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030章 平息

“是啊。”徐云轻笑一声,但是,他心里知道,不会有这么一天,既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他连想都不用想,根本无需考虑什么。当然可以回答的如此随意了。
众人陷入了沉默,显然,左冷月的话彻底宣布了樊双儿的死亡。没有那些电视剧里会演到的感人画面,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别,只要是踏入神龙大队这道门的人,就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离开身边这群兄弟姐妹,而自己身边这群兄弟姐妹,也随时会有人可能离开自己……
徐云和龙怒的人都不自觉的把目光看向了左冷月,他们这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既然左冷月在场,那是不是说明樊双儿还有生还的希望呢?是不是左冷月会有这个能力呢……
这是他们选择的路,他们不会把悲伤用泪水来演绎。
徐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太多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你还有缓和的机会,至少,你能让小叶从小就陪在你身边。她跟我不同……呵呵,只不过她是女孩子,心思一定比我细腻,而且事情刚刚发生,hetushu•com她需要时间去接受,而不像我,早已经习惯了,接受能力比较强吧。”
既然没有死,既然没有被阎罗王留在下面下棋,那为什么要对他这样一个亲生儿子不管不顾,二十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信儿,也能让徐云感受到他的存在啊!
“那是我应该做的。”徐云道:“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妹妹,虽然我心里有点不承认我那个不靠谱的老子,但我无法否认和改变这种血缘关系的存在。既然小叶是我妹妹,我做的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我的义务。如果你不想小叶心里看待你,就像我看待我那不靠谱的老子一样那么不认可,那你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如何面对她。”
徐云咧嘴一笑:“你说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这一点我相信,如果他连这么点魅力都没有,那怎么可能让你到现在都替他说话,而且……他不也同样抛弃了你们吗?你还认为他……负责任?哈哈哈……”
“很多事情,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左冷月道:“徐云,你是m.hetushu.com他的儿子,我相信,你最终会理解他的。他也相信,你一定会明白。”
这属于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一些事情,美政中情局既然做了这种事情,就不要怪华夏对他们这些在华夏犯罪的人,实行华夏的法律制裁!
但他们毕竟是中情局的人,还是想要反抗一下,只是那点反抗已经完全没有意义,十几分钟之后,十二天星全部臣服,这些人将会由龙怒特战队的成员直接押送回燕京。
因为徐云,左冷月内心的痛苦才尽早的缓解了下来。
面对这一切,徐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此刻心中的愧疚,如果不是因为他当时的走神儿,她就不会牺牲了吧?一个特战队的队员,对于国家是多么大的财富……徐云懊恼。
“你们不用看我,射中这个女孩的子弹不是普通子弹,不管是任何生命体被这种子弹射中,都不会留下活口。”左冷月道:“这件事情我恐怕是帮不了你们。”
“爸比。”果果突然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我也想去你小时候长大的地方,在那里成长……做hetushu.com一个像双儿姐姐一样勇敢的人。”
一切都结束了,唯一的遗憾便是樊双儿,年轻的生命,就此结束。她的牺牲是因为替徐云挡下了那颗无解的子弹……
而如今,他根本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对现在的徐云来讲,真的非常可笑。可笑至极……那个人,是生是死,他都一无所知。他内心一直都在对自己强调,那个人已经死了,可现在越来越强的预感告诉他,那个人并没有死。
“那么说,如果你父亲有一天站在你面前,你是可以接受他的吗。”左冷月有些出乎意外道:“真的吗?”
左冷月完全忽视徐云的这个话题,转头对潇俏道:“既然你来了,那就跟徐云回去吧。小叶也好久没见你了,说不定,你能给她带去一点好心情。”
“徐云,其实你父亲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左冷月突然严肃了起来:“有些话,我没有资格说。但请你相信我,你父亲……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他对自己的责任认识的非常清楚,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真的。”
“徐云,我可和-图-书不是心慈人善的慈善家,我做这些不是为了你。”左冷月道:“我只是不想欠你的……我只是为了还给你一个人情,谢谢你帮我照顾她……”
“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开导小叶的。”潇俏道:“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你对她,对我,都像女儿一样对待的。我相信她能感觉到这一点。”
孩子的话不是无心的,而是坚定的,众人的眼眶不约而同的红润了……
好在果果平安无事的现实让徐云恢复了正常,事情能如此顺利还真的是多亏了一直在幕后悄无声息给与徐云帮助的女帝左冷月呢。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反抗了,他们的人被徐云秒杀好几个,剩下的根本不可能是龙怒特战队其他成员的对手。
徐云对他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就是抱有这种想法,真的是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都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小时候,他还会奢想,如果有一天,见到了父亲,父亲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徐云没有再说话,他听不懂左冷月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特别想知道一点,而且他感m•hetushu•com觉左冷月知道这件事情:“他在哪……你……是不是知道?”
左冷月说的“她”自然是她的女儿啊,如果不是因为徐云,白小叶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心理状态呢,多亏了有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才能尽早的帮白小叶脱离了内心的苦海世界。
“我可不是你说的那么称职的母亲。”左冷月说完,直接转身离开,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敢,十二天星心里的巨大压力也随着左冷月的离开而逐渐消散。
徐云沉默了好久,刚才因为樊双儿的死爆发的戾气催发而生的心魔,实在是让他心有余悸,他也清楚的记得他对左冷月说过的一些大逆的话语,现在他只是想抱歉,道谢:“谢谢你。我为刚才我说的一些话,向您抱歉,对不起……”
顿了一下,徐云缓缓开口:“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也不见面了吧?”
樊双儿的遗体无法运送,只能提前火化才能带回燕京,晚上回到酒店,大家便自觉的举行了对樊双儿的遗体告别会。
一个连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父亲,何用之有?只会让他的人生徒增伤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