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28章 内杠翻脸

光头扔下话,回头就走。
唉,这公司,不待着也罢了,缺德的事儿他光头做的不少,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他今天还就当自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光头以前没觉得公司有多卑鄙阴暗,现在突然觉得还真挺阴暗恐怖的,以前有走的人,有被割过舌头的!他还差点亲自操刀过,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应该啊,就为了保守这么点秘密,就要残害一个人一辈子都不能说话!这做法难道不过分吗?
中山装不屑的在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这到不必了,我身边用不到废物。”
“二老板,那你就多保重了。”光头见对方已经把话说那么绝了,自己留下也是舔着脸硬往上凑,这样活的多没尊严啊!绝对不能这么活啊,太丢人了也,要活就活的有点尊严,你他妈不让我干了,我还他妈就真不想干了呢!
“我相信人就叫没脑子了?我那叫不多疑!”光头道:“他们是做地底下那点东西买卖的!我若是不能确定,我能随随便便相信他们吗!虽然不算是同行,但咱们跟他们的行业也算是沾亲带故了和图书!交个朋友,说不定那天就能有事情联系上,帮得上忙!五湖四海皆兄弟多叫面儿啊!”
本来中山装还想这次若是真出事儿,能让光头当个垫背的,却不想这家伙跟自己翻脸翻的那么早!
光头就不爽二老板看不起他没智商这事儿,脸色一沉:“我怎么就没脑子了,我觉得我还是挺聪明的!我做什么事情了,让老板觉得我没脑子?”
“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山装淡淡道:“光头,你的上进心完全没办法跟阑桦相提并论,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做不成朋友也罢,以免以后见面更尴尬。光头,这点我还是很欣赏你的,至少你自己知道你自己是什么情况。”
“光头强,你到底犯他妈的什么病啊!你真当自己是他妈什么东西了?”习阑桦怒道:“你再敢跟老板叫板试试!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他们给你下套你还没听出来?”
光头头也没回的就走了,他走的干脆利索,就算被威胁,他也不吭不卑的挺着腰板呢!
光头的口气里充满了对别人www.hetushu.com生意的羡慕,中山装听了之后极度不爽,看样子光头今天心里的怒气儿是准备好好给自己嚷嚷一下了:“做什么生意的,你跟我聊聊。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强的交友能力,这么快就找到好朋友了啊?”
这可是高速公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还仗着人多势众,没什么好怕的!光头愿意滚就自己滚蛋,留下来也是碍眼,让他看了就觉得心烦意乱。
“我看你是学坏了,什么事儿都那么多怀疑的。”光头道:“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现在学的成这样子的了,我们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习阑桦还是把光头当兄弟的,毕竟一起共事那么久了。他想在二老板面前说两句好话,可看到二老板阴沉的脸,他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知道说了也没用,搞不好反而会因为这事儿让二老板也反感自己,这样的结果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还是算了吧。
光头嘿嘿一笑,也不忌口了:“二老板,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反正你已经给雷雨打过http://www.hetushu•com电话了,等他一来,你肯定是牛逼加闪电的。真要和人家掰一掰,恐怕也用不上我了。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若是回头有什么后悔的,跟我说说,我指不定真能帮上你什么忙儿呢。”
习阑桦抬手给了光头后脑袋一巴掌:“你他娘的小说看多了吧?擦!还张起灵呢……你怎么不说吴老狗也在那辆车上呢?你当开车是你南派三叔啊!长点心眼,别他妈总是让人忽悠你!”
“他们说他们是做‘地底货’生意的?”中山装一怔:“他们说你就信了?”
光头一愣:“听出什么来?”
“我们是做什么生意的?”习阑桦道:“他们就那么巧,做的生意跟我们那么沾亲带故的?我们做的是地下货的仿制品,他们干的就是掘坟发家搞真货的买卖?这不是明摆着要跟我们套近乎?你说你这脑子怎么就不能多转悠转悠?”
“你难道不记得公司的规矩吗?”中山装冷笑一声:“说走就走了?你以为公司是什么地方,能让你随随便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公司那么多秘密你都知道,你http://www.hetushu.com若不留下条舌头,恐怕大老板那边也不放心吧?”
“那你倒给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嗯?”中山装冷冷的看着光头:“我还真想知道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能让你这么佩服啊?在我的记忆里,你光头强可是真没服过什么人啊,既然那老板能让你这么心服口服,不然你去跟他混吧?这样对你未来发展也有好处,是不是?”
竟然没等着自己瞪眼呢,他反而先是一副不得了的样子了!小赤佬!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呢!中山装才不缺他,只要有雷雨雷泽两兄弟在他身边,他就不怕会出什么事儿。
“妈蛋!”光头瞪了一眼:“西兰花,你少起劲儿!仗着老板包容你,你跟我动手动脚的,你真当我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了吧?你再打我一个试试!”
中山装微微一笑:“看来你这段时间跟着阑桦学了不少词儿啊。的确,忠言逆耳,但能说忠言的人,都是有脑子的人。你有没有脑子?”
“问题是人家骗我干嘛?!”光头道:“他们就是摸金校尉,搬山道人,那都懂行儿和*图*书!搞不好车上还有张起灵呢!”
中山装冷哼一声:“那你就说说他们跟你说他们是做什么的,你怎么就信的那么毫不犹豫呢?一面之缘,你这叫有脑子?”
光头听得出二老板的讽刺,也很是不爽:“是啊,咱出来混饭吃的,要是连点交朋友的本事都没有,那还混个屁啊。能交朋友那是咱的本事,是咱的实力跟能力。”
“老板,你这不是逼我吗?”光头道:“这又不是我怎么样,我就是觉得您想多了,俗话说忠言逆耳,我就是那个说话逆耳的,您爱听不爱听,那是您的事儿,但我不说,我对不起公司每个月发给我的那三、两万块钱!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对公司认真负责,对老板忠言逆耳。”
光头知道,这是二老板红果果的威胁!现在就割他舌头肯定不可能,但二老板既然放话了,那意思也很明白,只要他在大老板那边点那么一点,大老板分分钟都可能派人找他,割了他的舌头以防止他乱说话。
“二……”光头差点又口误,赶忙打住,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老板,刚才我跟他们聊过了,你知道人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