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69章 不修边幅的大叔

然而就是那么一个看似邋遢的中年大叔,竟然只是身影往后一闪,刹那间躲过拳头,瞬间又把脸贴到了沈晨面前:“年轻人,别那么大的肝火。我就是问你个事儿,犯不上动手吧?”
魏逸山哦了一声,连王强宝这个大酒鬼都说了这样的话,那这酒恐怕还真不错。
“嗯,又不是做的马航,怕啥。”麻三儿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这事儿是结束了,你有些不知道你应该何去何从了。对不?”
就在两人在停车场聊着的时候,一个穿着打扮都不修边幅,脸上络腮胡子乱糟糟的中年男子一直都在不远处的绿化带石阶上蹲着呢。
“云哥真的不会嫌弃我?他能让我去天娱做事儿吗?”沈晨有些没自信:“我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真想做点正经事儿……真的。”
“佛爷,您就放一百个心吧。现在国家查那么紧,领导人那么严格遵守规定,那些还说用国宴内招招待的,都是扯淡放屁忽悠人的。”王强宝道:“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东西,都www.hetushu.com是随便去大酒厂搞点极品回来就那么说。但咱这省特供可绝对是货真价实……嘿嘿,我也是刚找到的路子,其实咱下面招待的酒比国宴的都……”王强宝不知道如何形容,只能竖起大拇指,狠狠的表示了一下。
“没什么。”沈晨淡淡道:“到燕京之后发个短信打个招呼,让我们知道你安全到家了。快到时间了,你去吧。”
目送麻三儿进了机场之后,沈晨也准备开车回去,然而一回头,刚才还坐在绿化带旁边的中年大叔却突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沈晨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要偷袭他,挥拳就砸过去!
所以王强宝选择去跟陈三贵解释,而把地方让给了魏佛爷,因为他觉得魏逸山若不是十万火急,不会跟他开这个口。而他也相信陈三贵不会因这事儿真抹了魏逸山的面子。
华夏人饭局讲究用酒!再好的菜若是没有酒撑着,那也吃不出什么味儿来!所以酒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大宝,那我就全和图书权交给你了,我信得过你。”
“云哥既然没开口让你走,那你还担心什么?”麻三儿道:“他一直不开口,那就是看你人品可以,准备让你留身边做事儿,你就好好表现吧。徐云在济北在琴岛在申江,到处都是产业呢,就连太弯三莲会那都是荣誉会长,你说你想去哪发展云哥办不了?”
如果有人问,金光市有谁能跟魏逸山平起平坐,恐怕十个人,有九个半都会想到陈三贵的名字。
“云哥做的都是正事儿,你去了想做歪道的事儿都没有。”麻三儿一咧嘴,拍拍沈晨的肩膀:“行了,我走了。你回去忙吧,做事儿多用点心,云哥都看在眼里呢!”
“我听你们刚才说什么天娱集团,说什么云哥,不会是说的徐云那小子吧?”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嘿嘿一笑道。
中午吃过饭,沈晨就开徐云的车把麻三儿送去了机场。
“当然认识,我们是兄弟。”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咧嘴道,说完还喃喃自语着:“这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
在江和*图*书淮省金光市,魏逸山想摆一个大局儿还是没任何难度的,只要他魏逸山开口,愿意给他把这场面儿撑起来的大酒店那可实在是太多了。
整一天魏逸山压根就没单独回家,离开徐云他们下榻的酒店之后,魏逸山便直接去联系了金光市档次最高的龙都庄园,这绝对是江淮省没有人不知道的昂贵地儿,而且还是有钱也不一定能来的,龙都庄园老板身份就不一般,土大款他看不上眼儿。
沈晨瞬间张大嘴巴,机械的点点头,看来这还真是高人:“是……前辈您认识我们云哥?”
说罢,这中年大叔一点都不客气的走到车旁拍了拍车门道:“走吧,还愣着做什么。”
魏佛爷在大部分人眼里,总是会有一个笑脸,而陈三贵在大部分人眼里,总是一张凶神恶煞的表情。这就是陈三贵跟魏佛爷两人之间最大的差距。
魏逸山心道,陈三贵在江淮混的也不差啊,十年内因干建筑这一行突然发家,从此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又是搞高利贷,又是做小额融资,www•hetushu•com又捣鼓商场,反正行行营业都有他插足的地方。也是金光市横着走的一只螃蟹。
就因为龙都庄园老板在社会上有面儿,所以就算他这里的消费价位高的惊人,却也每天都满满当当,想要订饭局,熟人也至少提前一天,不熟的起码提前三天。
三莲会的事儿是麻三儿听林歌说的。
“以前不都还搞些国宴内招吗?”魏逸山一怔,这国宴用的和省里用的,等级能一样吗?这王强宝是不是忽悠他呢:“大宝啊,我可是跟你强调过了,我这几个朋友绝对不一般。”
说实在的,也就是沈晨,若是换个别人,肯定不会让穿的这么邋遢的中年大叔上这辆卡宴的,毕竟这中年大叔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拾荒”的……除了气质上,任何一方面都符合拾荒者了。
“佛爷放心,晚上咱庄园的聚义厅就是给你留的!陈三贵虽然昨天就给我说了要我给他留下聚义厅,但因为佛爷您开口,我宁愿得罪他。”王强宝咧嘴笑着道。
但王强宝会因为魏逸山而抹了陈三贵的面子和*图*书,那也说明一个问题,就算大家都会觉得陈三贵能有资格跟魏逸山平起平坐,但在心里,根深蒂固的金光市第一人,仍然还是魏佛爷,因为魏佛爷为人跟陈三贵的为人完全就是两马子事儿。
但不管怎么样,他能说出徐云的名字,沈晨就不会轻视他。
……
沈晨今天一直没什么情绪,麻三儿看得出来他那点心思:“沈晨,想什么呢?”
沈晨没想到麻三儿说的那么直接,他也没多想,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沈晨心里知道,自己这是碰到高人了:“这位前辈……有话请说。”
龙都庄园的接待室里,王强宝一拍自己浑厚的大腿道了一声:“好!佛爷开口了,这面子我若是不给,那以后还怎么在江淮混呐!晚上我绝对把场儿给佛爷办的妥妥的,咱庄园最高等级的接待!酒您也放心,我上个月搞了点省里的内招酒……嘿嘿……很不错!”
虽然今天庄园晚上早已经没有了虚席,全部预定安排出去,但魏逸山开口了,这面子必须要给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