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46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胡星宿是真没想到习阑桦连夜给他送来的竟然是三具尸体,他自己也浑身都是血水,就跟二战时的敢死队员似的!
“我把人也带回来了。大老板要杀要刮随便。”习阑桦道:“我答应他们合作,他们才放我出来,但我不会真跟他们合作的。”
他还挺兴奋的对徐云道:“徐总啊,我看这事儿靠谱!我们来个里应外合,直接把这事儿就给办了。到时候你算我个一等功啊可是!”
这种人不可信,任何时候都不可信。光头强信他,那是因为他们毕竟有过交情,所以抹不开面子。徐云若是信他,那就是信了他的邪了!脑子缺根筋儿了!
习阑桦闭上眼睛,赌命道:“大老板,只求看着我这么多年功劳的情面上,给我个痛快的!”
习阑桦夸夸其谈,麻三儿更是直接听都懒得听,插上手机的耳机再一旁听歌,他了解徐云,知道徐云不可能相信这个人,听了他的废话也毫无意义,还不如一曲神曲儿能让他浑身舒畅呢。
宁江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世精明,最m•hetushu.com终竟然是败在了几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西兰花,这事儿你受苦了。”矮子乐打完他之后,把破碎的酒瓶扔到一旁:“这事儿结束之后,我请你吃顿大补的!”
等到习阑桦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光头强一拍大腿,这事儿就这么办了!
习阑桦深呼一口气:“我知道,出这么大的事儿,我该死。大老板,我能回来,就是把人带回来给你汇报一下。只求你给我留个全尸!”
习阑桦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会是真的搞砸了吧,难道都这样了,大老板还准备对他动手灭了他?
到死的时候宁江胜都想不明白习阑桦到底是怎么给这两个人洗的脑,让他们动手杀自己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下死手了。
本来是要自己拿酒瓶给脑袋拍一下,但下不去手,就直接让矮子乐拿空酒瓶给他脑袋来了一下!
可招风耳没等到答案,等到的是酒瓶直接扎在自己脸上,他才刚嚎出声音来,习阑桦的匕首就直接攮进了他的心口窝里!
“大老和_图_书板,我也不满您,他们让我和他们合作,里应外合,想把我们公司彻底击垮。”习阑桦道:“我当时是不答应的,死就死了,一条贱命,我也不在乎!但我想了想,我如果死了,连二老板和自己兄弟的尸体都带不回来,说不定就让人家扔长江去喂鱼了。我不能死那边!”
习阑桦把他的详细计划说的很仔细,但徐云并没有怎么认真听,不是他注意力不集中,而是他压根儿就没想过相信眼前这个人。
“大老板……你的意思是?”习阑桦终于算是松下一口气,自己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行,那我等你的大补宴。”习阑桦笑眯眯道,就在矮子乐转头的一瞬间,习阑桦突然抄起酒瓶就给了矮子乐后脑勺一下!这一下稳准狠,酒瓶啪啦碎了,人也自己给他敲昏了!下手够狠啊!
胡星宿哼了一声。
“谢谢徐总能相信我。”习阑桦心里早就乐开了,他离开之后,第一时间就拨通了招风耳的电话,示意他可以把二老板给杀了,留着没有任何用,就是个祸www•hetushu.com害!
唯一抱着腮帮听的认真的就是光头强,这跟他有绝对的关系啊,他能不认真吗!
这一下过去之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习阑桦确定了招风耳断气之后,才把匕首拔出来,然后走到昏迷的矮子乐身旁,也噗的给了他一刀!
胡星宿依然没有回答他的话。
招风耳大吃一惊:“你这是干什么!?!”难不成这也好换回来?
“那你怎么没死?”胡星宿质疑道。
好在习阑桦的一套计划在他听来还是很靠谱的,又是如何摸清地下工厂的位置,又是如何把大老板给引蛇出洞,一套一套的。
“……”胡星宿先是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才不可思议的开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习阑桦连夜把宁江胜他们三个人的尸体都给扔上车,迅速通过宁江胜的手机联系上了大老板,跟奔丧的似的就赶去了胡星宿的家里。
“然后他们说二老板这种出卖老板的人就是吕布,就该死……就……就把二老板给……”
杀掉宁江胜,这只是习阑桦的第一步计http://www.hetushu.com划而已,回到通络万之后,习阑桦强忍着疼痛把自己肩膀上刺了一刀!
矮子乐只能恭敬不如从命,抄起酒瓶就给了习阑桦脑门中间一下,要的不是他昏,而是满头淌血的效果。
“然后呢?!”胡星宿瞪眼道。
什么?!胡星宿的眼睛瞬间放出愤怒的光芒!王八蛋!敢这么玩儿他!
这他妈还怎么玩儿啊?尤其是招风耳杀他的时候,他若是能行动自如,绝对给他跪下添鞋了,可招风耳一点都没犹豫的就割了他的喉咙。
胡星宿上下大量了习阑桦一番:“你说说,他们凭什么让你活着回来?”
转眼的功夫,两个合伙人就躺在了地上,习阑桦喘着粗气确定了两个人的死亡之后,才露出了笑容:“对不住了兄弟们,这事儿知道的人越多,就越不安全,为了安全,我只能牺牲你们了……”
“哈哈哈……好!好!”胡星宿突然笑了起来:“我就需要你这样的人,习阑桦,干得好!临危不惧,还把自己人带了回来!既然他们逼你合作,那你就跟他们合作!哈哈,他想里应外合http://m.hetushu•com,那我们就请龟入瓮!”
简单的处理之后,习阑桦就已经是一身血水了,看上去极其惨烈。
“行。”徐云淡淡的对习阑桦道:“你若是觉得你这样可行,那你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们等你信儿。”
“痛快的,好啊。”胡星宿道:“来人。”
沈晨没什么城府,跟着听了一阵也有些皱眉头,后来他意识到徐云他们只是敷衍,也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去想别的事情了。
“背叛我们的光头在金光市,我们得到消息之后去抓人,结果被他们给埋伏了。”习阑桦非常谨慎的解释道:“然后……就成这样子了,他们先杀了矮子乐和招风耳,逼我们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去……结……结果……二老板扛不住压力,什么都说了,把公司仿制赝品的事情也抖出来了……”
道理很简单,习阑桦这种说反咬一口就反咬你一口的人,跟卢布有什么区别?认干爹的时候那是忠心耿耿,翻脸的时候也比谁都快,说杀你就杀你,别说你是他干爹了,就算你是他亲爹,如果碍事了他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就能把你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