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063章 万狂啸威胁论

该死!德罗科斯基有些后悔,如果他初到训练中心的时候,能多拉拢一些其他人的话,现如今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他万万没想到,最终在他头顶上动土的不是美国派,也不是欧盟团,而是这个华夏人领导的国际上一群他们眼里三教九流的家伙们!
“你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德罗科斯基的目光有些阴冷道:“是想要跟我合作?不好意思了,阿德,虽然你的团队的确很强大,你手底的人也足够多。但恐怕我的人跟你的人不会合得来。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性。我们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就不需要你多费心了。”
阿德对万狂啸的恨意是来自于什么地方,德罗科斯基也有所耳闻,据说这个华夏人竟然能在潮湿的雨夜升起火来,用火堆换取了阿德他们一团人一半的食物,而他也是用这一半的食物建立起了自己在那些人面前的威严威信。
或许平日的各种训练测试成绩,他都不是最高的,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但阿德看得出来,德罗科斯基是故意隐瞒实力,以他的实力,随便都能排入训练中心实力前十名的榜单。
和图书阿德继续宣扬着万狂啸威胁论:“我敢保证,你的几十个兄弟去招惹万狂啸的话,一定会被他手里将近两百人全部给……团灭!我绝对不是小看你们,而是几乎八对一的战局,你不可能获胜的。”
他会选择低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想被“盯”上。
看到德罗科斯基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阿德知道,他的话绝对让德罗科斯基意识到了万狂啸的威胁,而且这种威胁是必须除掉不可的威胁。
他自信的认为只要他们自己抱团,即便是只有他们三十个人,也不敢有人敢招惹他们!毕竟连阿德的美国派都不敢来动啊,谁还敢动他?
“正面交锋,硬碰硬,输的肯定是你们。但如果避其锋芒的话……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阿德开口了,他很清楚,现在德罗科斯基报仇的心态太严重了,只要抓住他这个报仇的心态,就能对他加以利用,到时候,既能除掉万狂啸,还能栽到德罗科斯基的头上,一石二鸟呀。
阿德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心里想的什么,所以他很清楚现在的现状,只要把德罗科斯http://www•hetushu.com基的战斗力给逼迫出来,完全可以利用他去对付万狂啸。阿德还真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如果真刀真枪的动起手来,到底能擦出什么样子的火花啊。
德罗科斯基知道,阿德肯定是有他的阴招儿,或许这个阴招原本就是他拿来对付他们的,而现在却拿出来送给自己,让他去对付万狂啸,可想而知,阿德对万狂啸也真的是不能容忍了。
就在俄国人几乎都要掏出刀子杀入万狂啸率领的阵营中的时候,阿德把他们拦住了,这几十个俄国人的领头人叫德罗科斯基,战斗力绝对是训练中心的佼佼者,但是平日你很少能听到这个家伙的声音,可以说,他绝对诠释了什么叫国际特殊兵种训练中心的低调。
既然阿德痛恨万狂啸的理由是有的,德罗科斯基也就完全不需要担心阿德会给他耍阴谋耍心机了。所以,现在相信他,应该是没有错误的吧。
“德罗科斯基,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手下也有一个人死在了万狂啸的手里。这个华夏人,真的是非常嚣张。”阿德道:“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号召力是强大和图书的,你也应该承认他的能力。虽然他的人品我们无从考证,但是他的能力却有目共睹。”
“你能帮到我什么?”德罗科斯基终于放下了自己内心的坚持,想要听一听这个美国人到底有什么主意,能够解决他们现在的燃眉之急。
同伴对于任何团队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而且是一种底线,一种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容忍的底线。如果只是丢掉了藤条,他们或许会选择容忍,但是丢了同伴的命,他们就不会那么轻易原谅对方了。
“是的,你说的没错。八对一,我们不可能赢……甚至连两败俱伤的机会都没有。”德罗科斯基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美国人强权,只要是有实力的人,都可以趾高气扬的站在他面前,即便是这个华夏人,也敢拿他的东西,杀他的兄弟。
如今万狂啸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挺直腰板,绝对不仅仅是他个人能力的事情,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是,这些人都受到了他的恩惠,都吃了那天他给他们几乎可以说是救命的食物!
该死的……德罗科斯基心中的那团怒火实在是有些咽不下去啊!虽然他也看m.hetushu.com不惯阿德,但是就目前来说,他真的是需要阿德的帮助。而阿德刚才已经非常清楚的告诉了他,他们不会出手……这话德罗科斯基相信,因为阿德的确没有为他们牺牲的理由。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德罗科斯基完全被阿德的“万狂啸威胁论”给控制了,彻底把矛头指向万狂啸。
这个华夏人竟然凭借着这些人,如此嚣张,如此不把他们看在眼里!
“我当然什么都不会帮你!我只是要告诉你,你现在带着你的人去招惹万狂啸的话,只有一个结果。”阿德道:“他完全有能力呼吁他的人站起来一起反抗你们,到时候你在想脱身,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我不否认你和你那群兄弟的战斗能力,但你也要想清楚,能存活到如今这一步的人,那也绝对一个都不简单!都是有一定实力的。”
当然,德罗科斯基也很清楚,阿德要做的事情必然是对他自己有利的,对他自己没有利益的话,他肯定不会站出来帮他:“你能帮我做什么?”
德罗科斯基眯起了眼睛,他很清楚,阿德不会做对他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帮我,对www•hetushu•com你有什么好处?没错,我跟他碰,必然是两败俱伤,你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阿德哼了一声:“用华夏的古谚来说,你这就叫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当然知道你的人跟我的人必然不和,这件事情我也不想参与,我没有帮你的义务。我会跟你说,完全是因为我也在万狂啸的身上吃了亏。当我们拥有共同敌人的时候,即便是不能算朋友,也应该算是个同盟了吧?我说那么多,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轻敌。”
的确是这样,德罗科斯基仔细想了一下这个问题,的确,正如阿德说的,刚才不顾一切冲动的人是他,而并非是阿德。如果不是阿德拦住他,他现在应该已经带着自己的兄弟们和万狂啸的人厮杀一起了。
“德罗科斯基,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认为我还有必要跟你说那么多?!”阿德不屑道:“我现在在做的,不就是为了阻止你去做两败俱伤的事情吗?你以为我想要什么?我只是想要你能赢,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如果你觉得没有必要,那我也不需要多给你废话了。冲动的人是你,我是劝告者,并非是我蛊惑你去做冲动的事情,你自己想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