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11章 被删除的录像

拍卖行的一个副经理当然也意识到出了问题,屁颠屁颠跑了过来,他一个外地人在燕京打工不容易,至今连户口都还没混上,当然不想得罪人:“哎呀,老板,您这是来视察工作,还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着出手?”
杜天使劲儿的点点头:“好!你说的看清楚了,那就给我调监控,如果人是我,我他妈在你们拍卖行门口跪一天。如果不是我,我就挖你这双狗眼!”
“行了,晨,别这样。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来这里是讲道理的,别动手。”杜天淡淡道,这是他的惯用手段,让手下兄弟唱黑脸,他才能更好的唱白脸:“这事儿也不怪他们,我们大家坐下商量一下,看看如何处理。”
那人来到,表情有点恍惚。
我擦!杜天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硬了:“兄弟,你抬起头来看着我,你这是什么意思?耍我?还是没看清楚?”
“我今天就明白的告诉你们拍卖行,昨天来拍卖行的人就不是我,我的邀请函让人给偷了,你们居然都没看出来!”杜天道:“你是负责人对吧?行,那你就给我和_图_书个说法。”
“是……”这工作人员几乎用听不到的声音回答道。
杜天仍然是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兄弟,昨天是我拍下之后没付款吗?”
沈晨不耐烦道:“可不可能的先他妈去看监控!少墨迹!这孙子睁眼说瞎话,看了监控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看……看清楚了……”那工作人员依然坚持道。
“让昨天给我送合同要我签字付款的人出来一下。”杜天道:“让他看看我,看看昨天到底是不是我。”
车队很快就来到了亚际拍卖行的门口,杜天早已吩咐过沈晨,几辆奥迪和霸道在沈晨的带动下,直接将拍卖行的大门给堵了个严密,虽不能说滴水不漏吧,但若想进出个人还真没戏。
“晨,住手。”杜天突然道,能不动手,就绝对不要动手,动手了,那他们就不占理儿了:“是我?你真看清楚了?”
时间总会让人改变,沈晨也在变,这种变化或许没有表现出来,但并不代表心里没有。
“这什么这?”沈晨回头一招呼兄弟:“你是不是觉得我们http://m.hetushu.com杜总脾气好,就不敢把你们这地方给砸了?”
尤其是对于杜天这种心里比较容易记事儿的人来说,那就更不喜欢听到沈晨现在此刻心里想的一些东西了。卖了这么多年的命,沈晨觉得自己已经够忠义了,摸着良心他也能说这话。
不过沈晨不会把这种心里的感觉表现出来,有些事情心里有就好了,说出来对谁都不好。
“是,是你啊……杜……杜总……”那人仍然道。
一个让他彻底崩溃的消息就传来了:昨天的监控录像全部被清空了!
杜天心情还算可以,亲自开了辆送给他包的这小四儿的帕拉梅拉走在前面,杜天等人的几辆奥迪和霸道紧追其后,这些人都是杜天手底下的精英,有他们在,杜天在燕京城都恨不得横着走啊。
这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杜天原本就不高的修养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你们他妈的玩儿我是吧?好,好,好,那我就让你们看看耍我是什么下场!沈晨!这监控室连监控录像都留不住,要了也没用,给我砸了!”
“啊呀hetushu.com!原来是杜总啊!久仰久仰,你看我这双眼睛,泰山放在面前都没认出来!哈哈哈,杜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副经理连忙客气道:“快快,快请进,杜总,您今天过来是付钱的吧?”
杜天呸的吐了一口唾沫,保持着自己身为老板的矜持,沈晨上前一把抓过这副经理的衣领,毫不客气道:“你们这些人,狗眼都够瞎的!”
第二天一早,沈晨昏昏沉沉中就醒来,杜天要去亚际拍卖行,那是要相当有面子的出行,这是他的一贯作风。沈晨太了解他了,所以起得很早就打电话召集了平日里做事儿仔细的兄弟。
杜天脸色一沉,沈晨上前就是猛踹一脚,把人踹出去好几米,身后跟来的兄弟全部抄起家伙准备动手,沈晨骂了一声:“眼瞎还是脑子不好?老子给你修理修理你就记得清楚了!到底是不是我们杜总!”
可杜天对他呢,仍然是把他当作一个卖命的工具,永远都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永远都是建立在主仆关系上,不是兄弟。这点沈晨最初就明白,只不过,这些年来,越来越明显的主和*图*书仆关系让他有些心寒。
警察到了之后什么事儿都发生结束了,来了还有什么意义?就是看看现场拍拍照,然后说几句官话就得了?唉……世态炎凉啊。
来到监控室之后,杜天都做好了一切准备,看看到底是谁那么不怕死,居然敢冒充他出来招摇撞骗。
“怎么可能……”经理一脸诧异。
而且这功夫的时间,还能让他准备联络一下派出所的熟人,让他们来一趟,预防发生什么不可预计的事情。
亚际拍卖行的副经理都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杜天的提醒并不能减消沈晨对徐云的崇拜,反而让沈晨感觉杜天的度量跟徐云比起来简直相差太远了。
“使不得啊,使不得,杜老板,您行行好!”拍卖行经理连忙上前道,他心里慌啊,都给派出所的毕所长打过电话十几分钟了,怎么还没安排人过来呢!这还是有关系,还这效率,真不知道若是没点关系的人,报警有个鸟用!
事情越来越混乱,拍卖行的经理也屁颠屁颠的跑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啊,您一个大老板在我们这里闹事儿,太掉您的身份了吧m•hetushu.com,来来来,里边请。”
拍卖行的保安都是保安公司的,赚钱又不多,谁也不会傻到上去给自己找不痛快,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些人是来这里找麻烦的。
八点整,所有人都已经在楼下等待,沈晨七点半就给杜天打过电话,但一直到八点半杜天才磨磨蹭蹭的下楼来,他是老板,晚来个一时半会的,到也不需要跟谁解释。
副经理完全听不明白杜天的意思,但他还是很快的把昨天负责杜天这块的工作人员叫了出来。
“这……”
沈晨可不需要矜持,他是做小弟的,就是要来唱黑脸的。
这位副经理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昨天那个拍完就跑的杜天啊,昨天一整天拍卖行的人都在骂这个假拍的孙子,没想到人家今天就来了!
“我叫杜天。”杜天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昨天的慈善拍卖会,你们给我发过邀请函的。”
“好说,好说,我们有什么事情好商量,看监控就看监控,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拍卖行经理也怕真出事儿,不敢得罪这来势汹汹的一群人。不就是看监控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看就看看吧,又不能少一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