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75章 酒精杀人

徐云只能用一个词儿来形容魏逸山,心狠手辣啊,这就是魏逸山的本性。或许他之前想过要收敛,可是真的把他逼迫到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还是会发狠的!
但即便是这样,魏逸山还是不紧不慢的又给陈三贵灌了一整瓶!!
“这种人最好塑造。”徐云道:“若是连点基本胆魄都没有,那才是不可塑造的庸才呢。”
“好!好!好!”陈三贵一连扔下三个好字:“既然你们这么有种,那就好办了!今天,龙都庄园,你们都给我等着!我陈三贵若不铲平了这里!明天我就滚出江淮!”
可惜沈晨就不吃这一套,陈三贵的情况跟杜天实在是太像了,只不过他俩唯一的区别,就是陈三贵身边没有一个像沈晨这样的人物,不然今天也不能被拦在包房里。
“佛爷!佛……佛爷!我错了!你给我一条生路!咳咳咳!!佛爷!”陈三贵的内心瞬间就被恐怖侵蚀了:“佛爷!我求求你,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
林歌看着沈晨那凶神恶煞大杀四方的样子,忍不住对徐www.hetushu.com云道:“这小子到是可塑,就是有点匹夫之勇。”
“酒精饮用过量会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先兴奋后抑制作用,重度中毒可使呼吸心跳抑制而死亡。”徐云淡淡道,魏逸山果然够狠的,不出手是不出手,但一出手那就是下死手。这酒精中毒,查也不好查,只要无凭无证,谁也不能说他魏逸山做了什么。
哎呦我擦!王强宝那叫一个无语啊,这场面已经彻底失控了,可引发这件事情的魏逸山却仍然稳如泰山的坐在座位上,就跟什么事儿都和他没关系似的!
一个“过”字还没出口,就再次被陈三贵的酒瓶给塞了进去!
陈三贵的一句怒骂,换回的是沈晨的一脚爆踹!陈三贵硬是被踹的后撤出去十几步,屁股都撞在饭桌上了,那才算停了下来。
就这样,全场都安静的看着魏逸山一瓶一瓶的给陈三贵灌酒,灌到最后,陈三贵的肚子都鼓起来了,眼睛翻着白眼,似乎连气儿都没有了!
但王强宝到还真没翻脸,这可是他魏逸山跟陈三贵的仇和-图-书恨,只要魏逸山动手了,这怨恨就不会转移到他王强宝身上!
这叫什么事儿啊!王强宝多少都有点自讨苦吃的意思,早知道他就不弄这破事儿了,得不偿失的!
所以早就有研究调查过一项数据,早在几年前,华夏每年因为酒精中毒而死亡的就有十几万人。
酒精中毒,自己喝死的也不是没可能,现在每天就迷一口酒的人,那绝对是大有人在。而且早就有调查表明,超过半数的饮酒人群身体健康状况处于亚健康及以下水平。
这画面虽然并不血腥,但却让人越看越觉得恐怖,越看越觉得可怕。
第三瓶酒结束,魏逸山又拿出了第四瓶!陈三贵终于意识到了恐惧,他明白了一个问题,魏逸山这不是在整他,而是想要他的命!可不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魏逸山那强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把他按在桌子上!
他今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自己龙都庄园的面子,绝对没有跟陈三贵过不去的意思。真正跟他过意不去,整他的,还是魏逸山魏佛爷。
陈三贵还没来和_图_书得及反应,一个酒瓶就直接插在了他的嘴里,瓶口直接顶在他喉舌根儿上!魏逸山这深喉可真是差点把陈三贵给整死了,陈三贵这还没来得及考虑,一口口辛辣的白酒就灌进了嗓子眼!这又呛又冲的一瓶酒灌干净,陈三贵鼻子里都呛出好几口来。
“陈三贵,喝杯送行酒吧。”魏逸山冷笑一声,一直都没出手的魏佛爷突然闪电出手,一把扣住陈三贵的脖子,哐一声将他脑袋按在桌面上!
轩辕智看的直摇头,这样也太糟蹋这么好的酒了,还不如直接给他找点马尿呢,暴殄天物啊,实在是不爱酒的人不知道珍惜酒。如果是他的酒,他轩辕智早就心疼的翻脸了。
举起一杯酒,能尽万般情。
徐云到比较放心:“沈晨在燕京城的那个圈子里,是从小混到大的,他心里清楚扎哪地方扎不死人。放心吧,出不了大事儿的。让他折腾去吧。最多就是把这么豪华的包房给糟蹋了。苦就苦了王老板了,肯定肉疼。”
“你他妈给我闪开!!”陈三贵不愧是陈三贵,有魄力,有气度和图书,就算自己带的人都折了,气场却仍然还保留着呢!
只要是个人,就经不起这种折腾。陈三贵连气都快没有了,魏逸山才把他扔到桌下,冷笑一声:“陈老板,既然不能喝,怎么还喝那么多啊。”
“那就让他这么打吗?”林歌道,他知道,徐云肯定也不希望节外生枝,惹出更大的乱子和麻烦来,江淮这地方已经不宜久留了。如果沈晨真伤了人,原本就被徐云给了一肚子窝囊气的市领导,一定会拿住这件事情好好给徐云点颜色看看,毕竟在所有人眼里沈晨都是徐云手底下的人。
两瓶酒灌进去,陈三贵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老东西整人还真是敢下手啊,陈三贵本以为对方应该消停了呢,可没想到第三瓶又一次给他塞嘴里了!这他妈是要喝死他的节奏啊!
无酒不成礼,无酒不成欢,无酒不成典,无酒不成宴,一句话,华夏人的生活离不开酒。
今天这事儿的怨恨最终还是要他们两个人之间做一个了断,做一个解决。
徐云这边话音刚落,就有人被沈晨直接掀起来给扔到墙上,哐一hetushu.com下把墙面上一副当代名家的山水画给砸了下来!虽然不是什么价值几百万几千万的珍品,但这一幅画也要数万块呢!
而今天,多他一个陈三贵,少他一个陈三贵,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反正华夏喝酒喝死的人多的是,一天能有三、四百个人是喝死的。
这话,让人听的毛骨悚然的。
说罢,陈三贵转身就想离开,然而沈晨怎么可能让他站着出去呢,沈晨直接拦在了门口,淡淡道:“不用明天了,今天你就可以滚了。留下来喝杯送别酒吧?”
十一瓶白酒啊!而且是这短短五分钟之内给硬灌进去的,谁能不死啊?这跟直接拿着针头往肚皮里面打酒精有什么区别啊!
陈三贵是太大意了,认为没人敢招惹他,更没想到王强宝会跟他对着干!王强宝的人一加入战局,对方还冒出一个出手迅猛的狠人,战斗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后就结束了!他身边这些一向都挺能打的家伙,已经有一半以上需要人搀扶着才能站起来。
既然都是送行酒了,一瓶怎么能够呢,魏逸山直接又一瓶给陈三贵塞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