事儿是误会。”
http://m.hetushu.com“杜总,看来这事儿咱俩都是被他们给耍了。”徐云苦笑一声,他可是跟王逸保证过,绝对不会把人给跟丢了,却没想到现在还是把事儿给搞砸了。
徐云真想问他到底做过什么缺德事儿,搞房地产的有几个不缺德的?不缺德能把房子炒到这价?开玩笑呢吧。
真他妈祸不单行!这人若倒霉,喝凉水都他娘的塞牙!
“是……误会,误会……”杜天忍着一肚子憋屈,他还真没这么跟谁低过头:“兄弟,到底啥情况,怎么个误会的,你给个话儿呗?让我今天栽也栽的心服口服。”
“我们跟你们不是一回事儿。”麻三儿道:“杜总,既然是误会,那事儿我们也说开了,你也说了,咱们是不打不相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抓紧时间让你的兄弟去医院看看,别回头失血过多再出了事儿。”
徐云点点头:“是啊,这人我必须找到。”
“徐老弟!咱俩这是有缘分啊!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杜天上前主动说好话道:“咱俩现在都被一个孙子给耍了!你说这事儿咱要不弄个说法,是不是就太不http://m.hetushu.com合理了啊?”
“说到这里我就恶心!还把屎一样的东西往我脸上扣!弄得一脸刺挠。”杜天呸了一声:“真他妈的衰!我这都不知道我做什么缺德事儿了!老天爷这么玩儿我。”
“今天在一个慈善拍卖会上可能有点误会,认错人了,就找到杜总这里来了。”麻三儿继续道:“我们一来到就意识到认错人了,但这情况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哪知道是什么环节搞错了呢。”
哪跟像打他似的那么简单啊。
沈晨说这话是有感而发的,他以前是光脚的,所以谁都不怕,但他现在不一样了啊,他跟着杜天混到现在,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有房子有车,在燕京城也小有名气,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兄弟见了之后也都给点面子。他这条命可不再像以前那么不值钱了。
可现在这问题,他就算把命搭进去,那也解决不了问题,开始人家对方没寻思动手呢,现在却已经不可挽回了。二宝和老七都被掀翻了,就剩他一个动手就是一死的主儿了。
看样子这事儿够复杂的,对方还真是心思缜密,算计的如此周全,连身份都是伪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