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8章 合作

“那徐云兄弟的意识是……”魏逸山已经开始自然而然的套近乎了,以他这年龄,叫年轻人一声兄弟是很给对方面子的事情。
“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林歌皱了皱眉头:“既然想跟你合作的一方如此强势,你还有什么必要冒险来选择我们?跟他直接合作不是挺好的吗?安全省心,省力还省事儿。”
魏逸山惭愧的低下头:“我承认,我的确是做过很多让人鄙视的事情,现在想想,这些事情我自己都会觉得非常鄙视我自己。但当时做的时候,我承认,我没有犹豫,完全是因为自私的作祟。”
“那咱们呢,咱们去哪?”麻三儿问道。
麻三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云哥,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那事儿不着急。正事儿要紧。”
徐云微微一笑:“佩服,佩服,魏佛爷不愧是魏佛爷。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也要好好谢谢你。十二天星也是臭名昭著了,没少搀和渗透别国机密信息,如果魏佛爷愿意配合,那我们就让他们栽在华夏。”
他若是跟十二天星合作,左冷月不会放过他和_图_书。他若是选择谁都不合作,十二天星也不会放过他。他现在选择跟徐云合作,风险最大的还是他,一个不小心,丧命的可能性会发生在随时随地。
“你回去之后,怎么跟他们说,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徐云道:“魏佛爷,我相信你肯定能把事儿做好。”
“不管我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魏逸山道,他这话还真是大彻大悟了!
“对啊,就是要去申江办正事儿。”徐云道:“这样,今天你就先回燕京收拾收拾,来申江之前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停留一天再离开。为了让十二天星相信魏佛爷跟我们之间的关系,魏佛爷,今天晚上还要麻烦你破费,摆个大点的场儿吧?”
魏逸山有些激动:“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在燕京有那么多人,我们就把人往燕京引,到时候肯定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顿了一下,魏逸山继续道:“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想对得起那些给我卖命的兄弟们,而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魏逸山贪生怕死了半辈子,现在也想活的有点骨和-图-书气。”
“我魏逸山的确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也绝对不是傻子。”魏逸山道:“我现在可不想招惹你们,有关于你们的事情,我想躲的越远越好,第二个选择才是跟对方合作来解决你们的麻烦。最最不聪明的选择就是跟你们一起,来对付对方的人。”
“怎么,魏佛爷准备金盆洗手了?可你自己都卷进这种事情来了,还洗得了吗?”林歌这话有些嘲讽的意思,的确,卷入他们和十二天星的事情里面,确实不是一件你想脱身就脱身的事情,很可能因此就丧了命了,还金盆洗个屁手。
“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的?”魏逸山也有些自嘲的说:“笑面虎?假道德?碰到事情随时都能把手底下的兄弟拿去送命……还有没有什么其他要补充的?”
“魏佛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现在就把他们往燕京引,他们肯定会察觉到问题的。”徐云淡淡道:“上次你那么多人都栽在燕京了,你以为十二星会不担心燕京有诈吗。他们肯定不会轻易被我们引到燕京的。”
“魏佛爷,那你就http://www•hetushu•com说说,我们应该如何合作吧?”此时此刻,徐云心里已经接受了魏逸山百分之八十,只要他再拿出一个好的计划来,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们照常做我们事情,你就说你跟我们联系上关系了。需要一段时间接触才能套的出话,从现在开始,我们去哪,你就跟我们去哪。他们自然会一直紧跟。”徐云笑了笑,只要不直奔燕京,他们肯定不会怀疑这事儿有问题。
魏逸山点点头:“我们现在若想跟十二天星硬拼,肯定损失惨重。而且他们行踪诡异,我们想偷袭都找不到线索。若想用最少的损失拿下他们,就必须诱敌深入,引蛇出洞。”
“没错,的确是这个道理。”徐云道:“所以我才会好奇,是什么驱使你这样做,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任何利益都没有的话,那你这么做,显然是自讨苦吃。就像是你自己说的,你魏佛爷不是傻子,不可能做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你明知道,最不聪明的选择就是跟我们一起对付对方的人,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当然和-图-书去申江,先犒劳犒劳你。”徐云知道麻三儿还盼着他自己那点事儿呢,最近这段时间让他忙了那么多,也真应该好好谢谢他啊,必须给他和他那神秘女朋友好好犒劳一下。
魏逸山哼了一声,他当然不想,这还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嗯,你自己都说的很清楚了,我也没什么好补充的了。”徐云笑了笑,在他当时把熊烽给解决,只为平息女帝怒火的时候,魏逸山在他心里就没什么好形象了,这种面对危险能在第一时间出卖兄弟以求自保的人,是他最看不起的。
魏逸山有些口干,喝了杯水,继续道:“他们知道我在胡星宿这件事情上出面帮过你,所以怀疑我跟你多少有些交情,就让我利用这层关系贴近你们,以便套出凯文马修的消息。我还没有答应他们,他们给我的底线是今天晚上。他们今天晚上会去找我,届时我会答应他们。”
徐云微微一笑:“魏佛爷,恕我直言,在我对你的认识里,你恐怕不是什么重情义,讲究兄弟朋友的人吧?这可不是你为人处事的作风啊。”
“你不会是真打算接http://m.hetushu.com触上,然后套我们的话吧?”麻三儿咧咧嘴,嘿嘿一笑,又想了想,如果他真是要套话,就不会把想套什么话给说出来了:“你这么做,若是被他们识破了,那岂不是死路一条?”
魏逸山沉默了大约十几秒钟的时间:“我只是想,在我告别地下世界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还能做点什么事情,才能让你把我那些在燕京跟踪你反被你抓起来的兄弟们放了。这是我最后想要完成的心愿了。”
这话听起来,还真算是几句人话,而且魏逸山的表情严肃,相当认真。
魏逸山一怔,对!对!他怎么就没想到呢!的确是需要摆一个大点的场!这事儿徐云说的没错:“好!交给我了!”
魏逸山缓缓的点了点头,徐云这话说的有道理,的确是这样,直接带他们去燕京,他们脑子再缺也能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先带他们去其他地方一溜达,然后再把这事儿给办了。神不知鬼不觉的。
顿了一下,魏逸山又道:“我相信,他们一定有人在跟踪我,也在跟踪你们,所以他们一定知道我来见过你们。我就说,我已经和你们接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