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55章 天女散花

沈晨使劲儿点点头,他还以为去办正事儿的时候没他机会呢,现在绝对喜出望外:“我一定听你们的安排。”
徐云和林歌开门走下车,远离胡星宿十几米处关心道:“胡总,看你今天这事情挺多的,不然我们就改天吧?您这样的话……恐怕……”
找人花了四万多,现在拿到手八万块。沈晨这里外里还赚了将近四万块钱呢,他是真没打算赚钱啊……
胡星宿为了让这些民工尽快离开,很是不耐烦的对习阑桦道:“把这两万也拿出去撒了!让他们都去拣去!别让我心烦!”
一股子惊天霹雳的感觉传遍习阑桦全身,这家伙在厂门口闹事儿,肯定是对方的计谋啊!
沈晨接到电话之后,才缓缓起身,不紧不慢的用低沉而有穿透力的嗓音喝了一声:“停!”
大家给沈晨让出一条路来,沈晨大步走到胡星宿的7系宝马面前,车里的习阑桦一眼就认出了这个霸气的农民工兄弟领导者,就是那天晚上给他们送酒水的“夜总会小服务生”啊!
“很顺利。”林歌道:“就等胡星宿带我们去他设计好的和*图*书地方了,肯定是个人烟稀少的地儿,到时候动起手来千万别客气。但是一切都要听命令行事。千万别冲动,他们肯定有埋伏。”
“呵……”沈晨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问他们道:“你们那边怎么样,一切都顺利吧。”
这心情就跟演员演戏正投入呢,就被导演劈头盖脸骂一顿,鄙视他找不到感觉无法进入角色的心情是一样的。
“不不不!不改了,就今天!”胡星宿连忙道:“我现在就回家去换衣服!其他什么事儿都不处理了,我们就去办我们的事儿!”
趁着农民工兄弟们在7系上面抢钱的时候,沈晨迅速来到徐云他们的车旁,麻三儿一把打开车门就给他拽了上来,直接大拇指就竖在面前了:“行啊,兄弟,够牛的你,找来这么多人,你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你这脑子,够好使的啊。”
“电瓶烧毁,差点要了我命,你觉得这事儿咱们怎么处理?”沈晨也摸的清楚习阑桦此刻心里到底想的什么,现在就算坑他点钱也没问题,毕竟找了那么多农民工兄弟也是要花不少钱的,www.hetushu.com一个人两百,两百多个人还四五万呢。
徐云和林歌离开胡星宿的办公室,就匆忙赶回车内,并且拨通沈晨的电话,告诉他一切搞定,可以收队了。
可现在习阑桦又不敢跟胡星宿做任何解释,生怕胡星宿误会了他们是同流合污坑他的,只能咬牙忍住了。
“是……”习阑桦才不在乎,反正这钱不是他的,他也没犹豫,直接从天窗里把这两万块钱给天女散花了。
“要八万,那你就给他八万啊!只要他们赶紧滚蛋就行!八万就八万!”胡星宿骂道,如果不是因为后面还有他想尽快解决掉的人,这八万他肯定是不舍得出啊。但现在不同,他没时间耽搁,时间比什么都宝贵。
“对对对,咱吃不起一百块一个人的自助餐,但多炒两个荤菜要两瓶啤酒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有了带头的,就肯定不缺跟风的,所有人都跟着起哄,都说让沈老板先去忙,不用管他们的事儿了。
习阑桦咬咬牙:“行……五万就五万!”
沈晨感谢的抱拳拜了一下,这些农民工兄弟够仗义啊,这和_图_书是害怕他留在这里时间太长,等一会儿他们一散,车里的老板会对他不利啊。
“是八万,饭钱呐,别忘了。”沈晨提醒道:“现在结账,我不打白条,拿钱就走,绝对不多耽误你一分钟。”
沈晨对车里勾了勾手指,胡星宿怒气虽大,但现在实在无心纠结这些闹事的屁民,只狠狠的瞪了一眼习阑桦。
习阑桦摸了摸自己的手包,里面根本就没有八万块钱啊……他回头看了看胡星宿:“大老板,他要八万……”
农民工兄弟们非常给面儿,马上停下了对7系宝马的围攻,有几个拉开前门准备对着车门浇浇花的人也都纷纷把衣裤整理好,这才刚玩儿的起兴呢,怎么突然喊咔了。
结果这天女散花的效果并没有达到他们预计的效果,这些钞票根本没有随风而去,把围攻汽车的民工兄弟们带走,反而都落在了车上,因为车上有菜汤,都黏上了……
沈晨感激的看了徐云一眼,他是真没想到徐云这么细心的记着呢。
习阑桦乖乖起身,打开还在流菜汁儿的天窗,弱弱的问道:“你……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和图书……”习阑桦不能确定对方的意图,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自己跟他认识的事情被揭穿了。
“我这里那么多兄弟呢,午饭问题还没解决,你至少每人给一百块钱的自助餐钱吧?”沈晨道:“再就是我这赔偿问题,五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你要是觉得合适,那我就撤人,这不是什么难事儿,一句话的事儿,真的。”
我去!这下围攻这辆7系的人就更疯狂了!有那么一个刹那,胡星宿都感觉到了汽车车顶有些下塌的声音,抬头看看,真怀疑是被压变形了!
“你说你他妈还能办点什么事儿?!”胡星宿的怒气全部都发泄在了习阑桦的身上,习阑桦的积怨也越来越深了,这种老板,真没法儿跟了!
习阑桦在其中一个信封里掏出两万,然后把那八万拿出来,直接扔给了沈晨。所有农民工兄弟听到今天还能加一百块钱,眼睛都盯着信封不扭头了。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围攻胡星宿宝马车的农民工兄弟们才散去,胡星宿憋坏了,赶紧打开车门冲出来,车里是呆不下去了!都是泔水味儿!
“我,我这口袋里,和-图-书钱不太够。”习阑桦无奈的看了胡星宿一眼。
习阑桦更悲惨,身上都被油渍浸透了……这浑身油滑滑的,恶心死人了。
他也知道给钱就成,他也想早点脱离,也想早点把一身地沟油洗干净,可是钱不够人家不乐意啊,肯定不能乖乖打欠条啊,再说了,这事儿出钱也应该是你当老板的出啊!
“到时候那个习阑桦就交给你了。”徐云微微一笑,沈晨这小子够义气,肯定还惦记着给他杜总报仇的事儿呢,他答应过这个人给他处理,那就肯定做到让他处理。
“车里有!”胡星宿示意让司机把中控扶手打开,在里面拿出两个信封,一个里面是五万,扶手箱内好多这种五万五万的信封,都是他出门办事儿请各种领导吃饭之后准备的“小意思”,所以倒也不在乎。
习阑桦咬着后牙根道:“你准备怎么处理?你说,只要你能开的出的条件,我都答应你!你说吧,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你满意,让你撤人……”
民工兄弟们一边抢钱一边有秩序的道:“今天这钱每人都有份!沈老板那边的我们就不要了!这些也够我们加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