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19章 跟上!

“汇报啥?”二宝依然呆着茫然的脸。
就在这时候,徐云他们来的路上堵车时候碰到的那辆奔驰唯雅诺突然缓缓的停在了这家叫帝都娱乐的夜总会门口。
沈晨没吭声,但这事儿太明白了,就算他不说,徐云也大致能猜测个差不多,肯定是杜天觉得这事儿上沈晨太用心,而且用心太多都是放在徐云那边,而不是放在他的这边。有些人的度量就那么点,很小很小的,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也能让他想很多。
徐云也不敢耽误,马上招呼麻三儿上车,麻三儿还在感慨当年来这里的事情,根本没回过神儿来,等到他回过神儿来之后,徐云已经开车跟了出去,他坐在后排,而副驾驶上坐着的竟然是沈晨。
“徐总,有些事儿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沈晨有些无奈,又有些惆怅:“我也希望先通过杜总再告诉你。这样我面子上也好看,但……真的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有些事情,我实在是没办法。”
徐云微微一笑:“兄弟,谢了,我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这事儿如果告诉杜总,你和*图*书怕他会做一些事情让我不容易接受。而你直接告诉我,不论我做什么,都是替杜总报仇了。对吗?”
徐云一怔,看来他跟杜天是有点摩擦了,不然也不会说这种话。
“人都跑了,你还发什么呆呢。”沈晨道。
“这事儿你是不是没有跟杜总说过?”徐云突然问了一句。
“想跟云哥啊?”麻三儿接过话茬:“兄弟,别想太多了,你这混得挺好的,跟着杜总不是很不错嘛,而且燕京城听你吩咐的人又多,你不跟杜天混,那去跟谁?单干啊。”
就在沈晨准备带着徐云和麻三儿进去的时候,那光头突然出现了,沈晨大吃一惊,看到了光头身后的可疑者,他一把拽住徐云,一个眼神儿使过去。
“这事儿完了,我也不打算继续跟杜总了。”沈晨突然抬头冒出这么一句。
“你今天是不是又喝大了?”老七真想抽他一巴掌:“晨哥跟着那个徐总去追那孙子了,你说咱不给杜总汇报,跟谁汇报啊!这事儿是不是要汇报啊!”
看来这小子也清楚的很,跟杜hetushu.com天是混的不错,可一旦出事儿那就肯定是大事儿,这点是百分之百的。
“现在已经变味了。”沈晨淡淡道了一句:“徐总,如果你不想惹麻烦,那我就不打扰了……”
沈晨先是一怔,然后点点头,没吭声。
沈晨无奈的摇摇头:“现在杜总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前天一起喝过酒……我已经不想继续留在他那边了。”
徐云对这事儿却很清楚:“杜总的猜忌心理太重,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成见了?”
“杜总是什么意思?”徐云道:“是不是想单独处理处理这事儿?”
没错,沈晨没有找错人。徐云的眉头微微皱起,那辆奔驰唯雅诺的车门打开,几个人鱼贯而入,紧跟着便扬长而去!
“你特么早晚死在酒手里!”老七恨恨的骂了一句,俩个人一路骂骂咧咧就去找杜天汇报工作了。也不管沈晨到底会去哪里。
“你觉得云哥像是怕事儿的人吗?”麻三儿不爽的问了一句:“今天来惹的就是大事儿,你以为杜天很牛,但在咱云哥面前他算和_图_书什么?他都不算个茬!真的,不是吹。”
“你他妈除了喝酒,还能不能知道点别的。”老七无语道,要不是你上次喝酒耽误了事儿,兄弟们也不至于又两天没睡好觉了:“这事儿咱们是控制不住了,还是回去找杜总汇报吧。”
“是要汇报汇报!”二宝这才恍然大悟:“那你他妈还等什么啊!开车咱们回去啊!”
顿了一下,沈晨继续道:“我跟杜总这些年来,钱是赚了,名虽然上不了什么上流社会,但是在燕京城这三教九流里也还吃得开。但我得罪了多少人我也清楚,这些人不是好惹,只是不够硬而已。如果有一天杜总惹上了什么茬子,第一个人头落地的那就是我沈晨。”
“有时候,有点上进心是好事儿。”徐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不过,在这事儿上,你还是别跟我搀和了,如果你只是跟我打过招呼,这事儿无凭无据,杜总不能说你什么。但你若瞒着他跟我做了这件事情,那可就味道不一样了。”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吹。”沈晨道:“不然的话你们也不会直www.hetushu.com接找到杜总门儿上,我就是知道这事儿肯定不是小事儿,所以杜总不让我插手,我都没答应他。”
“行,那今天你就留下,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火力。”徐云微微一笑。
杜天什么名声,沈晨也清楚,那一天真的不行了,肯定是树倒猢狲散,唯一能留他身边抗事儿的就只有他沈晨而已。可沈晨如今心寒了,就因为这么点事儿,杜天竟然说出那种话。
徐云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顺着沈晨的目光,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人,易容术的高手不仅仅是需要借助工具,还需要的是神态,才能让人难分真假,而这个人显然不是易容术的高手,他改变的只是肤浅的外表而已,而这个眼神却没法改变。
“那杜天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合作吗!”麻三儿瞪眼道:“怎么又不让你插手了?他这意思是耍我们呐?”
沈晨没说什么,已经决定了的事情真没什么好说的。
沈晨明白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这事……若是不处理好,我心里是个疙瘩,吃不好睡不香的。”
“我留下。”沈晨再次恳和*图*书求道:“徐总,这地方我熟,说不定你真的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相信我,我留下一定能帮得上忙。”
麻三儿不服:“我不是说那嫌疑人,我是说你,你怎么还真跟来了?真不打算跟杜天混了?”
“你不能开啊!”
沈晨回答的到挺豁达的:“要是徐总不嫌弃,让我鞍前马后的跑个腿,那是我祖上烧高香了。若是没这个机会,我就自己弄点小生意做做。总比替人卖命好。”
眼看着黑色卡宴追击出去,沈晨做事一直都喜欢带在身边的二宝和老七傻眼了,二宝呆了吧唧道:“老七,咱晨哥这是跟着他们串场喝酒去了?”
“你也相信我,你留下还真帮不上什么忙。”麻三儿道:“赶紧回家洗洗睡吧,这事儿你已经圆满完成了,我们真心谢谢你。真的。剩下的事儿再让你留下就是坑你了,兄弟,咱都是实在人,我说这话你觉得有没有道理?”
“我下午不是喝了点吗!再说了,我现在也没驾照啊!你不能让我无证驾驶吧?!”二宝还有理了!
回过神儿来的麻三儿茫然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