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72章 对付恶棍就要狠

黑鸡疼的浑身打哆嗦,这家伙太狠了!他这条手臂需要马上去医院,这可是严重烫伤啊,若是不及时处理,若是废掉了,那以后还怎么砍人啊!
拉面馆老板夫妇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都一屁股蹲在地上,哎呦我去,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太疯狂了!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要知道这黑鸡可是陈三贵的人,在江淮,还真没有人敢动陈三贵呢!而这个前几天吃拉面都赊账的老板,就那么敢招惹?
说完,牛老板仍然摇着头,看起来挺无奈的,他可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黑鸡以后再来找麻烦,他宁愿把这一万块钱给黑鸡,让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就是那个自称弥勒佛的家伙?”轩辕智一挑眉头:“听说他在江淮混得不错啊,准备的酒肯定不会差了吧?”
小混混都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那才敢拿出命来在外面霍霍,他呢,他有老婆有孩子,他拿什么霍霍啊?他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让老婆孩子拿什么活去啊。
他老婆见钱眼开的看着刚才那http://m.hetushu.com桌子上一沓红通通的票子:“老牛!你看看,这老板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一万块啊!”
“头发长见识短!”拉面馆牛老板无奈的摇摇头:“这叫封口费,让我们不要把他们在我们店里做的事儿报案啊!这几天咱们也要避一避,买卖先不做了,等等消停两天再说,省的黑鸡那边仗着陈三贵还来找我们的麻烦。”
无奈他这点鸡爪子的力道,根本不能推开沈晨半分!
“……”黑鸡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丫没跟他开玩笑!真是把他拎起来就要往煮拉面的大铁桶锅里面塞脑袋!
“我不管你是黑鸡还是野鸡,也不管你是跟什么人,什么老大。”沈晨指着黑鸡的鼻子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想找麻烦,就来找我沈晨,我随时奉陪。但你若是敢把怨气撒到拉面馆,下次让我抓住你,就不是烫你这么简单了,信不信我敢试试油炸黑鸡爪?”
关键是沈晨就没开玩笑!他不是没干过油炸人手的事儿!跟着杜m.hetushu.com天那时候,他什么事儿没做过?若不是他够狠,只是凭借义气,燕京城三教九流能那么给面子?
“知……知道了……”黑鸡咽下一口唾沫。
沈晨听到徐云发话,这才把黑鸡给再次扔到地上,若不是徐云开口,天知道他会不会真的把黑鸡给扔进这大桶锅里给煮熟了!
黑鸡被沈晨一番话说的浑身打哆嗦,这家伙眼神儿也恐怖,表情又狠,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他能不怕吗!
“那必须的。”徐云道:“今天晚上魏逸山请客,老哥,到时候你就放开了喝!”
徐云点点头,对沈晨淡淡道了一声:“行了,给他点教训就好。要他这贱命也没什么意思。”
说完,轩辕智直接上车了,拉面馆老板是既不敢收钱,也不好意思收钱啊,可他来不及多说什么,人家就开车离开了。
人家打架斗狠,那是混社会的,他就一个做小本买卖的,拿什么跟人家玩儿狠得,拼硬的?
他可是酒剑仙啊,酒剑仙好几天都没喝酒了,浑身就跟被蚂蚁咬了似的hetushu.com
……
拉面馆老板夫妇有点毛了,这不至于惹出人命吧?若是真因为五千块钱惹出人命,那可真的是作孽啊!他们可担当不起这责任!不行啊,不能这么做啊!可他们能怎么办?制止肯定制止不了,人家怎么可能听他的呢,但是不制止……那……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惹出人命吗?
当然不能!义气是辅助,够狠才是必备的!
沈晨一听这话特高兴,幸亏他把这高人给接回来了!这就叫缘分啊!
“给我滚!”沈晨冷道一声,黑鸡跟他那些痛苦哀叫的小弟连滚带爬的就离开了拉面馆。
沈晨薅起黑鸡那不长的毛寸头,就真要把他脑袋往这滚烫的拉面锅里塞啊!
沈晨听到徐云这话,心里挺兴奋的,因为徐云说“以后做事儿”,这就是要他跟他混啊:“云哥,我了解这些混混,我从小跟这类人一起长大,你不给他一次狠的,他不会记住的。如果我不发狠真要烫死他,让他彻底怕了,回头他就会找拉面馆的麻烦。”
徐云点点头:“那是必须的啊!”
和_图_书辕智浑身打了个哆嗦,对徐云道:“徐云老弟,你这是什么时候收了个狠角色啊?差不多就行了,真弄出人命,拉面馆老板也跟着麻烦。”
沈晨从小就混在燕京城这样的一群人中,他认识的黑鸡这类人太多太多了,所以就算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出来黑鸡现在脑子里琢磨的是什么事儿。
“老弟,我这都好几天没喝酒了。”轩辕智舔了舔嘴唇,他的酒葫芦也在火车上被偷了啊!真的是好几天没喝酒了:“咱们晚上是不是要找地方喝点啊?”
他上前将黑鸡一把拎起:“我看还是算了吧。留下你也是个祸害,肯定想着如何报复拉面摊,干脆今天就把你给煮熟了喂狗,就你这样的人,警方肯定一堆案底,就算有人去报你的失踪,警察都不会办理,若是知道你死了,说不定还要摆个酒场庆祝一下呢。”
这脑袋可不是手!一下进去,死不死的不知道,但眼睛肯定能烫瞎,耳朵肯定能烫聋,万一呛上一口水,直接就把肺给烫个窟窿!想到这里黑鸡就毛啊,他拼命的挣扎求饶,甚至连www.hetushu.com烫伤的手臂都不觉得疼痛了!
“老板,给你惹麻烦了。不好意思啊。”轩辕智有些无奈,拉面是吃不上了,这锅汤水肯定不能用了:“不过,还是谢谢你那天的招待。钱我没有,让我兄弟帮我付了。”
“这话有道理。”轩辕智点点头:“小伙子,你也很有前途。跟着我徐老弟混,以后必然是个人才。”
沈晨一把将黑鸡仍在地上,冷冷的看着黑鸡那被煮的通红满是血泡的手臂:“想不想再洗洗脸?水温正好吧?烫不死人。”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叫爷!爷!饶了我!!”黑鸡痛苦的求饶道,这种被煮的感觉真是比下地狱都恐怖!
“以后做事儿别那么冲动。”徐云在车上微笑着对沈晨道:“就是一个小混混,随便教训教训就好,你还真准备要他命呢?”
“哥,大哥!你牛逼!小的跟你比不了,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条生路!”黑鸡咬牙忍痛道,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他先走了,召集好人马,跟三贵哥一说,一定把这孙子给剁了!一定要把这拉面摊给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