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20章 跑出燕京城

“不用着急,先测测他们。”中山装微微一笑,对开车的司机道:“前面服务区去加满油,我去一下卫生间。”
习阑桦一皱眉头:“你们懂什么,我是不希望把事儿闹大,这个杜天在燕京城虽然拔不上尖儿,可也算是上流圈子的人,万一把他做了,在拍卖会当天就被发现,那我们逃都没有机会逃。”
这些人一旦出了燕京城,那可就真找不到了,华夏那么大,陆疆九百六十万加海疆将近三百万平方公里,去哪找啊?所以徐云必须是要盯紧了,机会只有一次,失不再来。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甩掉后面那条小尾巴啊。”中山装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他此时此刻内心世界到底想的是什么。
虽然徐云还真不是警方的人,可他可比警察难缠的多啊,中山装的低估,或许对徐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车内几个人都明白老板的意思,纷纷点点头,这才刚上高速,谁也不可能直接就上服务区,所以这卡宴要是跟来,那就能确定了,到时候http://m.hetushu.com直接路上动手……
“那……那咱们怎么办啊?”光头有点蒙,他最不喜欢动脑子了。
中山装眯起眼睛,心道:跟我玩儿……你们还嫩了一点啊,多学几年再出来混,说不定还能为人民立点小功劳,现在毛还没长全呢,就想立大功?太心急了……
显然,中山装已经把那辆白色卡宴当作了是警方的人。
得到老板的褒奖,习阑桦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次的事情办妥了,他能拿到一笔相当可观的奖金,这是老板之前就跟他说好的,只要拿到这笔钱,那他就爽大了!
“我去帝都娱乐接你们的时候,在路上碰到过这辆车,也是去帝都娱乐。”中山装道:“当时他们赶的很着急,我就让司机放慢速度,一路跟着他就到了帝都国际,车上是年轻人,去了应该就是玩儿的,怎么我们一走,他就跟来了。”
“老板……这事儿,谁也没料到啊。”光头笑眯眯的开口道:“按照我们之前的调查,拍卖会那天去的人,就是这个杜天的hetushu.com资本最弱,所以我们才找他下手,哪知道他手底下有个小子那么较真儿,非要找到我们给他老板报仇。”
“是啊,燕京城这几天里,大白天无缘无故多了一堆无业游民,妈的。”拍卖会当天冒充杜天的这个人叫习阑桦,平日里大家都笑称他叫西兰花,别看这人平日里不吭声,但真做起事儿来那是真心狠手辣。
“店里真的有需要的话,我安排几个兄弟过去帮你打点着。”沈晨仗义道,他没觉得有什么,既然上了这车,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又能如何?反正他已经不打算继续跟杜天这个老板继续混下去了。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在里面放着吧。”徐云道:“丢不了,就算丢了,算我的,你也没什么损失,你就给我安心做好了,跟我把这事儿给办完了。”
“这车?”习阑桦的目光疑惑的看向老板:“有问题?”
“西兰花,这事儿其实也怪你,当时你就直接把他给做了……”坐在光头旁边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埋怨道:“打一顿有什么用啊。”http://www.hetushu.com
麻三儿说到一半的时候看了沈晨一眼,后来一琢磨他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才把店里那点事儿说出来。若是换个别人,麻三儿还真不敢说,万一这人心术不正,安排几个人去给他洗劫了,那也没办法。
高速路多危险啊,出个车祸什么的都很正常。中山装相信自己的司机有这个本事,让对方栽在路上,只需要随便“借助”一下运输物流的大车,就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老板这话,车内四人全部回头向后车窗看去,透过隐私玻璃,他们清晰的看到了后面一辆申江牌照的卡宴就在距离他们大约三百米之外。
顿了一下,中山装老板继续道:“而你们呢?你们做的是什么?找人找了一个最墨迹事儿最多的杜天,办事儿还毛手毛脚,没把人给收拾利索,现在倒好,反过来被人查!你们做点事儿什么时候能长点心?”
“店里那点事儿我可真没功夫管你了。”徐云跟着那辆奔驰唯雅诺就在燕京南上了高速,现在没有犹豫思考的时间,可能一秒的http://www•hetushu•com犹豫就会错过最后的机会。
沈晨也明白麻三儿这话的意思,杜总的确是太有点小肚鸡肠了啊。
“宋强,我看你真他妈是光头强!”习阑桦骂了一句:“当然是做掉他们!总不能让他们一路就这么跟着吧。”
“你这点考虑的很有必要。”中山装淡淡道。
徐云这一追出去,那就上了一条“不归路”,奔驰唯雅诺一路领先,直接在燕京南上了高速公路!这架势是要出京城啊!
“云哥,咱不是说好了那些东西里面我能挑一件我喜欢的吗,那说明也有我的财产呢。”麻三儿瘪瘪嘴,担心道:“我最恨贼了,有些东西砸了丢了我都不心疼,唯独让贼偷了我心疼,我接受不了这事儿!”
麻三儿一瞅就傻眼了:“哥,是什么情况啊,咱要出城啊?我那店怎么办,里面……还有你拍卖会上买的那些东西呢。”
“这么点小事儿你都办不好,你还能做什么?”身着一身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淡淡开口道:“我让你们低调行事,低调行事,有必要的话,就算是把事情做的狠一点也没有关系hetushu.com。”
让他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能让他在面对突发情况的时候可以及时作出最没有后患的决定。
光头挠了挠光秃秃的脑门儿:“老大,你确定没看错,是一辆?”
徐云没工夫跟麻三儿继续扯,慢慢跟近那辆奔驰唯雅诺,沈晨替麻三儿宽心道:“潘家园子保安系统一向严格,不会出事的。”
尾巴?!
“当然没看错。”中山装有些不爽光头的这种质疑。
后面车里麻三儿念念叨叨,前面那辆奔驰维亚诺里的人也没安省。
……
“你还真信他们保安系统的人……保安公司雇来的一些社会闲杂人等,一点都不专业,真专业的人才谁会呆在这里赚那每个月一千八百块钱的看门费啊,一个月工资连吃面条都加不起荷包蛋!”麻三儿不爽道:“你就说这水平,能看的住什么小毛贼呢?”
“别,别,还是别了。”麻三儿道:“你可别好心办了坏事儿,我这店你们的人不知道还好,若是知道的,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就你们那杜总小肚鸡肠的样儿吧……”
这事儿他的司机不是没做过,有经验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