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145章 市区交界处的荒凉区

徐云就不相信,如果疆藏那个别暴民整天吃不上饭,用不上水,也没有铁路能出来,没有飞机能出来,没有什么信息和互联网,每天封闭在那偏僻的穷山恶水处,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们还能有那功夫闹事儿?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他呢?”余佳倩道:“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犯罪吗!还有,你没有权利教我如何去想,你们的决定那就是白日做梦!信不信由你们!”
“关于你父亲的死,我表示非常遗憾。”斯文的家伙开口道:“我们的人里,有一个相当自以为是的家伙,被你们华夏那个叫宋祥雄的人利用了,所以对你父亲下手了。而这件事情上,炎龙……哦不,你都是称呼他为徐云,呵呵,这件事情上,徐云会自责,他们的失职让无辜的人受到了伤害,所以他在内心深处会对你有亏欠。”
还独立,独个毛!独个球!你丫独一下试试,三年就饿的你重新跑回来叫爹!心里没点数儿!
比格尔舌头都给这生硬的抹布给塞麻了,整整四十分钟没说话了,比格尔酝酿了好半天才恢复了自己的语言功能,用俄罗斯那种弹舌的说话方和_图_书式讲出一口让人听了奇奇怪怪的中文:“快到了。前面路口右拐上小路,过了村镇里的一个水库沙场就到了。”
这水库以前还挺有名的,让这村子里承包水库搞河沙的人发了大财,但随着一年一年的过去,水库也就没什么可用的河沙了,沙场也就歇菜了,这仓库也停用了,放置着一些已经没用了的挖沙机器和一辆年数足够长的报废泥头车。
斯文男自信的话音还没落地,愈来愈近的汽车发动机声音就让他提起了警惕,这么晚了,什么人会来这地方啊,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
徐云点点头,他当然清楚,若不是国家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足够优待,又怎么会出现那些个别想要找刺激惹乱子的人呢?平心而论,就说疆藏地区那些暴民,就应该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咱们祖国咱们党对他们有多少的有待条件,什么不都是处处为他们着想,但就是养出这么个别白眼狼。
余佳倩眉头一皱,她说徐云不会来救她,那可不是玩笑着说,她是真的那么认为的,而现在这个人要给她一个理由,她也真的是有兴趣来听一听,听和图书听徐云为什么就一定会以身犯险的来帮她。
偶尔只有实在闲来无事的青年男女开车带着烤炉,来这里搞个烤肉小聚会什么的。现在天气已经凉了下来,连来这里烤肉聚会的青年男女都没了,更使得沙场水库找不到一点生机的样子。
自从余佳倩被带到这地方来,她就在控制了她的这个家伙口中了解到,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今天陪同她到医院的徐云。而自己,是被用来当作筹码,引诱徐云来此地的筹码。
久而久之,这曾经名盛一时的沙场水库也就逐渐的淡出人们视野,现在就连附近的村民也都不喜欢来这里了,因此,沙场水库就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让人遗弃的一个小世界。
控制了余佳倩的这个家伙还算是文雅,用手指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道:“他会不会来用自己和你作交换,并不是你说了算。或许你们是一面之缘,你对他并不了解。当然,我也没有见过他……可是,我们研究他,所以我们了解他,知道什么是他的弱点。既然我将你带到这地方,就说明用你来对付他,就一定有用。”
余佳倩警惕的看着对方m.hetushu.com,她不知道对方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听得很认真,她也想知道真相,也想知道徐云到底是什么人。
“这就是不能跟你说的国家机密了。”斯文男说罢,喝了一口水,也递给余佳倩一瓶矿泉水:“余小姐,就麻烦你在这里等一等吧。明天我的两个同伴就会想办法和徐云取得联系的。”
这帮孙子还真是会找地方潜伏着呢,不是郊区富人区的别墅,就是地处偏僻的星级酒店,这更牛,直接转进郊外村镇沙场水库旁边的一个仓库定居窝点了。
车站人流多的地方搞暴乱,搞袭击事件,各种各样威胁汉人的事件发生。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国家对他们太好了!
而水库就成了一些钓鱼爱好者的乐园,可这种开采河沙过度的水库中的生态平衡也破坏的差不多了,鱼也少得可怜,一年之后的钓鱼乐园也被人遗弃了,没有人喜欢在一个待一天也钓不到两条鱼的水库里瞎折腾功夫。
“某种程度上,徐云认为非常对不起因此受到牵连的普通人,即便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仍然会把责任放在他自己的身上。根据我们对他的了解,http://www•hetushu.com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斯文男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所以,如果他知道你们余家的人又卷入他的纷争,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的。”
“连这种地方你们都找得到,还真是不简单啊。”钱风皱了皱眉头:“老大,这些个王八蛋的鬼主意多着呢,要知道这水库的南头就出燕京的,南边属于一个满族的自治区,一直以来都属于监管比较放松的地方。咱们国家对少数民族的政策你也知道……”
钱风骂骂咧咧着,这当特工的居然还有路痴方向盲?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阿德手底下混的啊,没办法,他只能掏出塞在比格尔口中的那块破抹布:“你最好给我言简意赅,说完就闭嘴,别磨磨唧唧的让那极个别看书的事儿逼再嫌你墨迹,懂否?”
汽车出了南郊,对方仍然没有让徐云停下的意思,花小楼有点疑惑的看了眼亚尼,能开口说话不受限制的也就只有他了,但亚尼却有点茫然道:“具体地点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出了南郊还要走一段路。”
斯文男说完,微微一笑:“这就是我为什么不伤害你的原因。如果我伤害了你,会彻底激怒徐云,到时候麻烦hetushu.com的就是我们了。而我们只需要利用你来把他换到你的位置,制服了他,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你想多了,我和徐云的关系只是一面之缘,可以说是朋友,但恐怕真的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余佳倩道:“所以你们想利用我来引诱徐云进入这个陷阱,完全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他不可能为了我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来以身犯险。”
“那你们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他过不去呢?”余佳倩道:“你们……”
祖国和党的心胸是宽广的,是包容的,当然可以原谅这些错误,自治区有自治权利,而这和燕京交界处之外的自治区,就有这个权力。因此沙场水库在某些方面上说,也有点没人问津的味道了。现在余佳倩就处于这样一个有些两不管的交界处,心里还真是一点底儿都没有。
肯定没那闲心思,但凡找麻烦的个别暴民,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还有那些个闹独立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大便吧?没有我们祖国我们党,你们能有今天的好生活吗!
“余小姐,你可千万不要生气。”斯文的家伙道:“如果我给你分析一下,你就明白他为什么一定会来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