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78章 忍辱负重

“是!”沈晨一个深鞠躬,都把阮清霜给吓到了。
佐媚烟翻了白眼:“魏逸山,你在申江连我阮姐姐和我干闺女都敢劫,如今还敢来这里。若不是因为你跟徐云一起进的酒店……哼……”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徐云他们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申江。此刻正是申江一个热闹的日子,某电影节刚刚结束,众多国内电影人和知名人士都涌现于此。
沈晨人生里的第一份“正经事情”,从今天开始他就彻底跟燕京城三教九流混混身份说拜拜了。
“魏佛爷以前的确有点不是东西,但这次到也真心要跟我合作。”徐云微微一笑:“你们俩就别那么毒舌了,他都一把年纪了,被你们这么说,脸皮子往哪搁啊?”
有徐云这话,众人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新人,可以相信的可用之人。
“是呀,如果老腰弯不下去。那以后就多买条内衣。”竹叶青也讽刺着转身离开。
一句话犹如一个耳光,狠狠抽在魏逸山脸上。
然而这一切徐云根本就毫不知情,他哪有功夫关注这些娱乐报道呢。阮清霜和佐媚烟都很清楚,一旦徐云不见踪影还把林歌和_图_书给带走,就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在做,所以并没有用这些“小事儿”分他的心。
好一个白唇竹叶青,魏逸山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也有几分不爽。
阮清霜和果果自从看到魏逸山跟徐云一起来到酒店,心里就盘算这事儿了,仇妍的拳头一直都紧攥着呢,只要魏逸山有一个不对劲儿,她保证不会手下留情。
魏逸山算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这济北白唇竹叶青和申江黑寡妇,两张嘴实在是太毒了,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魏逸山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就叫道貌岸然,表面上伦理道德比谁都是个人。背地里却做一些卑鄙见不得人的事情。”佐媚烟又补了一刀。
对于这个曾经在琴岛惹过他们的人,还触碰徐云底线的人。如今怎么会跟徐云站在一起,让所有人都很是怀疑。
这话,够毒!
佐媚烟翻了个白眼,起身转头上楼,嘴里轻飘飘的传出一句:“塞裤裆里呗,反正也没脸见人。”
“我若是去了,你能保证我不会被鸡蛋砸?”徐云苦笑两声道,说起来这种公众人物的感觉也挺不好的,自http://m.hetushu.com己做点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各种各样的结局,一个不留神,即便是无意的事情,也会被人泼脏水的啊。
这冷哼,充满了对魏逸山的不屑一顾!
一直都没说话的叶法拉也冷笑一声:“早有耳闻江淮弥勒佛的大名,却没想到还是个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孩子下手的卑鄙小人呢。”
沈晨听完心花怒放,第一,云哥说了“自己人”,第二他真的能进入天娱集团做事儿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儿,这是一件能改变他命运的事情。
“明天记者发布会,我还要替你背黑锅。”佐媚烟瞅了眼徐云:“你要不要亲自去发布会说几句什么冠冕堂皇的话?”
佐媚烟哼了一声:“行了,你忙你的事情吧。这种小事儿我还是能处理的,我还真不相信谁敢乱动我一下。除非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徐云都差点忘记了沈晨也在:“哦,对,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沈晨。自己人,有什么事情你们尽管随便吩咐。他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而此刻佐媚烟他们都还没有走,都在星凯酒店呢,天娱麾m.hetushu.com下的个别不着急赶通告的人也还没离开,星凯大酒店到挺热闹的。
但佐媚烟太了解徐云了,知道徐云是因为相信她和阮清霜两个人,才能如此放心大胆的把天娱集团的事情扔给她们。
这是开玩笑吗?魏逸山心里拔凉拔凉的,他这辈子啥时候受过这种屈辱啊!
魏逸山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徐云点点头,回头对魏逸山道:“魏佛爷,咱们合作归合作。但既然他们不喜欢你,那我也希望你能遵守一下我们这里的规矩。”
“没事儿,还有我呢。”阮清霜安慰的拍了拍佐媚烟的肩膀。
“那我就去呗,总不能让你冒险替我承受砸鸡蛋吧。”徐云玩笑道。
但大家都相信徐云既然这么做,就有他这么做的道理,所以才都一直忍着心里的疑惑没有做声。
要怪只能怪徐云命太好,能碰到她们这种不跟他计较的红颜知己呗。谁让他徐云艳福好呢,佐媚烟现在做的这一切不也都是自愿的吗,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徐云这一出现,还真让佐媚烟有点措手不及,如果不是她太了解徐云了,一定会问问他,天娱集团在你心里到底排在什么位和图书置上!
“老爸,我不喜欢这个人。我先上去睡觉了。”果果扔给魏逸山一句话就走了,孩子毕竟是孩子,能做到果果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若是普通小孩,看到曾经绑架过自己的人,哪还能像果果这么冷静呢。
“媚烟,看出来这位是谁了吗?”徐云微微一笑,指着魏逸山对佐媚烟道。
就在这电影节结束的第二天,徐云跟林歌便浩浩荡荡的带着两个陌生人来到了申江。
徐云作为被娱乐媒体炒作成的华夏影视界第一人,而这次活动没有出现,也被不少人所嗤之以鼻,说他是崇洋媚外,对华夏的电影节如此不理不睬,根本就不配做华夏电影业的龙头。更有心机者更是把矛头转到天娱集团,想要用社会舆论给天娱集团制造一个恶劣的影响,从而提升自己的逼格。
现如今魏逸山也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诸位,我们之前的确是有些小误会,但我想,既然事情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我能跟徐云站在这里,就说明了我的诚意,我是真心实意跟诸位交朋友。”
相反,他还很尊重华夏电影人,对华夏的电影节他也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支持和_图_书!若不然他还弄什么东方好莱坞啊!张太岁的遗愿就是徐云肯定会去追求的东西,这一点是最不可改变的。
徐云心里虽然想笑,但表面还是一脸同情的看着魏逸山:“魏佛爷,你别往心里去,她们就是喜欢开玩笑。”
“嗯,那以后就去琴岛那边吧,影视广场基地现在也正好缺人手。”阮清霜道:“去那边做事儿吧。”
徐云一到申江,众人就把这事儿给他说了,他也没办法啊,如果他没在江淮,或者说,早一天解决了这事儿,并没有十二天星跟上来的麻烦,他也能及时赶到。他绝对没有半分看不起华夏电影人的意思。
“爸比,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介绍一下他呀。”果果长大了,也知道说正事儿的时候安安静静站在一旁,正经的话题结束了,她才可以插嘴。
“那我们也上去了。”阮清霜和仇妍也纷纷跟果果上了楼。
佐媚烟摇摇头:“这我还真不敢保证,说不定有人为了制造新闻,还真敢这么做呢。”
徐云心道,看样子佐媚烟这段日子的事情是都挺烦心的,好在还有阮清霜帮她承担,不然他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
果果的这种表现已经算是很大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