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45章 示弱

“可我凭什么要收你呢?给我一个理由啊。”徐云道:“我又不是福利社,也不是孤儿院,更不是养老院,你说呢?”
徐云当然也看得出来光头现在的心里想法,他也没点破,既然光头想跟着,那就让他跟着,到时候该怎么往公安系统送他进去,那就怎么送他进去,这都是小事儿。现在有他这个诱饵,还真不怕那宁江胜送不上门儿。
“我会把我们伪造古董的事情全部都交代,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帮你们搞清楚。”习阑桦道:“只要我能让大老板相信我,我就能知道很多你们想知道的秘密。到时候我就可以协助你们直接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
哎呀我擦,怎么突然之间那么够意思了?光头强瘪瘪嘴:“行了,我不管你想怎么处理二老板,你让他死那也是你的事儿。你就说你来找我想干什么吧。”
“这是什么意思……”光头强看着习阑桦道:“你如果还把我当朋友,给我说句实话,这手指头真是二老板的,还是二老板他妈的让你随便给找了一根……”
“光头,你和-图-书说吧,这是你朋友,你替他担保吗?如果他做了什么可疑的事情……”徐云说着,微笑的看向光头。
所以光头这一天表现的非常勤快,真是就差没给徐云端水洗脚了,平时徐云只要嘴唇稍微一干燥,光头都会像什么都知道的蛔虫一般,迅速端来茶,以便徐云润润嗓子。这服务就算是五星级的保姆也赶不上吧?
习阑桦一怔,这人的心思比他想的还要难琢磨:“我们二老板这个人……太狡猾了,嘴巴里没有实话的!没办法相信的。我只有自己在大老板那里得到真实的消息才能确定……”
习阑桦肯定的点点头:“想!”
“我习阑桦膝下没黄金。”习阑桦一脸认真道:“我只求一件事儿,希望各位大哥能帮我也脱离出魔窟,我也不想跟他们做事情,真的!不信你们问光头强!我们真的都是迫不得已的!”
说话间,光头两次咽下唾沫。看得出来,他其实是挺紧张的,现在的这种气氛他很不喜欢,一点都不喜庆,血淋淋的,紧张兮兮的。更何况他才刚准和-图-书备向徐总宣誓效忠呢,现在以前的朋友就找上门儿扔一根手指头。
保你妹啊!光头心里骂了一声,老子自己还没保呢!怎么给你保啊!
“那你想怎么样。”徐云微微一笑,很有兴致的看着习阑桦:“想跟你朋友一起来我这里?”
“光头,我把你当兄弟。当时二老板赶你走的时候,我心里就没办法接受。”习阑桦淡淡道。
“你若想表忠心,直接把你们二老板给我带来。”徐云微微一笑:“他知道的肯定比你多,也用不着你在费心机去打听了,你说呢?”
哎呀,这思想觉悟,真够高的啊!光头强一愣,习阑桦这是吃错药了吧?
不过他竟然毫无怨言的擦了擦鼻子流出来的血迹,然后继续跪了下来,这举动还真把光头和沈晨都给搞蒙了,这家伙是来拜佛的还是来烧香的,至于来到就跪下吗?
“光头可以帮我保证!”习阑桦道:“我是真心想洗白!”
“那他妈当时你不帮我说句话?”光头哼了一声,当时西兰花也好,招风耳跟矮子乐也好,在他被二和-图-书老板赶走的时候,都一句话也没说,一个个都生怕自己也惹祸上身,当时的情况肯定谁都心里打小鼓,一旦跟光头强一样被赶走,就可能落到对方手里,是生是死都没办法确定。谁也没想到光头强这么运气好,竟然还跟人家混一起来了。早知如此,习阑桦当时也就叛变了,跟着宁江胜毫无意义啊,除了比人家光头强多挨了几个耳光,而也没看出比人家的处境好多少来。
徐云眯起眼睛:“给我点提示。”
光头用质疑的目光看了习阑桦好久,习阑桦用恳求和真诚的目光看着他,终于,咬牙道:“行,我信你一次!”
当然,让光头强更吃惊的是,习阑桦不是空手而来,而是带了“礼物”!
与此同时,金光市,光头强正面临被徐云他们辞退的危险,因为徐云他们已经不在需要他做什么了,在魏逸山和胡星宿接上头的那一刻,他就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
徐云哈哈一笑:“那我哪知道你狡猾不狡猾,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
这他妈真是睁眼说瞎话啊!光和-图-书头强一脸无奈,但又不能当面说不吧,那跟当面抽他耳光有什么区别,毕竟一起共事过,还是朋友,也兄弟长短的相称过,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然而让徐云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天之后,找上门儿来的不是宁江胜,而是习阑桦!这绝对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就连光头强都很吃惊。
“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习阑桦无奈道:“但现在我想明白了,宁江胜我给你抓了,现在招风耳和矮子乐盯着呢。只要你一句话,现在他们就动手干了他!你说不留活口就不留活口,你说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只要你想!”
“我跟你们合作,你们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告诉你们!”习阑桦非常认真道。
徐云没吭声,但在光头的眼神儿里他也看出来了一点意思。
可光头强送的相当痛快!一点都没拖泥带水,这让宁江胜当时还很是感动,想想这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现在光头强看到血淋淋的玉扳指,心里还有点发毛呢,慌啊,谁能不心慌呢?除非没心没肺,不然谁都心里发毛。
习阑桦转身噗通就http://www.hetushu.com跪在了徐云面前,沈晨当时还以为这家伙要动手,想都没想就挡在徐云面前,起脚给了习阑桦的大脸盘子狠狠一脚!这一脚直接把习阑桦给踹的直接蹲到后面。
麻三儿讽刺的说了一声:“男儿膝下有黄金,这说跪就跪的,把自己整的多不值钱啊,做人还是不要这样子的好,以后很容易被人看不起的……自己作践自己的人,能有什么大出息还……”
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光头认不出手指是谁的,但他却能认得出手指上的那一枚玉扳指,那是他们刚进公司一年的时候,宁江胜带他们去云南玩了一圈,当时他们还都觉得二老板很不错,所以光头强就卖了这个玉扳指送给了二老板,当时这个玉扳指可真不便宜,两万多,光头强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呢。
光头深知抱大腿的重要性,他知道徐云他们不是什么国际刑警之后,跟他们接触起来也心底放松多了,没有了菊花残的威胁,任谁都会松一口气儿。但菊花的威胁没有了,生命的威胁就有了,一旦他脱离徐云他们,就意味着会很快被二老板的人给抓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