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51章 乱敌之心

“哥,他们想耍花招。”林歌道:“我这么做,你觉得合适吗。”
说罢,林歌直接把那第一个男子甩到地上,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麻三儿咧嘴道:“小林哥,这忒狠了点,你看人家那哥们儿以后可怎么啃骨头啊,一嘴的牙让你一脚干掉一半,乖乖……他媳妇肯定夸奖他会过日子,以后给他省牙刷牙膏的钱了。”
“别他妈给我废话!去给人道歉!把人给我留住了!”胡星宿心里十分烦躁的道,今天这几个人他必须拿下,若是不拿下的话,他就真的有麻烦了。
“你什么你!你妹啊!”林歌毫不客气道:“想死就吭一声,别的本事没有,让你满地找牙的能耐还是不缺滴。”
“我用得着你教我怎么做事吗?”胡星宿肚子里憋了一口火,而手下这时候的指挥更让他心烦:“我让你们把人接来,你却要让人滚蛋?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那我们就等着他?”麻三儿道:“他能来吗……现在看来胡星宿这个人可是鬼心眼儿太多太多了,连说好的事情都会变卦,现在和_图_书还指不定想什么鬼点子呢。”
徐云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并不在胡星宿身上,而是都在等待他那个神秘助手。
“你……你……”
徐云微微一笑:“他肯定早已经在某个地方埋伏好,就等我们跟他的人去了,如果我们不去,他怎么可能放弃那么多辛苦准备呢,肯定会亲自来接我们。到时候我们就指定要去电瓶厂参观一下。”
徐云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想,会不会想,赶紧把这些人的要求都答应了,把他们哄顺了,然后直接带去埋伏点给处理了呢?”
“唉嗨,别上脸昂!你以为你是谁呢,我们大老板能安排我们来请你就已经是够给面子的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呢?”途观上下来的男子有些不耐烦,回头就甩了这么一句,脸上写满了不满和烦躁。
林歌点点头,人都会有这种心理,到时候胡星宿也很难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只要他们不断的打断他的计划,他就必须跟着变化来应对,一旦这样,主动权就掌握在徐云他们的手里了,到时候胡www•hetushu.com星宿不想被牵着鼻子走也难。
被踹飞的男子绝对没想到对方这么暴力,还想回头骂两句呢,却被林歌直接掐住喉咙给拍在了那辆途观上,没等回过神儿来,就被啪啪抽了两个嘴巴子!
“大老板,我们被人给削了。”一开始下车的那个男子鼓起勇气拨通了大老板的电话,听到询问,连忙解释:“我们说了我们是来接他们的,他们就动手了,说我们不够资格!说必须大老板您亲自来接他们!我们一听他这么嚣张,心里就有气啊!大老板,这样的人我看您就不应该理会!让他们滚蛋得了!”
这话一出口,林歌能答应吗?肯定不能答应啊,迎着那回过头的脸就是一脚爆踹!这帮孙子想玩儿心眼,好啊,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那就动手呗,让他们知道知道惹到的不是那么好惹的人!乖乖趴窝里才是好孩子!跟老子甩脸子,你还不够那个资格!你们老板都不够那个资格!
“他早就应该亲自过来。”林歌不屑的说了一句,就再没理会那俩人,直接http://www•hetushu.com把车窗给关上了。
林歌落下车窗,往外瞅了一眼两人,什么都没说。
“我们?道歉?打人的可是他们啊!”
男子脸色一变,连忙道:“您是老板,当然是您,大老板,我……我们也是看不过他们的嚣张啊!”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第一个男子开口解释了:“几位老板,这事儿有点误会,都怪我们,是我们的不好,几位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大老板马上就亲自过来了。”
外面站着的哥俩儿一脸茫然,话是带到了,但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啊?因怕对方再走了,哥俩也不敢上车,就那么傻乎乎的守在徐云他们的车旁,一言不发的等待大老板快点赶过来解决他们这尴尬的局面。
林歌沉着脸:“没完没了的是吧,给你们老板打电话,告诉他,如果这生意不想做,那就直接说,没必要玩儿这一套。今天就算你们跪下,老子也不跟你们玩儿了,滚蛋!!”
“我也不想这样啊!但大老板都发话了,我能怎么办,我能说不行吗?!”男子这叫一个闹心啊:hetushu.com“行了,别他妈叨叨了,道歉又死不了!也少不了一块肉!”
一个“味”字还没来得及说,林歌的飞脚已经踹在了他的下巴上,话都没说完就被人给废了的感觉绝对不怎么样,刚下车就被踹了一嘴巴血水的家伙踉跄的后退出去好几米,脸上写满了惊诧,打死他也没想到对方出手那么干脆利索,一点都没顾忌。
失望是因为没看到人,欣慰是因为这更能证明那个助手有问题!
“当然合适。”徐云道:“他们肯定会给胡星宿打电话的,到时候胡星宿自然会出面的。他可不会让我们这着毁他生意的人轻易离开江淮。如果说我们在金光市,他还有所顾忌魏逸山而不敢对我们动手的话,那在通络万,他可就一点好顾忌的都没有了。”
“什么态度这是?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吗?心里没数呢吧?你们老板让你们来是做什么的,好好想想!不是让你来跟我们装大爷的。”林歌骂道,“回去好好问问你们老板,让他自己滚过来!生意人别他妈言而无信的!”
刚一装逼就被林歌一顿削的两个人现在www•hetushu.com心里苦逼的很,打又打不过,走又不能走,毕竟来接人是大老板安排的任务啊,他们若是这点小事儿都办不成,回去肯定也是挨一顿削!
“他若是不肯呢?”林歌问道。
……
开车的驾驶员看到自己的人受到了威胁,也啪的推开车门冲下了车,指着林歌的鼻子就冲过来:“怎么着!怎么着!在我们的地盘上你还想嚷嚷一下不成?你把人给我放开,要不然小心老子让你尝尝满地找牙什么滋……”
刚才还挺嚣张挺不耐烦的两个人,都一本正经的绷着假兮兮的微笑,走到徐云他们的车前。
本来想告状求个同情的男子没想到反而被大老板骂了一顿,垂头丧气的挂了电话,对身旁那满嘴血水掉了大半口牙齿的衰货道:“大老板让我们去道歉,想办法把人留下,他马上赶过来……”
然而,让所有人都既失望,又欣慰的是,那个神秘助手并没有出现在胡星宿的身边。
大约三十多分钟之后,一辆7系的金色宝马匆匆赶了过来,直接停在了途观的旁边,司机下车迅速打开了后门,胡星宿这才在车里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