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76章 隔墙耳

有聪明人一点,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一个个把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的:“对对对,是是是!是因为他自己贪杯!自己喝多的!”
徐云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毫不在意道:“魏佛爷,就冲着你这实力,咱们这朋友也交定了!虽然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威胁不到你,但毕竟人多口杂,不然,你跟我去申江散散心?”
全场再次陷入了寂静,一片死寂,魏逸山这是威胁吗?不是要让他们滚蛋吗,怎么还要再次威胁他们?
若是一个月之前,陈三贵就算虎逼一样的来找魏逸山的麻烦,魏逸山即便教训他,也会手下留情,做人留一步,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以后见面也海阔天空好说话。可如今的魏逸山已经没功夫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了,现如今谁挡他,谁就死!
“佛爷,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会尽量想办法的。”王强宝点点头道:“你们……慢用!”
林歌看了一眼徐云,似乎是在询问要不要他跟去看一看,徐云轻轻摇头,表示不需要。
唉,真是自找麻烦了。
www.hetushu.com方那边他也要跑关系,虽然说陈三贵的确是因为酒精中毒死的,但谁也不会傻到相信真的有人会喝那么多的酒,把自己活活给喝死。这里面还需要活动活动。
“嗯,小麻烦就应该年轻人学着自己解决。”轩辕智点点头,徐云既然不多说,他也就不多问:“来来,讨厌的隔墙耳走了,咱们也能痛痛快快喝几杯了!”
两人聊了几句,那隐约的黑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个个转变的速度绝对足够惊人,这就是人性。
现在这事儿就只能按照魏逸山所说的去做了,他也只好把陈三贵往医院里送,明知道送去了也没的抢救了,但还是要去,为了就是要个酒精中毒的说法。
现在陈三贵肚子里面,肺里面,全都是辛辣的白酒,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现在若是有个人上前在他的肚子上轻踩一下,肯定耳鼻口中都汩汩的向外冒酒出来。
魏逸山也是老一代的高手,王强宝也略有所闻,虽然他已经很久没动过手了,但真若是想要活动活动和*图*书筋骨,也是王强宝没有能耐控制住的。
这群人不是没见过世面,什么打打杀杀,血肉横飞,他们都见过,就算看到有人当面被剁了胳膊剁了腿,那都绝对是眼睛也不带眨一眨的主儿。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腿肚子没一个不打哆嗦的!魏佛爷这是要大开杀戒啊?但仔细想想,今天这事儿他们就是参与者,龙头都死了,魏佛爷不至于再跟他们过意不去。剩下的路就要看自己的选择了,想活命,乖乖认个错,魏逸山肯定不会较真到底。想死的,扯开嗓子嚷嚷一声,肯定会死的比陈三贵还悲惨。
他二十多个能打的兄弟战斗力和对方沈晨一个人的战斗力差不多,对方若是再安排两个人,那他拿什么跟人家抗啊?
“徐总的邀请我若是拒绝,那岂不是给脸不要脸了吗?哈哈哈,正好,我也正准备去一趟申江,我还有一个老姑姑在申江呢。”魏逸山马上接上话。
魏逸山不屑的哼了一声:“我魏逸山有什么事儿能用得到你们?都他妈给我滚!以后在金光市别再让我http://www.hetushu.com看到你们!”
王强宝能说什么?他脱不开关系啊,他也参与了!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是毕竟死在了他的饭店里,而且他的人也的确参与了斗殴。
“佛爷,小辈的知道错了,希望佛爷给留条活吧。”已经开始有人扛不住了:“我们就是混口饭吃,以后佛爷有什么事儿,一句话,我们随叫随到!”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也有聪明人品味出了魏逸山这句话里面的意思:“佛爷,我们都看清楚了,是陈三贵自己不胜酒力,却又嗜酒如命……酒精中毒这种事情,不是别人能控制的,他喝成今天这样子,完全是咎由自取,完全都是因为自己贪杯所致!”
陈三贵气势汹汹的带人来了,可最终的结果却落到如此下场。怪就怪他惹错了人。
“王老板,今天给你添麻烦了。”魏逸山淡淡道:“有多少损失,都算我的。只是,陈三贵这事儿,还麻烦你给处理一下。”
这种利益关系的人,一旦没有了利益,相互之间便可以迅速崩塌,更何况现在不仅仅是没有利http://m.hetushu.com益关系的情况,是他陈三贵连命都没有了!
“一点小麻烦。”徐云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儿。”
“陈三贵是怎么死的?”魏逸山在这群人准备离开之前,开口淡淡道了一声:“你们都长眼睛了吧?都看得够清楚吧?”
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去讲义气,毕竟他们不是真正交心的兄弟,只不过是相互之间互相利用的人而已。陈三贵利用他们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们利用陈三贵来提高自己的实力。
人死不可怕,可怕是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开枪打死的,砍死的,楼上扔下来摔死的,被车撞死的,淹死的,各种各样杀人方法,讲述古惑仔的电影里面都提到过,他们也都听说过。
可如今看到陈三贵活生生被十一瓶白酒给灌死,这滋味还真让人不能想象。
轩辕智也过足了酒瘾,往东侧的大窗户撇撇嘴,问道:“那是惹上什么人了?”
魏逸山有点纳闷徐云这话题怎么转移的那么快,但瞬间他就明白了,聚义厅东侧的大窗户外,隐约有一个人影,虽然有厚实的窗帘遮挡,但还是没有逃过m.hetushu.com他们的眼睛。
“有谁还想再来喝一杯的。”魏逸山淡淡道:“龙都王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酒,想喝什么样的,自己选。”
陈三贵手下的人,从最贴身的亲信,到黑鸡哥这一类喜欢贴脸求荣的人,全部懵了。
王强宝不想做也没办法,魏逸山这开口比他要提前,他就没办法拒绝。而且,现在的情况,王强宝也不敢拒绝啊。
“是……是!”一群人争先恐后道,现在活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可被酒灌死这还真没听说过,这感觉恐怕会比被淹死还要痛苦一百倍,陈三贵就是让魏逸山用酒给淹死的啊!
沈晨算是服了这些高人,他完全都没意识到有什么隔墙耳,而他们却都跟脑袋里装着雷达似的,什么事情都了然于心!
一小时之前,他们能跟在陈三贵身边意气风发,嚷嚷着一定要把魏逸山的脸给踩在脚下。但陈三贵这么一死,一切就都随着他的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聚变。
一通混乱之后,硕大豪华的聚义厅里,虽然碰坏了几个椅子,碰掉了几幅字画,但饭桌却纹丝未动。
他现在才叫光脚的不怕穿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