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6章 女帝的建议

“如果还没睡,那就下来说话。”
有气节?魏逸山一怔,左冷月早就来到他家里了?!他却一无所知!天玄境的高手不愧是天玄境的高手,实在是神出鬼没,让人连察觉都无法察觉。
左冷月呵的笑了一声:“怪不得那么平静呢,原来连死的准备都做好了。不错,不错……”
“你刚才说,十二天星?是什么意思?”魏逸山惊讶感慨之余,也在左冷月的话里抓到了重点,显然,十二天星指的就是那些外国佬。
他现在终于有了第三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听从女帝的建议。
人一旦想开了,豁达了,那就什么都不畏惧了。魏逸山唯一还剩下的心思,不是什么时候抱孙子,而是现在留在江淮的产业如何转移。只要他不主动联系他在欧洲的老婆孩子,老婆孩子肯定不会想到联系他的,恐怕就算他死了,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联系到他的。
魏逸山摇摇头,又点点头,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考虑到了国家这一块问题,但www.hetushu.com他就是觉得,这样一个天才,为国所用才是最好的结果。
是女帝!左冷月!
“悟性不错。”左冷月点点头,最后又提醒道:“但是,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情是我让你这么做的。你在琴岛之后,就没有再见到过我,明白我的意思吗?”
“十二天星……”魏逸山喃喃自语道:“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十三个人……”
“一开始是。”左冷月道,“不过,今天看到你对十二天星的态度,我反而对你多了几分欣赏。魏逸山,你也是个有气节的人。我左冷月不杀有气节的人。”
魏逸山无奈的笑了笑,什么气节不气节的,他就是随心而做的。
魏逸山恍然大悟:“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让我跟徐云把这事情摊开说,我们合作的话,肯定胜算大增……”
左冷月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淡淡开口道:“美政府中央情报局的十二天星,就是今天把你围在你自己家里的这些人。”
“如果和_图_书你想让你那些在燕京被捕的手下都重新放出来。那你就去跟徐云配合。”左冷月道:“十二天星想利用你去套徐云的话,你可以跟徐云配合起来反将十二天星一军。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魏佛爷不会想不明白吧?”
突然在楼下客厅传来的声音,让魏逸山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声音他怎么可能会忘记是谁的呢!
“如果你要杀我,我只求能给我一个痛快。”魏逸山道:“我也年过半百的人了,能看得开的,也都看得开了。至少给老魏家祖上留了后,这辈子活的也算光宗耀祖了。我魏逸山,无怨无悔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起码他写遗书的时候能写上,让他儿子以后有了出息把这群美国佬给他收拾了,也算他没白养活他这么多年!
魏逸山睁大眼睛,半天才点点头:“明……明白……”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杀你的原因。”左冷月道:“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也是个有气节的人。”
这么晚了,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家里呢!hetushu.com?难道说,他跟那些美国佬勾结的事情,已经被左冷月发现了,而左冷月现在来,就是要来了结他的?
“如果女帝要动手,我肯定不反抗。任凭处置。”魏逸山仍然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他知道反抗一点用都没有,跟之前那十三个老外若是硬拼,说不定他还能在对方阵营里拉下两个给他垫背的,黄泉路上有个做伴的。可面对左冷月,他的任何反抗都是无力的,这一点他太清楚了,天玄境的高手啊!三皇之首的地下世界至尊之人!
“十二天星现在是盯上你了。”左冷月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觉得到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一点。”
魏逸山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之前的确是想跟他们合作,找回自己在琴岛丢的面子。但后来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之后,我突然又不想那么做了。”
魏逸山绝对是一夜未眠,思想斗争相当激烈,现在对方已经盯上他,他逃是肯定逃不走,要么选择服从,要么选择反抗,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没有其和-图-书他选择。
左冷月挑起左眉:“你反抗能怎么反抗?”
他魏逸山在左冷月面前,就是一个蝼蚁,左冷月杀他恐怕都觉得脏手呢。他拿什么去反抗?呵呵额……
唉,头疼,各种事情都头疼。魏逸山风光了半辈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没落的居然如此迅速,就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苍老了很多。
“……”魏逸山无语,反抗不反抗都毫无意义,这话堵的他心里还真是憋。但谁让人家左冷月有实力呢,他还能说什么?
“本来我得知你跟十二天星搭上,还要对徐云搞小动作的时候,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杀你。”左冷月道:“只是没想到,来到这里,却发现你还另有觉悟了。”
魏逸山一抬头:“你的意思是……”
那种由心而升的寒意让魏逸山的身体都有几分僵硬,他几乎是混混沌沌中抬起了脚,走下楼去。看到坐在客厅正中央的左冷月,魏逸山一言未发,坐在了对面。
“你来这里,不就是要杀我的吗。”魏逸山的确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左冷月撂下话就离开和_图_书了,只留下魏逸山一脸茫然的,心里猜测了一万遍女帝和徐云之间的关系!不管怎么样,魏逸山有一点非常清楚,徐云绝对得罪不起!
“双子星是孪生兄弟。”左冷月想都么想就回答道,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魏逸山就不敢多问了,但女帝是什么人物啊,知道这些也并非是什么难事儿。左冷月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就不会有错。
如果现在左冷月也想要他命的话,那就随便他吧,给他一个痛快吧!这样他也能什么都不需要想了,死就死了,一了百了。当魏逸山做好了接受生命终结的准备之后,反而整个人都很平静了。
他深呼一口气,这种煎熬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体会过了。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是魏逸山现在最想要搞清楚的事情,至少自己就算是死在他们手里,也能知道有仇找谁报啊!
“为什么?因为你也知道凯文马修如果被美国人带走的话,对我们国家很不利吗?”左冷月道。
“你这坦然自若的样子,我倒是有几分欣赏了。”左冷月不温不怒道:“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