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3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走,那咱们就快点,别到了之后他们都喝完了。”林歌迅速开车带徐云赶回酒店。
几家欢喜几家忧,徐云他们吃的开开心心,喝的开开心心。
两人吃了点东西之后,麻三儿就端起酒杯道:“我说你俩不跟着领导们吃酒席,来我们这里噌什么地摊啊?啤酒肯定不如领导们的招待酒好喝啊,怎么,喝的啥酒啊,梦之蓝啊还是飞天茅台啊,嘿嘿,海参鲍鱼的都不缺吧?”
给家里唯一的保姆放假之后,魏逸山就决定办了签证离开,因为他心里那股子不祥的预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比如财政局的局长跟畜牧局的局长谁油水大?显而易见了。
徐云微微一笑:“这太正常了,不这样说话,他们怎么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面混啊?都不容易,也是混口饭吃。还指望着升官发财混个实权部门呢,只有那样才能有点油水,不然指望那么点死工资可混不下去。”
“那我就放心了。”林歌是真饿了,抓起来就吃,先填饱肚子再喝酒,不然哪能喝得进去啊。
http://m.hetushu.com他们的身上可是还背负着把凯文马修带回去的任务呢!
的确,他们等的不耐烦了,而且无意间的发现,魏逸山非但没有帮他们把调查徐云的事情处理,还跟徐云勾结在一起做事!
来上烤串的老板哈哈一笑,把两斤羊肉给放下:“抓耗子可是个费功夫的事儿啊,我宁愿直接宰真羊!哈哈,我们这行业里,掺猪肉的到有,但掺耗子肉的真没有。不过咱可是业界良心,绝对货真价实的小山羊,几位尝尝就知道了!”
“绝对是真的,我吃了。”沈晨道:“我没跟杜天之前,跟人烧烤摊帮过忙,羊肉真不真,一吃就知道!”
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规则,就好像混子圈里如果没人找你平事儿,你就捞不到钱一个道理。
十二天星,今天全部到齐了,白羊星、金牛星、双子星、巨蟹星、狮子星、处女星、天秤星、天蝎星、射手星、摩羯星、水平星、双鱼星,一个都不落,全部都集中在了魏逸山的家里。http://www.hetushu.com
徐云打电话给麻三儿问清楚地方之后,两人就在酒店打车赶去,他们到了的时候,这俩人已经喝了一箱啤酒了。
“当然是去找麻三儿了,现在估计和沈晨喝的正开心呢吧?”徐云道:“你开车,咱把车扔回酒店,打车去找他们,今天晚上喝个痛快,虽然这事儿跑了主犯,但我们这次也没白来,至少一下毁了他们不少的东西,这个团伙是骗不了人了。”
“咱就这么走了,他们这饭估计也吃不进去了。”林歌道:“但我也没吃饱呢,咱去哪垫吧垫吧?”
其中有两个人他见过,就是上次来找他办事儿的,一个是金牛星,一个是狮子星。
离开了这假了吧唧的饭局之后,林歌觉得浑身都舒畅,畅通无阻的深呼一口气:“哥,我怎么就那么不愿意跟那些人一起喝酒吃饭呢,说话三句离不开一股子屁味儿,就好像不拍马屁就不会说话似的,恶心。”
魏逸山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老高手了,宗师境的他也到真不至于害怕什hetushu.com么人。
徐云也有点饿了,刚才是一口东西都没吃,现在也是有点饿了。
“这肉怎么样,真不真?”林歌一边坐下一边问道。
几个人扯着淡,开开心心的又喝了一箱啤酒,把一堆羊肉羊排吃完,又上了几串腰子补补身体,这才开开心心的打车回酒店去。
麻三儿一脸惊讶,哈哈玩笑道:“哎呀我去,云哥,你这打脸打的也太敞亮了吧?我要是那李书记,我肯定当场就给你跪了。云哥,我麻三儿佩服就佩服你这不畏强权勇敢的心!”
可这次来的人,并不一般,直接来了十三个,称呼还都相当的个性,就跟他儿子小时候看的那什么圣什么斗士里的一群牛人似的,什么白羊星,什么金牛星的!
见到徐云和林歌到了,沈晨马上让老板又抱了一箱啤酒,让烤串的给烤十个腰子,三斤小羊排,两斤羊肉串。
麻三儿指着烤串车旁边的对联道:“羊肉参假,您抬手就打!羊肉不纯,您抡拳就锤!你说人家老板都这么说了,能给咱掺耗子肉吗?”
可到华夏和_图_书都十几天了,居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佛爷魏逸山可真是让他们太失望了!
果然,麻烦终于找上门儿来了,而且很快找上门儿来,在他还没离开华夏坐上飞往欧洲的航班之前,在他成为光杆司令之后,直接被人给堵在了自己家的别墅里!
混官场,如果你没点实权,你不能给人办实事儿,那你就捞不到油水儿,就比方说都是局长吧,不一样的局,局长办的事儿就不一样,档次也就不一样。
……
“滚犊子。”徐云笑骂一声:“还是你们俩精明,知道这领导的饭局酒水没那么好喝,跑到这里来享受大羊排。”
“你是没见我哥怎么打的他们那群领导的脸!”林歌一听这里就来劲儿了,板起脸,学着徐云的口气道:“‘李书记,虽然我不是什么学霸,但从小就酷爱语文儿。圆满是什么?是没有缺陷,没有漏洞,使人满意,完美无缺,完善!可这次行动没有缺陷吗?没有漏洞吗?完善了吗?显然没有吧?’这话说完,直接把那李书记给憋的脸都绿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和图书,那一脸憋屈的样子,恨不得就给跪了!”
难道他们已经成了朋友?那魏逸山还如此敷衍他们,就让他们无法忍受了!
这十三个金发碧眼,长得五花八门儿的洋人把魏逸山围了一圈,纵然魏逸山是宗师境高手,但他感知了对方实力之后,也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一个人打那么多。
而另外一边的魏逸山可是一点都不开心,用魏逸山的话说,他自己现在的处境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自从帮徐云在胡星宿的事情上出力之后,魏逸山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祥的预感。
“怎么,哥,你给那群领导上的政治课,那群领导是不愿意好好听取吗?”麻三儿嘿嘿咧咧嘴:“他们若是不听话,那你就直接打脸就成,不用给我面子。”
他再三的衡量之后,终于决定出去避一阵子,就当作是散散心,直接来个欧洲游,好久都没见到移民欧洲的老婆孩子了,他这个当爹的也实在是有些不够格啊。
魏逸山坐在自己别墅的沙发上,屋里的十三个老外就像是排了少林十八铜人阵似的,把他围的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