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48章 潜伏的林歌

魏逸山碍于徐云这方面,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这抄袭人家奔驰广告语也太直白了吧?主要是人家奔驰说发明汽车者再次发明汽车,人家不是吹,人家真是发明汽车者啊。
林歌耐下心来,让自己放平心态,继续等,继续监视,说不定两天的时间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想要知人知面很简单,但想要知心恐怕就需要几天的观察和沉淀了。
可这种事情云哥又怎么可能搞错呢,这种事情他的要求肯定非常严谨,绝对不会轻易的定下结论,现在既然下了结论,那这事儿就百分之九十的出不了差错。
然而,越是规律,越是这样,徐云反而越是觉得可疑了:“一个人正常到这样,连续那么多天生活作息都定时定点,难道还没问题吗?”
就这么一个爱生活,爱事业,对电瓶事业充满了激情的家伙,怎么可能跟伪装仿冒古董的事情扯上关系呢?
胡星宿完全就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企业领导者,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晨跑吗,七点早餐,八点之前必定会赶到电瓶厂给各和-图-书大中层领导开早会。
徐云把这点疑惑一提出,林歌是半天都不敢相信啊,谁会那么大胆啊,而且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这样的话,只有一个解释,除非胡星宿那仿造古董的生产地,真的就在这生产电瓶的厂房里!
“好,那我今天晚上就摸进去看一看。”林歌点头道:“如果真的是……那我应该怎么办?”
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又度过了三天,林歌终于有点扛不住了,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盯错人了,难道通络万有两个电瓶厂?
魏逸山也只能照办,每天早中晚三次的给胡星宿打电话,开口就是问那“三彩唐王”到底想要多少钱。
“不要轻举妄动。”徐云道:“如果是,你就马上过来找我。这事儿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胡星宿还一直想跟我斗斗法呢,你只要掌握他的证据就好。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任何地方五天都看不到老板,那也会人心惶惶,这是说正规企业。五天不见老板,那说明老板可能卷钱跑了,不玩和_图_书儿了嘛。
这事儿魏逸山是真不想搀和,但徐云的面子他又不能不给,毕竟牵扯了一个女帝呢还。
徐云让他隔三差五就给胡星宿打电话,目的是扰乱他的心智。
想到这里,林歌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说不定自己是盯错了人呢。
每次胡星宿都要给魏逸山解释半天,他又不想得罪这江淮巨擎魏佛爷,又不想自己的身份被暴漏,除了打太极,胡星宿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了。魏逸山每天三次电话比他吃饭都准时,这让他很头疼。
徐云皱了皱眉头,林歌会耐不住性子,有很大的原因跟这一点有关,的确,如果胡星宿有什么其他的神秘工厂,是伪造仿制品的,他可以一天不去,两天不去,甚至是三天不去,他总不能都五天了也不去露一面儿吧?
“有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谁一辈子的事儿也都不可能是定时定点给安排好的。”徐云道:“他那么大一个老板,难道就没点临时应酬,没点临时发生的状况?就那么一帆风顺,想八点睡觉和_图_书就八点睡觉?而且……你见过有几个大老板不在外面搞点花边新闻的?他一点都没有,他能正常吗?”
林歌一头冷汗,是啊,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太监?
就在林歌脑子纠结的时候,一个画面突然闪过,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每天胡星宿身边都有一个贴身助理要来接送他上下班,而这个贴身助理每次在工厂的时候却都看不到身影……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事情?
谁知道这五天不见老板,是不是已经被公安部门给控制起来了,谁还会傻乎乎的等着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就算心里相信胡星宿,那也肯定要先避避风头,以免真的被公安机关一网打尽了。到那时候再哭就没地方哭了。
“哥,你这么一说,他的确有点不正常,但是他每天的路线很正常,家里,厂里,两点一线,就没去过其他地方。”林歌道;“如果说他有什么秘密工厂的话,除非就是他电瓶车间里面不是造的电瓶,而是搞的假货。他还真没去过什么奇怪的神秘工厂啊。”
“这样也有问www•hetushu.com题?”林歌是真搞不懂云哥是什么意思了。
林歌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他今天晚上就去电瓶厂里一探究竟。这事儿的蹊跷他越想越觉得神秘。
早会的气氛也很棒,比起那传销的气氛都棒,一群人在胡星宿的呼吁下,纷纷振臂高呼口号,三年干掉比歪迪,五年超越奔宝奥!打造华夏电动车电瓶中的S级别。
老板还重名了都叫胡星宿?真他妈邪乎了!这人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胡星宿更是一本正经的用广播室的广播对全场人说:“一定要研发好新一代一百伏能跑五百公里的电瓶出来!我们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发明电瓶者,再次发明电瓶!”
而他们要抓的是胡星宿那个“非常规的生意”,正规企业能等五天,而那种不正规的恐怕真等不了五天!
“哥,你让我盯的这个胡星宿真没搞错?”林歌最终还是忍不住给徐云打去了电话:“我这整整三天,视线就没离开他!他每天的生活规律都相当严格啊,六点晨跑七点吃饭八点上班,晚上五点下班六点吃饭七点散步和*图*书八点就上床睡觉了,连个夜店都不去,也没看到包养过什么小三小四小五的……这人我是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
今天已经是林歌来到通络万的第二天了,这个通络万知名的电动车电瓶企业家胡老板,一点都没有让他看出异常的地方!
你一个小电瓶厂,怎么有这胆色说自己是发明电瓶者啊。你这是要让人家什么雅迪艾玛立联达的老板组团来抽你吧。
林歌一时之间都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吧。难道是说云哥搞错了?
而另外一边,徐云也非常耐得住,每次习阑桦联系光头,他都让光头先找个借口给他推迟了,他们为了不被习阑桦再次找到住所,干脆直接就要求魏逸山给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住下。
还是云哥考虑问题周全啊,这么一说,他还真觉得这胡星宿处处都不正常了。
夜深,林歌潜入电瓶厂,所有工作车间他都“参观”了一个遍,也都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我擦!难不成这事儿真的是搞误会了吗?
还是说小时候有过阴影,长大了也是个不勃的冷淡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