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53章 地沟油淋头

可胡星宿的命令已经下了,习阑桦若是不做出点什么来,那显然不到位。
……
有这一小时的时间,徐云和林歌什么事儿不都给办活儿了吗,再简单也不过的事情了。
宝马车里的人正因为地沟油和泔水的混合味道而恶心干呕呢,徐云和林歌就已经悄悄下车了,车上只留下了麻三儿盯着,其实要不要麻三儿盯着都无所谓了,沈晨这一下找来两百多人,随便一堵也能让胡星宿哭笑不得一小时吧?
胡星宿眼瞅着自己的7系宝马淹没在了人群里,心里顿时慌神儿了,这算他妈什么情况!
这半个脑袋在车顶上一露,那多显眼啊!就算是傻子看到也一定会骚扰骚扰啊,就在习阑桦一句话说完,下面有手里还拿着剩盒饭的农民兄弟就直接扔向了习阑桦的脸上!啪!那菜汁儿什么的直接洒了一脸,韭菜炒鸡蛋和红烧肉淌了习阑桦一脖子!
最终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打开天窗钻出去半个身体,大吼一声:“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车里的人是胡总,电瓶厂的胡总!没干过房地产,和图书绝对没机会拖欠农民工兄弟们的工资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沈晨最喜欢做,也是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这种事情,只不过跟他在燕京的时候不一样,他在燕京的时候,指挥的是一群三教九流的混子,而今天统领的却是两百多号农民工。
“老板,这根本就开不动啊,现在就算开,除非是油门干到底,冒着撞死五个八个的危险开,不然根本开不动。”司机也挺无奈的,这要是真撞死人,那可是他撞的,判刑的可是他,他才没那么傻呼呼的替胡星宿做这种事情呢。
“大老板,这是什么情况啊?这……这怎么那么多人啊!”习阑桦也傻眼了啊,这连厂门口都给堵死了,怎么进门儿啊!
“我也没想到他们能做这么卑鄙恶劣的事情啊!”习阑桦自己也恶心啊,现在天窗是关了,但车里的味儿啊……就算把外循环风力开到最大也没有任何意义,司机都熏的要吐了。
习阑桦敢说,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满脸都是红烧肉的菜汤水,把自己整的跟泔水桶洗了把和*图*书脸似的,胡星宿早就大嘴巴子抽过来了!妥妥的!
今天这还真是邪门了,胡星宿有点不理解啊,他又不是那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万恶资本家,这些农民工兄弟怎么就跟他犯过不去呢?他没做什么对不起人家的混蛋事儿啊。
司机才不傻呢,赔钱是小事儿,这故意撞死人是要判刑的,坐牢的活儿谁抗啊?他才不会那么傻呵呵的做这种事情呢。
答案很明显是不能的。外面那么多人,恐怕他吼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他说话的吧?
胡星宿指了指天窗:“你不会从上面出去?撞死两个人……哼,你说的轻巧,撞死了算你的?你赔啊?你还当现在的农民工跟以前似的,我告诉你,现在他们的团队可强大的很,谁要是招惹了他们,那肯定告的你赔到卖屁股去!”
习阑桦抬头看了看天窗,虽然这全景天窗爬出去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出去他能说服这么一大群人吗?
习阑桦指着窗户外面无数的人头和巴掌,连点太阳光都给捂的看不见:“大老板,我这……恐怕www.hetushu.com连车门都开不开啊,怎么劝啊?就这架势,我们不开车撞死两个,今天都甭想出去了,这些家伙简直不是人,就是禽兽啊。”
现在虽然不是吃饭的点儿,但今天没出活就赚了两百块钱,跑零活的这些兄弟就想改善改善生活,也是有一个人先买了红烧肉盒饭,紧跟着就有一群人来买。
不过有一点,沈晨必须承认,这些农民工兄弟的战斗力可比燕京城那些三教九流的小地痞们强大多了,手里的盒饭也能当武器!
“你他妈的疯了吗!”胡星宿怒骂一声:“看见砸你还不抓紧时间进来关天窗啊!这弄的我身上车上都那么恶心!你说你还能干点什么破事儿!”
哈哈,估计这事儿就算结束了,胡星宿这辆车也必须贱卖,不然每天蹲里面一股子地沟油散发着的泔水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撞死就撞死了,无所谓了!”胡星宿怒道:“撞死了我赔钱!”
他这吆喝这么两声是为了不让周围有多管闲事的人报警,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胡星宿这边肯定不会报http://m.hetushu.com警啊,他还挂念着后面车上的徐云等人呢,哪有功夫跟警察周旋啊!
“大老板,这事儿我是真做不来,不行不行。”司机连连摇头道:“老板,要不然你让习哥试试……这事儿,我脚软。”
这一旦有了第一个人的带动,那马上就有人跟着学啊,这二百多口子人里面,吃盒饭的有四五十个!
习阑桦一听真想抽他!这不是坑爹吗!他也不干啊,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我怎么知道!你快点下去问问,把事儿给解决了,如果他们是找错人了,那就让他们赶紧的去找该找的人,别在我门口闹腾。”胡星宿烦躁的摆着手:“要是能给钱解决,那也行,把钱扔给他们让他们赶紧滚蛋!这都影响成什么样了!”
徐云和林歌下车之后,根本没人看到他们就大模大样的走进了电瓶厂,保安部现在的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了救出大老板上面,无奈民工兄弟太多,电瓶厂仅有的十几个保安兄弟也很快陷入了农民工兄弟的大队伍,连保安帽都挤的找不到了。
“快他妈别恶心了!抓紧时间想办法把http://www.hetushu.com车开走!老子也下车!”胡星宿彻底忍不住这个恶心人的地沟油泔水味了,实在太恶心了!
可是心里骂归骂,但他也真不敢开车门或者是车窗,生怕被外面这些人给生吞活剥了。
面对胡星宿的咒骂,习阑桦无奈,无力,以前跟宁江胜的时候也没这样被骂过啊,现在不管他做点什么,只要不顺了胡星宿的心,胡星宿绝对就是破口大骂,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怎么就凭空冒出来两百多个大土包子呢!他的车啊!刚刷干净的,给弄的算什么事儿啊。胡星宿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这些贫下中农就是素质低!
“无良厂商!电瓶爆炸啦!”沈晨在旁边添油加醋道:“看看这都算什么事儿啊!差点死人了啊!”
天窗开着呢啊,胡星宿当然也跟着倒霉!自己那么爱惜那么保护的大宝马,直接变成了饭店收泔水的泔水桶了!那股子恶心人的地沟油味瞬间把胡星宿给整吐了!
所以兄弟们手里的家伙多啊,一口气的往车顶上扔呗!习阑桦挨了第一下有点蒙,紧跟着铺天盖地的“盒饭菜汁雨”就把他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