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59章 尴尬的宴会

这点徐云不是没想到,他也不是没经历过场的人,知道这华夏大圆桌子吃饭的规矩,尤其是这些事业单位的领导们,酒桌上的规矩就更多了。
这就是明摆着用行为告诉他:老子是主宾!哪有不先给主宾倒酒的?别说你是你袁局长倒酒,就算是李书记亲自倒酒,我都不会说一句客套话的!
这吃的肯定是纳税人的钱!
今天在场的有通络万的市委书记带领的几个领导,有人大的领导,有公安部门的领导,一桌子二十个人,除了徐云和林歌,最次的都是个副局级干部。
能知道这次行动的肯定是江淮警方最高层的那些领导人,必然是这些人中有败类。
估计酒店也不喜欢这群总是签字的人来吃吃喝喝吧,但又不敢得罪,不然明天工商和卫生上来查一圈,就要关门整顿无法营业了。
在场的领导虽然是笑眯眯的,但谁心里都不舒服啊,两个毛头小子也太不懂规矩了吧?
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庆功宴上,徐云被推坐向了主宾席位,林歌被推向了副主宾席位,若是平日的话,徐云肯定会推脱开,这位置一般和_图_书是年长的人,职位高的人坐。
……
怎么可能轮到徐云和林歌往主宾副主宾的位置上坐呢?
林歌看到徐云坐下了,也跟着坐下了,既然这些领导那么热情,就让他享受享受有领导给伺候局的感觉吧。
徐云可以忍受任务的失败,可以忍受最主要的罪犯逃跑,但他绝对无法忍受事情是因为“自己人”的出卖而发生的。
可碍于他是上面安排的重要破案立功者,谁都不能说什么,况且还是李书记亲自让他往主宾位置上坐的。
胡星宿判个死刑一枪毙,这事儿就结束了,根本和他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点边儿都挂不上。
本来今天这局应该是公安的一把手做主陪,书记主宾,副书记副主宾,徐云最多坐个三宾四宾位置上。现在李书记都成主陪了,那张副书记也只能默默坐去了副主陪的位置上!
想到自己辛苦跟了这么多天,就被一个无耻败类给出卖了,功亏一篑,这火徐云就有点压不住。今天你们把这当作是庆功宴,那老子就给你们好好上上课!
要不是你们这群hetushu.com人里面出了内鬼,这事儿的幕后主使也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逃逸了!
若是上面没查之前,那都敢喝梦之蓝M9呢!两三千一瓶的酒放在公款里面都不算啥事儿。
而这些年赝品仿制赚到的钱都在真正的幕后黑手户头上,只要有钱,那有什么好怕的。倒霉的是胡星宿,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座位被徐云一下给搅乱了,但饭还是要吃的啊,坐呗,不想做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坐。
他们通络万的市委书记就在场呢,他也真敢往主宾上坐!这小子,真是够肆意妄为的。
可徐云却偏偏没有做任何推迟,好,你们让我坐,我就坐。徐云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他没心情跟这些人虚让一些无关痛痒的客气话。
徐云明知道,还却这么做,就是不想惯他们这些臭毛病,主犯的人影都没看到,就开什么庆功宴,这些人想舒舒服服的吃饭?徐云能答应吗?肯定不能答应啊!
这样一来,座位可就难做了,大家都肯定都抢着去坐三陪四陪五陪六陪的位置,谁也不敢去做宾客位置啊!
就算国家再禁止www.hetushu.com公款吃喝,但这种公款招待以及吃喝浪费的问题仍然会存在,这是一个根儿上的东西,很难消除。
显然,赝品案的幕后主使在得知要对付他的事情之后,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把一切都撤离,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他自己。所以他没有跟胡星宿说,也没有处理任何地下工厂的东西。
“李书记,您也坐。”徐云直接把李书记拉到了主陪的位置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李书记,咱通络万的领导们就是热情,我到这里,真有种到家里的感觉。”
就比方说人家李书记全家人的伙食吧,他一周至少开八到十个会议,有会议就有“工作餐”,这是必须的。
书记秘书想明白这茬之后,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赶紧离开了,说错话了啊!
俩书记都做陪宾的位置上了!
酒满了,菜齐了,所有的人都准备好听李书记发话了,谁都没敢动筷子。
这种出卖对于徐云而言,就是他的逆鳞,他绝对不准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说罢,直接夹起一块羊排就往嘴里放,徐云活了二十五六年,还是第一次吃这公款付账和-图-书的酒席呢。
李书记尴尬的笑了笑:“以后通络万就是你的家,欢迎常回家看看。”
一圈人的酒都倒满了,五个空瓶就扔一旁了,喝的酒还不错,孔府家府藏八年,一瓶酒一百八,这还是因为上面查得严,不敢喝好的。
他选择的是逃,只要他逃走了就好。这件事情自然能有人承担。地下工厂是建立在电瓶厂下面的,胡星宿又是被抓了现形,还雇佣想要杀人,这一切都足够让人把脏水泼到他身上了。
而他家人吃饭呢,老婆孩子肯定不用做啊,每天那各个酒店的自助餐卷都用不了,如果说这自助餐卷能吃早餐的话,估计李书记那上初中就两百多斤的儿子肯定一大早也去吭两个肘子,来二斤北极虾,再来十块八块的慕斯蛋糕垫垫肚子。
酒倒满了,菜也开始哗哗啦啦的上,一上就是满满一桌,一看就都是精心细致的下酒菜,上菜速度还特别快。
这绝对是一个比他们想象中更狡猾的家伙。徐云很清楚,这件事情会出这种问题,肯定还是出在警方极为个别的败类身上。他们的所有行动都是绝对保密的,这些特警也是在冲http://www•hetushu•com到这神秘的地下工厂之后才知道自己要破获的是什么犯罪。
而徐云却突然打破了这一层和谐,他拿起筷子,说了一句:“有点饿了,就不客气了。”
而这个败类肯定跟特大赝品案的幕后主使者有着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能让幕后黑手得知他们所有的行动。
二十个人的大桌子,一个比一个脸上显得尴尬,而徐云完全当作没看见,公安局袁局长上前来倒酒,正在衡量先给徐云倒还是先给李书记倒的时候,徐云更是直接把自己的酒杯稍微往前一推,连一句客气话都没有。
“小成,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出去吧。”李书记可不想让手下人说出这话来,两个原因,第一,即便现在徐云给他让了座位,也显得他没胸襟,不大度,第二,万一人家还不给让,他这书记的面子往哪放啊?
书记秘书有点看不过去了,走到徐云身边就要开口提醒他:“徐先生,我觉得咱们这位置上有些不合……”
警方破案也是有压力的,只要短时间内找不到他,高层一施压,加上跟他狼狈为奸的警方败类从中作梗一下,这事儿肯定就让胡星宿一个人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