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097章 羊入虎穴

眼瞅着这大老板就要往里面走,徐云最终下了决定,让所有人都按兵不动,现在打草惊蛇的话就太不值得了!
可现在,这味道让他闻起来是如此的刺鼻!他恶心!这女人居然喷着他最喜欢的香水和别的男人上床:“老子今天就要杀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让你他妈给我戴绿帽子!来啊,来啊,让我看看你到底给我戴了几顶绿帽子!骚货,今天我若是不杀你,我就不姓戴!老子就不叫戴福贵了,就改名去叫戴绿帽!”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大家着想的,但是……”霍雷霆也有些犹豫,他跟寒战的担心是一样的,毕竟责任实在是太大了!万一出事儿的这个人是重要的人物,那他们可如何解释?如何给首长一个交代啊。
哼!跟我玩儿这些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骚货!戴福贵心里的那团火焰熊熊燃烧着,若不是友人的提醒,他还真不知道这死女人居然敢半夜偷偷跑出去呢!
就剩下自己捣鼓一高尔夫球场了!还真别说,燕京还真有拥有自己高尔夫球场的猛人。这就是华夏帝都,能在这里混的人,都是能站得住脚的人!能混到这一步的,那更是这类hetushu.com人群中出类拔萃的啊。
徐云心意已决,这事儿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大家纷纷按照徐云的指示,按兵不动,任由那一看身份就相当厉害的大老板走进了自家的大别墅。
越说越愤怒的戴福贵一脚踹在茶几上:“老子打一个电话就能制你一个强奸罪,叛你去吃个十年二十年牢饭只不过是老子一句话的事儿!老子还要让人治你一个私闯民宅的罪!让你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到监狱去靠着你小白脸的菊花求生吧!”
人总是这样,越是无知就越是不容易知道恐惧。他可不知道自己别墅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仍然挺直了腰板往里面大步迈进去。再说了,他身边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是鬼屋,戴福贵往里走都不会皱眉头,回自己家当然更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了。
其实,他觉得真没必要为了这种女人生气。大不了一脚踹了就是,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为了物质生活甘愿被包养的美俏妞满大街都是……
“老大……这里住着的人肯定都不简单,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我们是有责任的。”寒战的担心显然是很有必要的:“毕www.hetushu.com竟……我们在这里,保护公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不制止他,肯定是要受处分的啊,老大,你……想清楚了吗?”
这都不是事儿,真的不是事儿。他怕就怕他在床上满足不了这些同样欲求不满的金丝雀!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又能让你在物质上满足,还能让你在精神和生理上满足?作梦吧!电视剧看多了!
倘若这时候戴福贵知道他那娇俏美丽的金丝雀变成什么样了,恐怕直接能给他吓瘫了!
而这土地可是金贵的狠呐,虽然是北郊,但那也是燕京的郊区!不是那鸟不拉屎的大山沟,山头到处都是不值钱。燕京周边你能拥有山头,拥有自己的盘山路,拥有自己的水库,拥有自己的小桥流水,拥有自己的硕大豪华别墅……这是什么概念?
戴福贵直接走到别墅车库的内门,哟,车在家啊!这大老远的,她若出门不可能步行,更不可能打到车,没有出租车会傻到来这种富人区跑活儿的。那就是说……
戴福贵怒火中烧,但他的贴身保镖却挺冷静的,他低声对戴福贵道:“老板,家里好像没有人……”他没和-图-书感觉到有人存在的气息。
徐云的回答很坚定:“决定是我做的,命令是我下达的,你们只是服从命令。就算是受处分,也是我一个人受处分,没你们的事儿。谁都别乱动!不服从命令就是违反军纪!老子现在就处分他!”
想嫁给高富帅,那自己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白富美,若是只是白美而已,还想过富人的生活,也就只能找他戴福贵这种只有富的老东西!高帅的?还有钱的?那是留给有钱人家漂亮千金的。
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你想要两全齐美,那首先你自己是一个两全其美的人!
“没人?你的鼻子是他娘的猪鼻子吗!那么大的香水味你闻不到啊!”戴福贵怒道,这都是他买给这个女人的,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他喜欢闻女人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太美妙了!
戴福贵怒了,砰一下关上车库门:“你们若是在家里,就马上给我滚出来!哼,老子白养你这么多年了?不伺候老子,开始想着去伺候你的野男人……来来来,把人带出来,让我看看那小白脸有什么本事!敢动我戴福贵的女人,你也不出门儿打听打听老子是谁!老子的女人是你碰的起的和-图-书吗!”
他可以满足她们的物质,这点没问题,就算他随手扔在酒桌上的开瓶费也够他这些金丝雀买什么名牌包包了。
戴福贵太清楚了,他的这点能力根本不可能满足他包养的这类金丝雀的,这些女人可不只是在物质上欲求不满,床第间也同样是欲求不满的人!
眼看着这样一个猛人走进自己的别墅,徐云都有些奢想,这家伙是不是能直接帮他把克里斯蒂安给收了?那样的话可就真省心了,也不用担心被处分了。
徐云仍然非常坚决:“我说了,所有人都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处分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多想。如果我为了这样一个有钱拿来养小四儿的人撘上自己兄弟们的身家性命,那我才是真糊涂。我不管他是谁,但在我眼里,他不值得我们用我们的命去保护。就这种人,哪怕是纳税一百亿,也有九十九个亿是压榨来的,是钻空子得来的。”
他不是不想提醒这个老板,只不过,为了提醒这样一个人有危险,而把自己的兄弟暴露出来,真的不值得。徐云才不会做这么赔本的买卖呢。处分就处分吧,死就死他一个人,总比大家都危险的好。
等一下,莫非,这骚货是把野男人和图书给勾引到家里来了!难道说,他们在他的家里做那种苟且之事?!
司机兼贴身保镖有些无奈,疯了,看样子老板已经是彻底失去理智了,那就让他发疯吧,最多砸砸东西,反正房间里面没有人。
他妈的!戴福贵越想越觉得的心里憋屈,鬼知道这贱货是不是花着他的钱去养了小白脸呢……背叛我,好,好,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背叛我的滋味!
现在家里没有灯光,戴福贵已然是怒火中烧,这个女人如果敢出去乱搞,或者给他带回来什么不干不净的野男人,他一定要让她好看!她这辈子都别想再过好日子了,他就不相信自己还没有点手段能让他乖乖的折服!
在燕京坐得起劳斯莱斯的大有人在,但能在北郊独用一片山头的恐怕就没那么多了吧?毕竟汽车好造,只要肯给钱,汽车厂家是绝对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别墅的灯光啪一下就打开了,灯火通明的。
比起一个处分,徐云更在乎的是兄弟们的命!
鬼知道她是不是第一次跑出去鬼混,现在燕京的夜店那么多那么乱,那些个花言巧语能说会道的小白脸,有几个是好东西?
如果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的话,这其中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