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32章 敌不动我不动

可现在这个三更半夜的点儿,打车应该不难吧?
此时此刻已经马上凌晨三点,困意侵蚀着每一个人,麻三儿早就哈欠连天的睡着了,沈晨也因为最近这两天没休息好而不停的打盹,但责任强撑着他硬睁着眼睛,他和麻三儿身份不一样,他还想要在徐云面前表现表现呢,所以总不能徐总都休息呢,他就躺驾驶座上打呼噜吧。
这个人一看就是做事儿老辣的家伙,心如止水,完全是波澜不惊啊!
“跑黑车的那还叫弱势群体啊,有几个不是村霸流氓地痞无赖的?”麻三儿对黑车司机有点偏见,因为他打黑车被那么一小撮不要脸的黑车司机给坑过。
“这话我还真顶你!”麻三儿竖了竖大拇指头,迅速问徐云:“云哥,咱现在怎么办啊,他们找来了‘吕布’,咱又没有请‘刘关张’,要不要动手?”
会拉这种活的就只有可能是黑车司机,什么活儿都接,养家糊口不容易,现在燕京抓黑出租又那么严。
他这话音才刚落下,那边的魁梧青年就一把抓过黑车司机的脸,哐当一声撞在了“黄面的”的车侧窗上!
和_图_书“我这叫安全第一!我要想跑,两百也能跑到!”黑车司机不爽的吼道。
这天津大发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主流“黄面的”,过去的那个年头,它在华夏很多个城市都无比辉煌,横行十年,功不可没。曾几何时,满街奔跑的黄大发是一道别样风景。
“敌不动,我不动。”徐云眯了眯眼睛,这事儿他可不指望有特战队的兄弟们帮忙啊,主要是他自己完全能解决,何必大动干戈的,现在徐云脑子里想的不是如何制服他们,而是如何说服他们带他去他们的“铜锣湾”看一看公司……
红夏利带动了一个红色年代,那时候出现了富康和捷达,黄大发彻底就被淘汰了。
魁梧青年怔了一下:“那你说,你还想赚多少?你这么一辆破车,早报废十年了,我敢坐就不错了,燕京城你找不到第二个敢坐你车的!高速公路才能跑到九十,连百公里的时速都破不了,这点破路你跑三个小时!你还好意思要钱?!”
随便一掏口袋就能拿出沙漠之鹰的!路边上胡乱找辆停着的汽车都是能发动和图书的!就算中了子弹也必须是把坏人给绳之以法才会完蛋的……怎么可能这什么都没做呢就睡着了呢?
“这个人还真有点意思。”沈晨冷笑一声:“徐总,一会儿他就交给我了,我最恨的就是欺负弱势群体了……”
“我出来跑活儿是赚钱的,我知道我不赔,但你得让我赚啊!”黑车司机有点冒火,这家伙说话太有意思了!什么叫他也不赔啊!难道大半夜的精力都是白搭上的吗?
光头出卖他们公司。出卖不了多少东西,但若是他们这个“二老板”如果卖了公司,说不定徐云就能得到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黑车司机因为受到了猛烈的撞击,直接半昏不醒的半个身体栽进自己的车里,两条腿悬在外面,地下不少碎玻璃。
燕京自然啥级别的出租车都能有。但新的问题是打车难啊,尤其是高峰期,打车太难了,都抢啊,因为打车发生的纠纷也比比皆是。
但必须承认的是,任何一个正常的出租车司机都不可能会大半夜拉一个人到高速的服务区,这来回太远,一个活耽误一夜,赚的又不多。
在“和-图-书黄面的”没有出现的时候,燕京也有出租车,不过那个出租车跟现在意义上的出租车不一样,价格昂贵,且不是在马路上招手即停,而是服务于各大酒店,车也比较高端,都是丰田皇冠之类的轿车,这在上世纪80年代绝对可以算是奢侈品,打一次车要五块,工人工资一个月才二三十吧?
到举办奥运会的时候,燕京的夏利富康什么的都淘汰了吧,华夏就连三四线的城市都用上现代索纳塔了,一些二线城市都能打到帕萨特了,更何况是燕京呢!
光头更是不可能睡觉啊,驾驶座上的这个“领导”那么精神,他就算头撞墙掐大腿也绝对不能让自个迷糊着了,但他每次看向睡的挺惬意的麻三儿,心里都会怀疑一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国际刑警。
虽然还会有三五成群在夜场喝多了准备回家的青年男女,但出租车司机不喜欢拉这些人,万一吐到车上,耽误事儿不说,有些还不愿意多给误工费和清理费,最终还要搞到报警才能解决问题。跑夜活儿不容易,虽然租子少,但也宁愿跑不够本,也不想惹一身骚。
“我说和-图-书五百就五百。那二百扔你车上了。”魁梧青年道:“这你也不赔。”
“看着……雷雨脾气不好,一会儿就要翻脸了。”光头紧张兮兮道。
终于,在中山装的奔驰唯雅诺和徐云的卡宴在服务区对峙了将近三个钟头之后,一辆黄色的破旧出租车出现在了高速服务区的入道口。
就是“黄面的”出现打破了当年人们的打车梦!便宜舒适啊。这种黄面的应该是九四年的时候就淡出了,因为那时候刮起了一抹红色旋风!
沈晨一下提起了精神,睡的迷迷糊糊的麻三儿也睁开眼睛,哈欠溜溜的看向车窗外面,睡这么一屁会儿,眼睛还肿着呢,看人都看不清楚。
最近又有出事儿的,什么女大学生错打黑车被如何如何还被杀之类的。黑车司机没几个人是校长笔下刘汉东那样的。
谁家的国际刑警办案的时候还能睡觉啊,这点别说光头会怀疑,就算是三岁刚上幼儿园小二班的小娃都会觉得有问题。电影的国际刑警那都是整天也不需要睡觉!
沈晨的解释很合理:“若是真不缺这口饭吃,谁会冒着骂名和高额罚款跑黑车啊?能不是社http://m•hetushu•com会的弱势群体吗。难道弱势群体只能是那群整天正事儿不做,吃喝拉撒都有单位报销,还要天天叫苦工资低的公务猿吗?”
光头有些慌张的指着车窗外“黄面的”的方向:“领……领导……雷雨来……来了!就……就……就是那个家伙!跟司机争辩的那……那个……”
一个魁梧的身影在这辆肯定报废了的“黄面的”里走出来,黑车司机也跟着下车纠缠:“兄弟,来的时候你说出了燕京的第一个服务区就是!所以我三百块才接下这活!但这都第几个了?第三个了!我还要绕回去,还要交高速费!还要加油啊!这事儿不成,最少一千。”
魁梧青年也没迟疑,大步流星的走向了那辆黑色的奔驰唯雅诺,似乎一点都不会因为自己刚把一个司机给弄成那样而感到担心似的。
徐云在这人从“黄面的”里下来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因为他见过他,所以根本无需光头多做介绍。
因为是晚上,根本没什么人,所以除了徐云他们之外,根本没有人看到。
破旧的黄色出租车一看就不是正规出租车公司的,现在出租车公司哪还有这种老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