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17章 嫌疑人证实

哟嗨,那嫌疑人终于有了兴趣,一头在小姐怀里爬了出来,盯着桌面上的酒看了一眼,抬头问向沈晨:“你们领班够大方的啊?我们要这点酒水果盘小零食还不到三千块钱,你们领班就送瓶一千多块钱的酒来,这里面有什么意思吗?”
光头对沈晨一改之前的态度:“小兄弟,有前途啊,会说话!哈哈哈,来来,坐下一起喝一杯!”反正是特么你们送的酒。
“什么情况?”琳姐越是搞不明白沈晨的心里想法,越是不敢乱说话:“晨哥,你要喝酒?”
沈晨没少跟杜天和一些项目经理一起陪着一些有权力批地办证盖章的领导来这种地方,所以这些地方的一些领班妈咪都熟他。
沈晨想到自己是客串服务员的身份,无奈之下只能离开,他没办法啊,这事儿不能打草惊蛇,要另外再想办法。
“琳姐是吧,我今天来可不是玩儿的,你给我弄套衣服,一屋里有几个人,可能要谈点跟我们杜总抢生意的事儿,我今天来就是看看。”沈晨道:“这么做也是不给你们惹麻烦,你说呢?”
所以这次沈晨终于把人给认实了,心里也哐和_图_书当落下一块大石头来,他的任务完成了,兄弟们也都能干自己的事儿了,剩下的不用他们操心。
“一瓶酒六七千,你真以为你是土豪啊!”
房间内的人说笑着,让坐台小姐陪着喝酒,四个人,八个小姐,外加两瓶人头马天醇XO的套餐,这消费也不低了!穷人可开不起这种房间。别看这地儿有点偏,但这包房最低消费也是有规定的。
“你干嘛呢?送完酒还不滚蛋,留在这里看什么看?看真人秀?”四人中,辨别度最高的就是这个光头,他左搂右抱的,左手摸着一小姐大腿,右手揉着一小姐胸,玩儿的不亦乐乎,看到沈晨放下酒还不离开,便出言骂了一句。
“人头马天醇XO啊。”光头道。
“不好意思,几位大哥,我们领班送酒。”沈晨连忙把酒拿过来:“轩尼诗杯莫停!”
而且那么多人为这事儿找了好几天,沈晨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沈晨拿了酒就再次去了那包房,四个人正跟八个小姐玩儿的嗨皮,看到这服务员又进来了,顿时心生反感,光头的表现最强烈:“你他妈傻啊,和-图-书酒水都上了,不喊你就不用来!操的,还让不让人玩儿了?”
“哎哟,这不是晨哥吗,来我们场子玩儿也没提前跟我打个电话啊,我好早一点给你安排好啊。”琳姐道:“给你多留几个漂亮姑娘陪你喝酒啊。”
“没意思,几位大哥照顾她生意,让她手下姐妹们都有饭吃,就是表示一下感谢,不成敬意,还望各位大哥别嫌弃。”沈晨盯着嫌疑人的眼睛,下巴,耳朵,全部看了一遍,心里就明白了:“几位大哥喝好,有什么服务不周到的地方多多包涵。”
自从沈晨上次跟杜天喝过酒之后,这两天他连去杜天那边露面都没去露过面,全心思的都扑在了找人的事儿上,燕京城就这么巴掌大,就短短两天时间,沈晨几乎跑了五圈!
这若是再不抓住机会给办了,那下次在找到这人的行踪可就又不知道要等几天了。
“那咱换换轩尼诗XO也行啊,跟人头马天醇一个价,别整天一种酒,喝的都想吐!”
沈晨人虽然离开了,但耳朵却没离开,该听的都听到了,那个想换换口味的,就是他们的嫌疑人目标!
“操!土豪喝hetushu.com这啊?土豪喝的都是几十万一瓶的红酒!咱华夏的土豪算个屁啊,跟中东那些土豪没法比,人家那才叫一个牛逼呢,每天吃什么黄金胶囊,一粒老贵了,顶咱帝都公务猿两年收入了,就是为了让自己拉出来的粑粑像黄金一样闪亮!哈哈哈……”
沈晨想听听对方说点什么,却也听不清楚,歌声太杂乱了。
第五天,沈晨终于在城南边儿上一家叫帝都娱乐的夜总会里,找到了可疑人员的身影。
酒慢慢上,早晚能喝够一万块的,八个坐台小姐的酒量可不是吹牛逼吹出来的,一人喝个斤半都没问题!
沈晨为了能看的清楚一点,他还给了一服务员五百块钱,让他把衣服跟他换换,让他去包厢里送一趟酒水!原本服务员是不敢呢,怕抓住罚款。但这场子的领班琳姐却一眼认出了沈晨。
“我说咱能不能换换口味,整天就是人头马人头马的!”那人抱怨道。
沈晨出来,一边换下服务员的衣服,一边就给徐云打过去了电话,这必须第一时间通知!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疑了,眼神,下巴,耳垂!全部符合条件!
琳姐微微www.hetushu.com一笑,看不出来沈晨脸上表情的意思,不过有一点她能肯定,如果她不安排,沈晨真可能来推这场子。
兄弟们上心是兄弟们给面子,但这面子你不能认为是白给的,就这五天,扔出去请客喝酒抽烟的钱,都够买一辆帕萨特了,毕竟上千号人都盯着这事儿跑呢,能让人家白忙活吗?当然不能!
沈晨不放心手下兄弟,所以这事儿都是自己亲自做的,进了包厢之后,灯光昏暗,而且那可疑的家伙又抱着一坐台的妹妹猛啃小胸脯,根本看不清楚脸,只能肯定一点,就是对方房间有四个人,八个坐台小姐。
光头呸了一声:“那你想喝啥?就这个便宜,七百五!我也想换换口味,尝尝什么轩尼诗理察,帝皇拿破仑!你他妈买单啊?”
沈晨出了包房,走到琳姐旁边,直接掏出两千块钱甩给她:“给我拿瓶轩尼诗杯莫停。”
“晨哥既然有事儿,我肯定配合!”琳姐说完就马上让人把这事儿给沈晨准备好。
虽然徐云说过了,不用他动手,只需要盯人,但他却有自己的想法,他不会先动手的,等到徐云来到,如果有需要他动手的时候,他绝对http://m.hetushu.com第一个就冲上去。
虽然他们老板也有点能耐,但真不一定能跟杜天抗,再说了,沈晨还是他们的潜在客户,谁都知道他跟杜天的关系,这次若是不给他面子,下次杜天若说来这里,他沈晨只要说一句这不好,那以后就没这回头客了。
“我是要替你省点心,省点钱。”沈晨道:“搞不好还能给你拉住几个回头客。”
“不不不,我还要去做事,几位大哥喝好。”沈晨说着就退了出来,心里骂了一声滚你大爷,老子花钱买的酒,就当是喂狗了!
沈晨离开这房间的时候,那个一直把脸埋在坐台小姐伟大胸怀里的家伙突然抬起头,问了光头一句:“你们点的什么酒啊?”
好在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让他逮住机会了。
房间里依然传出争论:“你他妈喝啥不吐啊?价格差不多的酒,那味儿也差不多啊!下次你买单,你愿意喝啥喝啥!等着这次活儿结束,老大给你发了奖金的话,你一定要开瓶帝皇拿破仑给兄弟们开开荤!”
麻三儿在沈晨眼里有点娘炮,所以他觉得那家伙不会是打头阵的猛将,而他才是猛将,至于麻三儿,说好听了就是一军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