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43章 真正的毒物

“大老板,我可以作证,我们真的什么话都没乱说过。”习阑桦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稳住,稳住了好好回答,他还不信宁江胜能把他给黑死!
胡星宿看了习阑桦一眼:“那你说说,魏逸山为什么会找上门儿来?还要找我拿货,而且还说在拍卖会上什么价格,他心里也清楚。”
他要永远深藏在幕后,打死也不出面,赚的钱是他的,最后若是真的出了事儿,扛黑锅的是下面所有人,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宁江胜这下有点不明白了,难道不是因为出了叛徒而抽他?
胡星宿整整一分钟都没有开口说话,突然抓起面前一杯热茶,啪——!直接泼在了宁江胜的脸上!这茶水还烫着呢!宁江胜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愣是没敢吭出声音来。紧跟着,胡星宿起身就给了宁江胜脸上狠狠的一巴掌!抽的自己的手都红了。而宁江胜的左脸颊也迅速浮肿起来。
然而,大老板的心狠手辣才真正能甩开他好几条街啊!在大老板胡星宿面前,他这还叫狠?还叫毒?
等到胡星宿发泄完怨气,重新坐回到座位上之后,宁江胜才淡淡开口了:“老板,我http://m•hetushu.com知道错了。”
他回头看一眼习阑桦,见习阑桦那诚恐的样子,宁江胜意识到自己或许还真的是错怪了习阑桦,若是他给大老板报信的,就不至于这么惊慌失措了,看样子是他习阑桦也没有意识到大老板会这样发火,所以才会如此诚恐,这是生怕火烧到他自己身上吧。
“有屁就放。”胡星宿道:“我没那么多耐心。”
这怎么解决?宁江胜想要求教一下,他可没那高级脑子想办法啊。
这一脚那绝对是卯足了吃奶的劲儿啊,习阑桦被踹的接连后退,几个踉跄之后狠狠摔倒在地上!他一脸诚恐的抬头看着大老板,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说打他就打他。
整个过程,两人谁都没有任何言语,胡星宿也不说自己为什么打人,宁江胜也不敢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挨打。习阑桦在旁边站着,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更是不敢抬头看,下巴都叮的自己的胸口疼。
“滚蛋!都给我滚!”胡星宿烦躁的骂了一声,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你知道什么?”胡星宿道:“错了?你有什么错和_图_书,你跟我说说,说说你到底是错在什么地方了?我他妈让你在燕京办点事儿!你都能让事儿传到江淮来!那这事儿哪里还传不出去?现在恐怕他妈全国各地都知道我胡星宿不是电瓶企业家,而是玩儿‘地下鲜货’生意的人了吧?!”
“我们去燕京的任务就是把‘三彩唐王’的价值给提高,然后想办法卖出去,牟取暴利。”习阑桦道:“现在,我们已经把东西的价格给提起来了,而且还有人主动上门要来买货,那我们就把东西卖给他,买家是魏逸山,江淮巨擎魏佛爷,身价那么高,价格肯定也出得起!我们就卖给他啊!这样不是两全其美了吗?”
到时候大老板怒了,死的可是他!跟他宁江胜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只需要一个按钮,就能把深藏在电瓶厂地下三十米深处的“地下工厂”给埋了。
如果这点事儿他都做不好的话,那他还有什么资格来做二老板呢?狗屁!
习阑桦寻思了半天,喉结耸动,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沫:“大老板……这事情我也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但我发誓,我和二老板还有我们一起负责这事儿的人,都和-图-书绝对没有乱说话。”
宁江胜一点都没犹豫,走到习阑桦面前把他给一把拉起来,啪啪啪的就接二连三抽了四五个大嘴巴子!抽的习阑桦眼冒金星,但他还不敢还手还口!他心里憋屈啊!操!难道他说的这话不对吗?
还当大老板的呢,连这么点水平都没有!干脆这个大老板就直接让他来当得了!
那胡星宿若是狠毒起来,那岂不知真的跟星宿老仙儿似的了,一个大招儿直接血毒万里了!乖乖!
“大老板,是我教育无方!”宁江胜痛快的承认的这件事情。
“宁江胜,这就是你他妈培养出来的人!看看,看看你培养出来的人都是他妈的什么德行!”胡星宿道:“你去给我掌嘴!”
“我看你是真没长脑子!”宁江胜一边狠抽,一边怒骂:“这样不就是承认了我们老板是做这件事情的人吗!那样会给公司带来麻烦的!到时候一旦有心的人去电瓶厂查的话,那我们的地下工厂就将彻底被摧毁了!这事情绝对不能跟大老板扯上半点关系!我们若是卖给魏逸山,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宁江胜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茶楼,大老板是什么脾http://www.hetushu.com气,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所有人都觉得大老板是个知书达理的书生,而他宁江胜是整个公司最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习阑桦心里怒骂一声,他算是明白自己来这里的作用了,就是宁江胜他妈的一个替死鬼,宁江胜现在就开始把责任往他身上推卸了!
“老板。”宁江胜走进包厢,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而习阑桦就更是恭敬的叫了一声:“大老板好!”
顿了一下,习阑桦鼓起勇气道:“大老板,我能不能说句话,您别介意……”
“你不只是教育无方,你自己也挺无方的!”胡星宿骂到:“不管怎么样,三彩唐王的事情是传出去了,至少魏逸山来找过我!我不希望再有第二个人来找我,事情你们想办法尽快给我解决了!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老板,这话的意思我真是不明白。”宁江胜道:“到底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胡星宿哼了一声:“好,咱俩就说说误会,到底是什么误会,能让魏逸山跑来约我,问我是不是有一尊‘三彩唐王’可以卖给他!如果他不提起你的名字也就罢了,我还能想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误会了!可他连你宁江胜和-图-书的名字都提出来了,还他妈是什么误会!你宁江胜算什么?凭什么魏逸山能知道,若不是你把这事儿给我捅的到处都是,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狗日的!
宁江胜虽然在外人面前是万人之上的二老板,但在胡星宿眼里跟其他人都一样,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而已,只不过他这颗棋子能管得住其他的棋子,并且履行好如何下棋的步骤,所以他才是二老板。
习阑桦恍然大悟,他还真欠揍!这事他考虑的远远不及大老板啊,说胡星宿是修炼千年的老狐狸都有点小瞧他了,这狐狸简直是万年精!
“美!美你马勒戈壁!”胡星宿起身就狠狠的给了习阑桦当胸一脚!
到底谁才是最毒辣的那一个?很显然,跟胡星宿比起来,宁江胜真的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明明就是很有道理啊!这是双赢的买卖!凭什么不能这么做啊?
宁江胜一听这话,差点就直接给胡星宿跪下了:“老板!天地良心!我宁江胜在外面一句话都没有乱说过!更不知道魏逸山怎么可能知道这茬事儿……这……这您若不相信,你问他,问习阑桦!这事情到燕京之后我就一手交给他了,拍卖会也是他伪装混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