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16章 话多伤人

“杜总,这事儿我既然接下来了,那就要把事儿给做完,做好。这是你教育我的。”沈晨第一次忤逆了杜天的意思:“这事儿我不能撤,若是做一半不做了,那不是我沈晨的作风。”
话这东西不能乱说,说错了是真伤人。
以前杜天还真没以为沈晨竟然能有如此大的号召力,这次他还真有些对沈晨刮目相看了。
哎呀,这一查可不得了啊,酒驾!不,应该是醉驾!相当严重!直接给带回交警大队等处理了,二宝喝点酒又牛逼哄哄的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跟交警队的人都掀桌子了,说自己大哥是沈晨,说老板是杜天,交警队最不怕的就是这种耍愣的人,干的就是二宝这种二愣子!
他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个徐云的话,沈晨还会不会像如今这么尽心尽力,一声号令燕京城上千号混子都唯命是从的。
“坐,坐,坐。”杜天道:“你是我弟,也永远是我弟。”
“这事儿我肯定给办好,杜总,酒就不喝了,喝多了耽误事儿,我先走了。”沈晨已经没有喝酒的心情了,直接起身道:“你也早点休息吧。”
沈晨仍然平静:“哥,知www.hetushu.com遇之恩不可忘,这辈子只要你不让我滚蛋,我就永远跟着你混。你若让我滚蛋,我也绝对不留下来碍眼。但我走之前,这事儿我要给你办了!”
更何况这事儿还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万一真给找到人了,又不用出面掏刀子动火力,就能白白赚一套御园的房子,这何乐而不为呢,傻子才不去呢!就当是蒙彩票了!
但杜天心里也多少有点不舒服,虽然说这事儿沈晨干的不错,可这又不是单纯给他办的,以前杜天不是没让沈晨办过事儿,虽然说沈晨每次都没让他失望,但绝对没有这次办的敞亮,杜天心里有点吃味儿,吃徐云的味儿。
面对杜天的恶言攻击,沈晨并没有任何反驳,他至今仍然怀揣着感恩之心:“哥,我知道。”
虽然说一直以来沈晨对杜天都是唯命是从,但杜天却仍然还是会觉得自己在养虎为患,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就是老有这种感觉,这感觉就好像如果不压制着沈晨,说不定某一天他就把他架空了。
杜天嫌丢人,沈晨费老劲儿的才把他给捞出来,花钱费事儿,和-图-书劳民伤财。
甭管是大霸道还是大切诺基,甭管是桑塔纳那还是老捷达,但凡来的,那就是真心实意给帮忙的,这点才是连杜天都不得不心服口服的。
“杜总,那人也是伤了你面子的,你就真能忍?”沈晨有点不明白杜天的心态了,怎么就不能给自己一点空间呢:“哥,我今天叫你一声哥,你就永远是我哥。但这事儿,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燕京城的混子都不喜欢白天出门,这突然都出来了,还真有点堵得慌,本来出门开车就没地方停,现在就更好了,别说是准许停车的地方了,就算是只准许临停的地方,那也都停满了。
三天,整整三天,事情终于算是有了眉目,终于有人看到了可疑人员,不过又跟丢了,因为这事儿,沈晨还发了一次火,把二宝给狠骂了一顿,因为这事儿是二宝的责任,本来他都跟到了那嫌疑人吃饭的地方,但因为自己喝了点酒,在车里迷糊了一会儿,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对方就找不到人了。
沈晨目光坚定:“给你。”这话没说谎,沈晨的第一责任人还是要对杜天负www.hetushu.com责,毕竟杜天是他老板,那天挨打的人也是杜天。
真准备靠这个就一口气翻身的也大有人在,御园大三居少说也值两百来万呢!谁说不心动,那肯定没人信。谁没点贪念啊,无利不早起,这都是有数儿的事儿。
后来二宝开车追出去,眼瞅着要追上对方的时候,却被交警拦了下来!
“你是给我办还是给那姓徐的办!”杜天道。
有些东西,人情还够了,也就真够了,没必要把自己那么下作的一直还下去,就算是条命,也有还清的时候吧?
但这些沈晨都能当做小事儿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但是把人给跟丢的事儿他有些接受不了,好不容易有了眉目,现在又成了从头开始,他心里觉得对不住徐云。
杜天冷笑一声:“行啊,晨,你长大了,我杜天庙小容不下你了。如果你真觉得你去徐云那边能行,你就给我个痛快话儿!”
沈晨没吭声,闷头喝一口酒,杜天什么意思他太明白了。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晨一脸惊诧,他真没想到杜天会把话直接就给挑明了,本来他是不相信杜天会这么跟他明说,可现在他已经开和-图-书口了,也就没有挽留的余地了。
本来都改口叫哥了,这回头又成了“杜总”,杜天脑袋昏昏沉沉的,并没有在意最后这一声杜总叫的是什么意义。
杜天一怔,他也没想到沈晨能这么坚定,声音缓和了下来:“晨……哥这几天太累了,喝点酒乱说话,有什么说错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
听杜天这意思,这事儿就是要给他架空了呗?
“你知道你大爷!”杜天骂了一声:“我给你了身份,给你了地位,你混的好了,就觉得我庙小了?要跳我不拦着你,别说我杜天耽误你的前途!今天喝完这杯酒,你爱干嘛干嘛去,都说你沈晨仗义,我还真没觉得。”
就冲着沈晨这点,徐云也觉得让他办事儿挺放心的。找人应该不是问题,就他们这帮子三教九流,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可这事儿还非他们不可呢。
“晨,翅膀硬了啊……”杜天微微一笑道。
这三天的功夫里,燕京城大大小小的混子几乎都出动了,不为别的,就为了沈晨平日做事儿仗义的这一点,很多平日跟沈晨没什么交集的人也都乐意上前瞅一头,帮不帮上的上忙,那都是一个面子问题。m•hetushu.com
“我看,这事儿你也不用那么操心了。反正兄弟们都在跟,你出去玩儿几天,到时候有了信儿,自然有人会告诉二宝和老七。”杜天道:“我会跟徐云那边再商量的。”
杜天今天把沈晨喊来喝酒,就是为了跟他说说这个事儿:“晨,人跟丢了就丢了,重新再找,二宝平时就喜欢喝点,你总不能掐了他的舌头。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一直咬着,你说对不对?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不就是那个徐云吗。至于因为他寻思那么多事儿吗?”
杜天盯着沈晨:“你还知道你应该叫我一声哥?晨,你摸着良心说话,五年前你在燕京城里算个什么东西?是谁把你领上道的?是谁给了你现在这身份地位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是什么?你以为你真混的多大发了是吧,那我还告诉你,你若没点钱没点实力的,你混个屁?混到死也是一堆烂泥。”
他越说自己大哥多牛逼,交警队的人就越给他定罪定的很,本来若是说点好话让杜天在联系联系人,最多罚点钱,这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现在倒好,说啥也把他驾照给一下撸干净十二分,还要让他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