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37章 江淮之旅

光头闷头没敢反抗:“魏佛爷他不在通络万啊……他在金光市。”
本来还以为可以做线人立功劳的光头彻底崩溃了,感情自己是刚从一个匪窝里叛变了,又掉进另外一个匪窝里来了?动不动就拿收尸威胁人,忒狠点了吧?
更何况,这边雷雨雷泽一出事儿,他们肯定是用最快的速度逃回去吧,起码也跑一百八以上,这俩小时的时间足以跑出去三四百公里路程了。
金光市紧邻通络万市,是江淮省的省会城市。
他们一路虽然开的不快,但也没停着,徐云和麻三儿两人轮流倒班,沈晨手受伤了,就一直盯着光头呢,本来光头也有点怯他,让他盯着到也合适。
有种东西叫威压,无色无味,无声无息,但就是会让人不敢造次,光头就是在这种威压之下,才会变得越来越没种,那种心里的畏惧虽然表面上表现不出来,可是却已经根深蒂固的扎进心底了。
这里距离江淮还有一千三四百公里的路,对方已经跑出去那么远,完全没必要追了。追的话能追多快?一个小时追不出来几十公里,http://m.hetushu.com还要冒着相当大的危险超速,不至于了。
光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那是吹牛逼的,魏佛爷怎么说也是我们江淮巨擎,我们大老板虽然也不赖,但到也不能说魏佛爷就是个屁……”
徐云一路上开的不紧不慢,那警方领导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行车驾驶,安全第一,数度第二,只要不出事儿,怎么都是快的,万一发生个事故,再小的刮擦也能耽误你俩三个小时吧,还不算你事后去修车喷漆做钣金的功夫呢。
徐云的车速并不快,毕竟他们在服务区等警察的功夫就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就算这两个小时,那辆奔驰唯雅若一点不超速就跑一百二十,那也跑出去两百四十多公里了。
麻三儿瘪瘪嘴,面对揭穿他吹了大牛的光头,咧嘴道:“哟,看样子你还真不傻呢。现在看出来我们不是国际刑警了,就不准备配合了?”
光头也不吭声,任凭麻三儿欺负他,骂吧骂吧,反正骂两句又不少块肉的,顶多心里憋屈一会儿也就算了。
“光头,和图书你不是说魏逸山在你们大老板面前就是个屁吗,你知道魏逸山在哪吗?”徐云微微一笑,回头道。
徐云可没麻三儿那么大功夫跟光头吹牛编故事:“你现在没选择,但我也不会让你白帮我们做事。只要我们到通络万市找到你们大老板,我就会放你走。”
“国际刑警肯定有他们做事的规定,他们也不可能随便杀人。”麻三儿这又开吹了:“而我们可不一样……逼急了我们,你小子就等着家里人给你收尸吧……”
一千多公里的路,中途就停了三次车,都是在服务区上厕所,连吃饭都是在路上解决的。
“国际刑警还用得着跟我们大陆的民警搞什么警民合作啊,这一瞅就是扯淡啊。”光头有点郁闷道:“要我说,你们就是看我实在,坑我呢……我真是应该用猪屁股想也应该想得到,这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刚才要离开,你们还威胁我,说只要我敢走,出不了匝道口就会被按下。若是你们真有人,那何必联系当地民警来处理雷雨雷泽两兄弟呢?”
麻三儿看到光头这架势,顿时破m.hetushu•com口骂他丫的是明摆着欺软怕硬,拿他这个豆包不当干粮,还嚷嚷着到了通络万市一定要跟光头单挑一把,让他知道知道他麻三儿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打不过雷雨那种人,但对付他光头还是绰绰有余的呢。
他们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天黑之前赶到了江淮省通络万市,光头的心情随着到达目的地开始变得愈发沉重了,他现在看什么都觉得可疑,看什么心里都惦记。
“成个屁!”麻三儿怒骂一声,直接给了光头后脑勺一巴掌:“既然你也知道我们不是什么国际刑警的人了,那你就应该明白一个更简单的道理。”
“你嘴里还能有句实话不?别特么满嘴跑火车行不行?”麻三儿怒骂了一声。
光头真觉得自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以前办事儿一点都不怕死啊,可在这车上怎么就不敢放一句反抗的话语呢?到底什么原因他都搞不懂……
他怕徐云,打心底就怕,怕的要死要活的,不敢反抗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若是出个大事儿,那指不定就是被阎王爷调去陪他打麻将了,万一觉得谁牌艺和-图-书精湛,指不定就不让谁回来了,到时候家里给烧俩纸钱都不一定够给阎王爷放炮点胡的。
这点徐云早就想过,因为对方知道他们的车牌号,知道他们的车,所以安排几个人在高速口等着“招呼”他们也很正常,所以他一点都没在意,跟就跟呗,反正不是没被人跟过。
光头被抽了脑袋,两眼直冒金星,可又碍于对方三人的生猛而不敢造次,一脸茫然道:“啥道理啊。”
整件事情结束之后,光头对徐云他们的态度也有了一些转变,他也认真考虑过了一些问题,等到他们再次上路的时候,光头也终于提出了疑惑:“你们不是国际刑警吧。”
沈晨阴沉着脸,手里拿着那把雷雨刺破他手的短刺,回头冷冷的道:“不懂的话,我帮你解释解释?”短刺在他手里闪现着若隐若见的寒光,看的光头浑身一阵哆嗦。
正好,这次徐云到江淮也顺道办点自己的事情,要找的就是安排人跟了他好一阵子的那家伙……
麻三儿挑了挑眉毛:“此话怎讲?”
“懂……懂……”光头看着沈晨手里的寒芒,没有敢再吭声,hetushu•com这事儿他是躲不掉了,到时候只能见机行事,大老板那边可能还不知道这事儿,只要注意二老板那边的人就好。
“我知道你不傻,可你没有其他可选择的啊。”徐云道:“我让你这么做,你就只能这么做,不懂?”
“那还配合什么啊,你们又不能抓我,你们若抓我,最多也是向对付雷雨雷泽那样报个警察,但你们的行车记录仪又没有拍到我犯什么事儿的证据。”光头道:“再说了我跟他们比起来就是二老板身边的小喽啰,你们也没必要把我也坑到看守所去是不?干脆就送我个顺水人情,直接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得了。我以后每逢初一十五的都给观音娘娘烧香让她老人家保佑你们,成么?”
“你当我傻啊哥哥,我跟你们去了之后,那他们还能放过我啊?现在我们二老板都已经对我恨之入骨了,之前恐怕只是想割了我的舌头,现在估计要扒皮抽筋了。”光头叫苦连天道,怎么什么破事儿都让他给碰上了啊。
就连下高速的地方有几个小青年开着帕萨特等着接人,他也有些惊慌,担心那是二老板安排过来盯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