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1章 针锋相对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书记已经有点没耐心了,毕竟他是这一桌子上最大的领导,这面子他必须要啊。
“徐云,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对了!”副书记忍不住开口维护道:“主犯逃走的事情,就算要责怪,也不能责怪我们地方上吧?是你们自己没盯好。”
李书记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了,难道自己这个理由还不够好吗?
咬文嚼字,这一行他不行,但是小成行啊,李书记把目光投向了小成。
徐云闻听此言,放下手中的筷子:“既然李书记想要总结,那我就不妨听听。恰好,我也想为此总结总结,李书记要说的话,那我就先听李书记的。”
怎么说他也是一堂堂市委书记吧?非要这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吗,现在的年轻人可真的是太肤浅了!肤浅啊!
他只是事后才听小成给他简单说明了一下,至于过程什么的,他一概不知:“那我就简单说两句,这次行动,我市公安特警雷厉风行,值得表扬,参与行动者全部记功。而徐云和林歌两位同事更是功不可没!我谨代表通络万所有人民向和_图_书你们表示最忠心的感谢!这次行动,你们辛苦了,你们对通络万所作出的贡献,通络万所有人都会铭记于心。”
公安部门上的人是最接受不了的,公安局的卢局长几乎都要拍桌子了,声音里带着不可违背的威严道:“小兄弟,我知道你们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人,但是,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就凭你这句话,我们都能定你个诽谤罪!”
看到小成手足无措的样子,李书记心里暗骂了一声废物,调整情绪:“人无完人,事无完事,这件事情或许还有稍微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怎么说也是成功破案,这杯酒,还是值得喝的!!”
徐云接过话:“这件事情是绝密的,能接触到的人少之又少。到底是不是内部走漏了风声,我心知肚明,那个内鬼也心知肚明。”
李书记眯了眯眼睛,对徐云这话他显然是不那么满意:“徐云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今天可不是为了喝酒,我们主要是为了总结工作的。”
此时此刻麻三儿和沈晨正在通络万有名的啤hetushu.com酒广场吃撸串儿呢,还是这个吃的舒服啊,一口气儿撸几十串,咕咚咕咚灌一口啤酒,痛快的很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书记一瞪眼,林歌说的够清楚够明白了,正常人都听得懂这话里面的意思。
徐云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块巨石!瞬间波澜壮阔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当然,有个别跟这件事情没关系,今天纯属来凑饭局的个别局长到显得轻松很多,因为这事儿跟他们无关啊。
“我懂法律的,诽谤罪是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徐云淡淡道:“我可没功夫故意捏造散播什么虚构事实。卢局长,您看我像有时间故意跟你们过意不去的人吗?”
沈晨不参加也有他的想法,以前跟杜天的时候,杜天没少请领导吃饭,领导只要一吃饭,肯定就是磨磨唧唧的来来回回说些没味的话,所以沈晨不去,若是需要他伺候局,他绝对没二话,但这次情况不一样,他去了也是当立功英雄和*图*书的,所以这事儿他自然不想去。
反正这些话徐云和林歌是真听不进去,他们是明白为什么麻三儿和沈晨说破大天也不来参加这局儿了,麻三儿从小就看不惯这些,别说这么一群大领导的饭局儿了,就算是潘家园子办事处领导的饭局,他参加的时候都觉得马屁味太大,熏人。
小成这下傻眼了,他是能咬文嚼字,但徐云这解释的一点错都没有啊,圆满的确是那么个意思,就算你去度娘,去谷歌,去任何百科去搜索,那都是这么一个解释啊。
李书记情绪一激动,徐云也不再客气了:“主犯都逃了,如果这也算是稍微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怎么样才算是很不尽如人意啊。”
一边是虚情假意阿谀奉承的大酒店,喝的是府藏吃的是精细菜肴,谈论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官道儿话,而且回头这些人在外面也增加了自己的谈资。
站错队,显然是说市长的那一拨人呗。通络万的市长跟市委书记不合的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普通老百姓都略知一二,更别说他们混在事业单位的人了,这http://www.hetushu.com点内情能不知道吗。
“知道老百姓都怎么说事业单位领导员工办事效率的吗?”徐云微微一笑:“都说你们从小就是练‘拖字决’长大的。所以才适合吃这口饭。”
“李书记,虽然我不是什么学霸,但从小就酷爱语文儿。”徐云淡淡道:“圆满是什么?是没有缺陷,没有漏洞,使人满意,完美无缺,完善!可这次行动没有缺陷吗?没有漏洞吗?完善了吗?显然没有吧?”
若是这点事儿都搞不清楚傻了吧唧的把市长跟市委书记邀到一个饭局儿上,那这辈子都别想升职了。
“谢李书记吉言!”
林歌冷哼一声:“我们盯了多少天了,一直都没问题,可在你们地方上人员刚刚配合工作,主犯就找不到人了。哎呀,要我说啊,这事儿蹊跷啊。”
一边是有什么说什么的直爽地摊,喝啤酒吃撸串儿。
这一番反问,直接把李书记给问傻眼了,李书记一脸天苍苍野茫茫的表情,这辈子接触的人里面没有几个是学霸,今天碰上一个,还真有点让他头疼呢。
卢局长沉着脸,默不作声http://www•hetushu•com,他能怎么说?
就在众人都做好准备,为了行动圆满结束干一杯酒的时候,徐云却仍然没有让小成给自己反扣的酒杯拿过来倒酒。
肯定都会说一些昨天在哪在哪跟书记一起喝酒呢,吹一番我说不去,书记非要我去之类之类的话,以便显示自己是通络万官场主流的一拨人,而不是另外一拨因为站错队而越混越倒退的人。
显然这俩人因为雷雨那一刀刺伤沈晨手的事情,已经成了密不可分的好基友。
“承蒙李书记对我们的关心!”一群人听到李书记话音落下,就都开始起身拍马屁,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表示着自己对书记这番话的深刻领悟,对书记信任的由衷感慨。
“呵呵呵……”李书记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这事儿他知道个屁啊,能总结出什么来?
“小兄弟,咱们这是庆功宴,可不是指责大会,哈哈哈,事情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以后还会调查的。”副书记打圆场道。
李书记说完,借着激动的劲儿端起了酒杯:“来,就让我们为了这次行动的圆满结束来干一杯酒!也祝各位的仕途蒸蒸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