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7章 求和

“魏佛爷,什么指示?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事儿是没捣鼓清楚的吗?”徐云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随便坐。”
“那些人很厉害?”麻三儿询问的目光留在了徐云身上。
“你们没开玩笑吧?”麻三儿道:“老美子还有那么强实力的人?”
魏逸山对徐云还是很欣赏的,这小子办事儿的心思缜密,认真,严谨,是成大器的材料:“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是爽快人,我就豁出去了。”
魏逸山喝了半杯水,这才淡淡开口:“我安排我的人跟踪你,是为了得到一个人的消息。”
“嗯。”魏逸山点点头:“没错。”
徐云仍然不动声色,缓缓开口:“当时甘比诺家族的伦道夫找你帮忙,也是为了这个。这次,又是谁找你?魏佛爷,你明知这事儿是个坑,还硬是要往里面跳,我拦都拦不住啊……到底是有多大的利益?”
“当然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华夏地下世界有三皇,西方国家地下世界也有王者存在。”徐云道:“高手,永远没有尽头。你敢肯定女帝左冷月的上面就没有人了吗?哼,说和*图*书不定还有更厉害的高手不屑这些虚名,根本不被人所知……”
这时候魏逸山最应该做出的选择是躲得远远的,而不是送上门儿来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林歌心里也挺感慨的,堂堂江淮巨擎魏佛爷居然也会有今天,放在半年前,以及他们的实力恐怕都不敢碰他魏逸山。单是他手下一个熊烽就足够让人头疼的。
魏逸山这一出现,林歌麻三儿以及沈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魏逸山一时之间还很有点不太自然,挺别扭的,但这是人家的酒店房间,人也是人家的小弟,他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坐在了一把座椅上,把昨天一夜想好的词儿又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这才清了清嗓子。
就算徐云现在实力如此突飞猛进,也就勉勉强强有个五六阶吧?
“不好意思,我们云哥太忙了,还要着急回去办正事儿呢,你就别打扰他了成不?”麻三儿赶紧上前道,你这若是再找出什么麻烦,那老子的申江蜜月旅就又要往后推迟了!老子还等着徐云回申江给准备能俯视整个申江的总统套房呢!哪有功夫和-图-书跟你一半大的老头计较呢。
但麻三儿的不正经完全没有改变严肃的现场气氛。
魏逸山脸上露出几分尴尬,在这今天之前的二十多年里,还真没人敢这么不耐烦的跟他说话,让他的话憋在嘴里说不出来,这还真是第一次,开天辟地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话绝对是真理。
林歌双手抱着肩膀:“什么人啊?竟然都能威胁到你魏佛爷头上。”
但世界充满了千变万化,谁能想到地下世界上面子和声望都挺高的魏逸山会坐在徐云面前,用低姿态的语气跟他“商量点事儿”呢?
麻三儿到是并不太信任魏逸山,但他看到徐云和林歌脸上都没什么笑容了,他还真笑不出来了,他是华夏的百晓生,对华夏地下世界那点事儿到熟,但对大洋彼岸的洋鬼子的事儿还真不怎么熟悉。
“那个叫凯文马修的人。”魏逸山说了出口。
反正徐云有特权,就算不回燕京报到也没问题,打个电话给王逸说一声就没问题。
“这可不是玩笑的事儿。”魏逸山看着手舞足蹈的麻三儿,心里暗道,这家伙的心怎么就和图书那么大呢,美国中情局那可是相当厉害的部门,那里面拍出来的人,哪有菜鸟,都是高手:“据我的观察,他们所有人的实力都不低,其中甚至有个别人实力相当不俗。”
“啥玩意?十二天星?还十二星座呢!”麻三儿道:“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这玩意儿我到是倒背如流。”
魏逸山开始讲述,徐云很安静的听着,他相信,魏逸山不会无缘无故跟自己动这么大的干戈,安排那么多人找自己麻烦,他们之间那点事儿,不至于这么拼本。魏逸山会做出这种事情,肯定是没得选择,或者是出于某种利益之下鬼迷心窍。
徐云默默点点头:“如果我听说的不错的话,十二天星的实力,应该都能到我们地下世界里宗师境一阶的实力,更有甚者或者能达到七八阶!”
“咳……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些事情。”魏逸山淡淡开口:“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能听我说一说吧?”
麻三儿一愣:“我擦,不是吧?你跟我聊圣斗士呢?十二星座……”说完,麻三儿还扭着屁股唱hetushu.com了一段力宏的歌:“山羊水瓶双鱼牡羊座~金牛双子巨蟹座~狮子处女天秤天蝎射手座~女人的心千变万化~山羊水瓶双鱼牡羊座~金牛双子巨蟹座~狮子处女天秤天蝎射手座~女人的心千变万化~”
咱就说知道的,燕门飞刀的掌门金国奕老爷子才是宗师境八阶,神龙大队的副总队王逸才是八阶!
宗师境八阶是什么概念?魏逸山达到不达到都不一定呢!
徐云他们一夜无话,喝点小酒全部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半才算是睁开眼睛爬起床来,反正吃点东西就没事儿了,直接开车回申江给麻三儿准备一套蜜月套房。
“美政府中情局的十二天星?”徐云的目光留在了魏逸山的脸上,如果他说谎,他肯定能看得穿。
我擦!麻三儿这下说不出话了。
沈晨见徐云对魏逸山还是挺有一定耐心的,也就给魏逸山倒了一杯水,魏逸山接过水杯还挺有感触的,就好像是虎落平阳了,还能有人给个面子,这感觉比什么都强。
“这次没什么利益,完全是威胁。”魏逸山道:“其实我这条命,活到现在也值和_图_书了,我到不是怕死,但是我有牵挂。呵呵,或许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真的面对某些可怕的事情,我还是会想到我儿子。”
徐云对魏逸山的到来,多少都有些感到诧异,他没想到,的确是没想到。按照正常人的心态,如果他是魏逸山,在能推脱开的情况下就一定要推脱开,千万不能让事儿和麻烦找到自己身上。
林歌挑了挑眉毛,对麻三儿道:“这十二天星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子鼠丑牛,是十二星座。”
然而就在他们几个人准备撤离江淮的时候,魏逸山就找上门儿来了。
“十二天星。”魏逸山也没犹豫,反正已经做好了决定,这选择到底是对是错,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徐云眉头皱了起来,林歌也不再轻松抱着肩膀了,沈晨看到两人的表情,也知道对方来头肯定不小啊,十二天星,听这代号就挺霸道的。
“魏佛爷,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徐云道:“我喜欢跟爽快的人打交道,既然你能这个时候找上我来,我也相信你肯定是有正事儿,不会是闲的心慌打斗地主,二缺一了所以来喊我去凑局儿的。什么事儿,你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