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119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别给我瞎起哄!!”宋祥雄当然不会承认,狠狠的瞪了一眼宋东:“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也别听一个外人胡搅蛮缠的,马上给我回家!”说着,宋祥雄对门外喊道:“小飞!把宋东给我带走!关在家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放他离开,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二十四小时给我监督他!”
看着儿子脸上那浮肿,宋祥雄显然是又气愤又心疼,心疼的是他儿子脸上那一巴掌,打在儿身上,痛在爹心啊!气愤的是儿子这态度,他才刚到,就要甩脸子走人,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当老子的放在眼里啊!简直是胡闹!他今天来虽然不是为了给他平事儿,但是既然到了,那就不可能不管。
宋东一听也来气了,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没个正行?你有!你让我说什么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儿,人家找我来,就是要我把你给约到这里!管我屁事儿,我就知道你又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得罪了什么人了,害的我被拉到这里来白白挨了一巴掌!你还要我说,说什么说!”
都是恨铁hetushu.com不成钢,现在随着社会竞争压力的巨大话,已经开始了恨钢不成银,恨银不成金啊!就算做儿子的成了金子,那当老子的仍然会觉得他没成钻石!还是会不满意!这也是一种贪念。
宋东一听这话,直接把矛头对准了他父亲:“爸,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余叔的死是你干的?你没事儿把你!你明知道我喜欢余叔的女儿啊!”
“你不答应,又能拿我怎么样?宋大老板,你可别拿着一副我要求你给口饭吃的态度跟我说话,我这人脾气大,一旦发火,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徐云微微一笑:“我们之间若是伤了和气,对你没有任何一点好处,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我今天都把话撂在这里。”
想想可不是啊,他宋东除了要钱的时候,还有什么时候会把他这个做父亲的看在眼里了?他做的每一件事儿,宋东都不屑一顾,这是整个宋家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主要是今天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儿,这才让宋祥雄实在是无法接受儿子的态度。
“那你管这么多闲和_图_书事儿!”宋祥雄急了:“而且,余老板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关系,那也轮不到你来审讯我,这事情有警察呢,懂吗?华夏是法治社会!年轻人!好好反省反省吧!”
宋祥雄是真想狠狠给自己这个败家的儿子一巴掌啊!再怎么说,他毕竟也是他亲老子!这小王八蛋居然敢这样说他,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爹放在眼里!
宋祥雄的眉头紧紧皱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跟他说这些话,到底是为了什么样子的目的把他“骗”到这个地方来。
这样没脑子的儿子,全世界恐怕都找不到第二个了吧?哼,真是好儿子啊,奇葩的好儿子啊!宋祥雄就纳闷了,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给他这么一个债主来找他讨债!就算这儿子再怎么不争气,他也要养他一辈子啊。
“这你还真不用担心,他做的那点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是不知道。”宋东似乎对自己这个爹很是瞧不上:“把人家女大学生肚子搞大,花二十万平事儿都办的出来,他还有什么办不出来的。你要这么说,那我还真想hetushu.com留下听听他又办了什么见不得的人的好事儿。”
可他今天面对的对手选错了,今天的对手可不是简单人,他今天的对手是徐云!徐云能理会他这小眼神儿?就算是“一瞪大师”在,徐云不理会的照样也是不理会,所以宋祥雄的眼神攻击完全无效!
“哟,您还知道华夏是法治社会呢。”徐云不屑的笑了笑:“那你还知法犯法,看样子,宋老板要重判啊。”
“朋友,你若是找我有事儿,那就跟我谈。事情和我儿子没关系,你拿他说事儿,这一点我就不答应。”宋祥雄道:“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我还有事情,没工夫跟你耽误时间!”
宋祥雄回头看了一眼徐云,目光很凶狠,只不过,他这一招怒瞪,放在一般人身上还真是会害怕,毕竟财大气粗这话自古以来就有,有钱可不只是任性啊,更是牛气!宋祥雄这些年早就养成了这股子高高在上的习惯,就喜欢用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和目光去审视别人。
“你儿子说的没错,我今天要找的人是你,跟他没什么关系。宋老板,你可以选择让和*图*书他走人,也可以选择让他留下。”徐云淡淡道:“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让他走,毕竟是你儿子,你也不希望你儿子知道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爸,我先把话给你撂下,今天可不是我坑你,是你坑了我。”宋东道:“人家是指名道姓的要见你,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今天会到这,那都是你的原因,你好好在你自己身上琢磨琢磨,要是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儿呢!”
但现在儿子的脸上还肿着呢,他这一巴掌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啊,他就纳闷了,自己这儿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别人打了他,而他作为他的老子来帮他,他居然不帮他说话,还帮着外人挤兑他自己亲爸!
“你给我坐下!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宋祥雄的口气有些恼怒:“你若是惹了什么乱子,我是你爸,我不可能不管你!但若是有人要欺负你,那也要先问问我这个当爸的乐不乐意!听清楚了没有!别整天没个正行!”
在华夏,恐怕就没有当爹的会不望子成龙,甚至是说,一个个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最有m.hetushu•com出息。而且那种欲望是欲求不满的,就算自己的儿子做的足够优秀了,但仍然有那么一部分当父亲的会不满意,会要求更好,会觉得儿子仍然做的不够到位!仍然不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宋祥雄听到这话一怔,目光紧紧盯着徐云:“你是余家的人?我怎么没有见过……”
一个年轻人走进来,利索的道了一声是,然后就要带宋东走,不管宋东如何反抗挣扎,对方都没给他挣扎的机会,看起来力气挺大的。
宋祥雄不贪,他就希望儿子当铁就行,别跟现在这样,就是一堆废铜烂铁,破烂!垃圾!
宋祥雄真想不到一个知道他身份的燕京年轻人敢这样对他说话,这魄力还真不小,可惜他不欣赏:“年轻人,我觉得你应该先学会什么叫低调。作为长辈,我有义务告诉你应该怎么做,首先,跟长辈说话就应该放低姿态,这才叫低调。”
“我不是。”徐云摇摇头。
徐云一摆手:“我可高攀不起宋老板这种长辈,而且我也没必要在你面前低调。我也不想和你绕弯子,就开门见山了。余老板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