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39章 划算的交易

相比起几个兄弟伴君如伴虎的现状,光头反而有种伴虎如伴君的庆幸,徐云他们虽然偶尔会刺激他两句,但却不会动不动就有要他命的想法,只要他配合,一切相安无事。
就在魏逸山忐忑他未来要面对的事情之时,几个不速之客突然闯入了他的私人领地。因为他的别墅里早已经没有了往日人来人往的画面,空空荡荡的,让这个已经年迈的高手心中都冒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忐忑。
光头现在的处境的确是比留在二老板身边的几个兄弟好多了,至少不用为了这事儿提心吊胆害怕被自己的老板给铲了。
“既然你找上门儿了,想说什么就说吧,想做什么……我奉陪。”魏逸山淡淡道:“我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
魏逸山没有心情的摆摆手,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处理现在面对的麻烦,他手下已经没有可以相信的人可以用了,就连最不成气候的宫震在出事儿之后,被他骂了一顿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不再露面。
“我可不是变态杀人狂。”徐云淡淡道:“佛爷可别把我看的那么http://m•hetushu•com阴狠,我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难道说人只有在真正面临死亡困境的时候才能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吗?
保姆虽然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按照常规的待客之理泡了茶,徐云他们都礼貌的说了谢谢。
魏逸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过站在他面前的是女帝左冷月,也想过站在他面前的是那两个神秘的老外,却万万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是王大锤……额,不对,是徐云!
徐云对他这点还是很欣赏的,自己都面临绝境了,还能想到自己的手下,跟他当时毫不犹豫便处死熊烽的时候,判若两人啊。
“魏佛爷,我们也太有缘了吧,又见面了。”徐云的声音,不温不怒。
晚上十点了,如意小区中央耸立的那栋四层独院小别墅仍然灯火通明的。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魏逸山到是坦然:“如今,我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既然你能知道那些人都是我安排出去的,那他们的生死你也很清楚。年轻人,听我一句劝,事情不要做的太绝了。如果我的那www.hetushu.com些人还活着,就给他们一条生路,都是出来讨口饭吃,不容易。”
他自己都没办法相信这个事实!
接二连三的状况让他感到自己气数都有些动摇。
魏逸山没有说话,表示默认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先招惹了徐云!他最后悔的就是这个开始,让谁都不会想到纽约最大的黑手党家族居然连一个华夏小青年都干不掉!
“可是你留下真的帮不上我任何事情,兰姐,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的人,所以我才让你早点离开,我是不想让你跟着我落难。”魏逸山相信自己的自觉,自从他知道自己招惹的这个徐云跟女帝有关系之后,他就没安心过。
魏逸山在金光市的家非常容易找,以及他魏佛爷的名声,那么高调,没几个人不知道,在金光市风水最好的宝地上建的如意小区里,中心耸立着的那栋四层独院小别墅就是他魏佛爷的“大庙”。
“吃不下啊……兰姐啊,这几天你也收拾收拾东西走吧。”魏逸山道:“我有预感我惹上大麻烦了……放在一个月前,我魏逸山甚至敢说就没有我平不了的事www•hetushu.com儿,但现在,这话我不敢说啊,我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已经顾不上你了……我也是真的没办法啊,我给你准备了一笔钱,你别嫌少。”
现在光头就更佩服徐云了,哎呀吗啊,就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居然能让江淮魏逸山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着他的眼睛,牛人啊!不简单呐!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走的。”保姆道:“我是帮不上你什么事情,但至少能让你想吃点什么的时候,有一口热饭吃。”
“我可不是来跟魏佛爷动手的。”徐云哈哈一笑:“如果要动手,我还至于坐在你面前喝茶吗?”
这条件相当诱人啊!魏逸山原本面对的一堆麻烦,徐云一句话之后,就让他只剩下了那两个神秘老外的麻烦!这笔生意,很值得他考虑一下:“那好,你说,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保姆一听,脸色有些难看:“佛爷,我都在这个家照顾你那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对我不薄,如果现在我走,那也太没有人情味了。我不会走的。”
想到这里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那种无法预知的危险让他坐立不安,和*图*书吃不好,睡不安稳,每天就剩下担心受怕了。
光头本来以为徐云跟魏逸山是朋友,听了几句话之后,便意识到不对劲儿,俩人肯定有渊源,好在幸运的是,两人之前,魏逸山似乎要低一头。
光杆司令的感觉是多么的无助啊,那种被架空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完全沦陷孤岛,处处面临危机。
魏逸山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那你是什么意思?”
魏逸山已经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了,饭就更是没吃好了,整个人的都能明显的看出焦虑的很,下巴也消瘦了几分。
难道说那俩老外已经抛弃了他,知道他没用了,也不准备在跟他多说废话?只差找时间来杀他灭口了?
江淮巨擎,人见人敬的魏佛爷,也不过是如此而已……可悲,可笑,可叹啊!
“佛爷,你多少吃点东西,就这么下去,你的身体也吃不消啊。”跟了魏逸山二十多年的老保姆是真的挺心疼他的,每天做一堆补品给他,可他却就是吃不进去。
但宫震怎么可能跟他开这种玩笑呢……他痛心疾首啊,自从损失了熊烽之后,魏逸山就没反过那股子难受劲儿来!
“佛爷有和_图_书心安排那么多人‘暗中保护’我,我知道了,当然要来感谢一下啊。”徐云的笑容里毫不顾忌的藏着一把尖锐的长刀。
吃不好睡不香,这就是魏逸山的生活现状,让谁摊上他这事儿,恐怕也会吃不好睡不香吧?安排出去对付徐云的手下,那么多人,居然全军覆没了!这说出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光杆司令魏逸山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动,没想到自己在落难的时候,唯一能站在自己身边帮他的,居然是自己的保姆……这在外人看来或许哭笑不得,可在他魏逸山看来,这就是他这些年混到最后,真实反映自己的一幕啊……
让他盯徐云的那两个老外也再也没有了动静,这让魏逸山诚恐不安,如果那俩老外带着人出现要灭他,他也能跟他们抗一抗或者聊一聊的,可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怎么是你……”魏逸山声音有些干涩。
徐云不急不缓的品着杯中普洱,微微一笑道:“小事儿,让佛爷帮我个忙儿,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而且,女帝那边,我也能帮佛爷说说情,佛爷就不用担心她找你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