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24章 老谋深算的二老板

本来这事儿是要等到三彩唐王出手给某个“识货懂收藏的富豪砖家”,然后他们才撤。
矮子乐下车就掏出烟,递给光头强和招风耳两人一人一支,自己也麻溜的点上烟,深深的抽了一口,一会儿上车又要憋着了。
“谨记老板教会。”习阑桦诚恳道,这是真心的,他在公司里,最佩服的就是二老板,有心机,有权谋,应变能力相当快。
我擦,拍个马屁都他妈拍马脚上了!还山人自有妙计?你怎么不说山炮自有妙计啊!这样二老板听起来更喜欢你丫的……唉,这人呐,有时候毁就毁在自己一张嘴上。一张嘴能成事儿,一张嘴也能败事儿!
说不定还有一群带着专家帽子的人站出来嚷嚷“怎么可能有三彩唐王呢!世界上就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存在!”之类之类的话。
习阑桦点点头,现在他明白他为什么会被盯上了,看样子还真是碰到对手了。
“阑桦,易容术这东西是很难掌握的,你学到的只不过是一个皮毛而已。易容术容易易的是脸,五官,表情,但难易的是神态!”中山装道:“和*图*书如果对方是个高人,不会看你的脸,他们看的是眼神儿。”
中山装仍然闭着眼睛:“有些事奇怪,就怕我们以为是,我们以为的很可能是错误的。”
光头强带着矮子乐和招风耳两人,装模作样的下车看看,然后往后瞅瞅堵了多远。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中山装道:“就算他们追上来了,我们也不用怕。想对我们下手,怎么也要有点凭证吧。”
至于另外还有什么人,中山装还真猜不出来,是对头的人还好办,若是国家要查他们的人,那还真要小心点。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绝对是古人送给中山装人生的最珍贵礼物。
到那时候,这钱就哗哗的了……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中山装又道:“以后不论做任何事情,都要给自己多留一条路,懂了吗?”
“老板,我去拍卖行的时候做过易容,还是拿杜天的脸模子做的,贴了下巴颧骨眉头鼻子,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出我吧?”习阑桦试探的问道。
这种感觉让中山装心里糟糕透了,毕竟后面还有一辆来历不明的hetushu.com跟踪车辆。虽然现在他手底下人都怀疑那跟踪车辆是杜天安排出来的,而跟来的人也充其量是不值一提的小混混,在他们面前就算个篮子!
而这样,三彩唐王传出去的圈子就是那天去的那些人的圈子,都是玩儿上流社会的,全国各地的。他们或许并非华夏真正最最最有钱的百十号老板,但他们肯定能接触上那些人。
可中山装却隐隐约约的认为这事儿恐怕还另有蹊跷,一个搞房地产的,被他们蒙头暴打一顿,当时就没想起来去拍卖会抓现行,只顾着去医院处理自己的伤势,还怕去拍卖会上丢了人。
有人说了,这慈善拍卖会上连个媒体都没有,三彩唐王的事情谁能知道?当然不能让媒体知道!让媒体知道说不定还有负面抨击!
当然,也不是他不佩服大老板,而是因为大老板太神秘了,一个能统筹全局的幕后老板。
习阑桦不明白中山装的意思,这时候光头他们已经下车,光头临走还拍了一下习阑桦的肩膀:“西兰花,好好听老板的安排,老板是山人自有妙计!”
“咱http://m.hetushu.com们先去看看车祸现场,瞅瞅那人是不是直接被撕成两半了。”光头一边抽烟,一边好奇的伸着脑袋看过去!
“老板,要不要我下去后面查探一下。”习阑桦看得出二老板脸上不悦的神色,也看得出他那紧皱眉头下面凛冽的目光。
公司的上上下下的大小事件,基本都是二老板一手操办,像是三彩唐王这种比较重要得事情,二老板都会亲自幕后跟着。以免出了差错。
可现在突然被人盯上,他们不得已,只能先出去兜个圈子再回来。这是很有必要的做法。
等到光头下车离开之后,中山装才略微叹了口气,似乎对这家伙的离开很满意。
到时候这些华夏真正大老板一出面儿,两亿半的赝品唐三彩,就能卖出至少再翻一倍的价格!要知道这东西的高科技成本加上雇佣的古董做旧专家的人工成本也不值二十万啊。
一旦接触上,这些话传到那些更有钱,当时都不稀罕来的人耳朵里,那会是什么效果?
光头和其他两人纷纷点点头,老板吩咐了就要照做,光头开车门马上准备下车。
习阑桦一www•hetushu.com紧张:“老板,万一也有人盯着你呢,看到你把东西寄放在什么地方的话,会不会……”
今天怎么那么不顺,快速干道遇见车祸也就算了,上了高速还碰到车祸。真是出门忘记看看老黄历,现在总是有一种诸事不宜的感觉。
“放心吧,我已经买了高额度的保险,如果东西真被人给偷了,我能拿到相当大额的赔偿,不但不赔钱,还省心赚一笔。”中山装老谋深算道。跟他算计的人,哼哼哼,恐怕还没出生呢。
“你以为我傻啊,把那东西带在车上不是自找不痛快吗。”中山装笑了笑:“反正到时候会在燕京出货,我就把东西留在了一个珍贵物品寄存行里。”
习阑桦一愣:“老板,难道三彩唐王没在车里?”
“你先趴下。”徐云淡淡道,毫不慌张。
“你不能去。”中山装淡淡道:“你去拍卖会上露过脸,很容易就会被认出来。让光头强他们几个去后面查探一下,尽量伪装的像没事儿人一样,别把事情弄成大动静,现在堵了,谁都走不了,出了事儿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听明白没有。”
“你他妈可真m.hetushu.com恶心,撕成两半的人有什么好看的。”招风耳道:“走吧,去后面瞅瞅有什么可疑人员没有,不然一会儿二老板又要给你脸子看了。”
后面,卡宴内,沈晨脸色一变:“徐总,那三个家伙是他们的人……”
这事儿搞不好背后还另有高人。
怎么第二天就一反常态,那么干净利索的就满燕京城里搜寻他们呢?
况且只要三彩唐王能取得成功,那他们马上会推出三彩世民,三彩太宗……等等一系列的皇家三彩系列瓷偶!
奔驰唯雅诺规规矩矩的在那悲惨的车祸现场后面停着,车里,中山装眉心已经无法舒展。
肯定都想见识见识价值两亿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一旦想见识的人多了,那这东西的价值就更高了,到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它的真伪了,它的价值就在那里放着,谁能买走,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习阑桦都已经是公司骨干了,到现在见过大老板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每次大老板来,最多就是给他们每个人发根烟,然后和二老板单独说事儿,临走再发给他们一圈烟,他就算想佩服也没机会佩服啊。对大老板,只有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