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149章 反目

“是,我是明白将军的本意,将军是器重炎龙队长,可……可也没有让你对自己人下手啊。”比格尔有些犹豫自己还要不要和尤塔金合作,他可不希望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一刀子。
尤塔金有点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余佳倩,这个女孩竟然还能说的出话,还有胆识指责他:“余小姐,你不要担心,他和我们一样,都是没有家人的人,更不可能有爱人。他的生命是国家的,是将军的,为国家和将军做事,牺牲也是应该的。就这么简单。”
钱风有点担忧的道:“老大,你真的想好了吗……万一他失约,我们……”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自己人下手!原本他们在华夏就是客场作战了,难道这种时候尤塔金还有这么强烈的杀虐之心吗?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画面。一旦自己人乱了起来,那还指望什么和徐云抗衡?
看着徐云一步步走近,尤塔金的心潮也是越来越澎湃了!他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只要拿下徐云,尽快离开华夏,到东瀛的军事基地和将军取得联系,那一切就都结束了。
余佳倩睁大http://www•hetushu•com眼睛看着草菅人命的尤塔金,双唇颤抖道:“那你也不需要杀……了……他……他是人,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让你这样给杀掉了?你有没有想过,他或许还有家人,还有爱人,还有视他为生命中一切的人!你杀了他……让……让那些人怎么办?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是一个恶魔……魔鬼!”
比格尔点了点头,刚才他没有逃出去,就是因为在仔细的观察节扣方式。
尤塔金看到捆绑绳的材质,表示满意,但节扣他看不清楚,只能用眼神意识比格尔,刚才比格尔就是在观察捆绑的方式,若是有机关一点就开的活扣,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对付徐云这种人,就应该是死扣,绝对解不开的那种。
这种人是不可理喻的,徐云可不希望余佳倩以正常人的心态去跟他讲什么道理,说不定还会因此激怒他的情绪:“我准备好了,现在就去你那里。”说罢,徐云转过身,让他看看他后背被捆绑束缚的双臂。
这种特殊材质的绳索就是用来对付他们这http://m•hetushu.com种人的,特殊的韧性材料堪比钢铁,毕竟普通的手铐铁链都不可能困的住他们这些高手。
对手可是一个连对自己人下手都丝毫不留情面的家伙,徐云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要面对一个大麻烦了。
“比格尔,亚尼刚才的行为会破坏我们和炎龙队长之间的信誉。我不准许这种事情发生。”尤塔金看得出来比格尔的犹豫和怀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目标。你应该知道,将军对炎龙队长的态度,只要炎龙队长愿意和我们配合,即便是让你我任何一个人做出牺牲,将军都会在所不惜。刚才亚尼的行为,违背了将军的本意。”
“如果他失约,你们马上杀掉这个人。”徐云瞪了一眼比格尔,尤塔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可没办法做出判断,他会守信的可能性,最高也就只有百分之五十而已吧。徐云意识到,自从他和阿德将军的这些人开始交手之后,他就喜欢上了“赌”。而且,他每次都有自信赌对!
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前被扭断了脖子,余佳倩几乎和图书无法呼吸,几分钟之前她还一度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做出伤害她事情的斯文人,而现在她明白了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
“谬论……荒谬!这简直是我听到过最荒谬的事情!”余佳倩的情绪有些无法控制,她的父亲也是死于这种谋杀之下,所以她对眼前发生的一幕相当的抵触,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是她完全无法接受的。
徐云的话不只是尤塔金听到了,比格尔也听到了,比格尔对尤塔金一直都没什么信任可言,听到徐云这话,他当时就后背发毛了:“就算不守信,那也是他不守信,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守信的,刚才都没逃走!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也不能把错误怪罪到我的身上啊!”
看着亚尼栽倒在地,不再动弹半分,比格尔深呼一口气,他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鼓动着,那种深深的刺痛感让他非常的不舒服,他不明白尤塔金为何要对亚尼下手,让他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和后怕感,如果刚才不顾一切逃走的人是他,那么,亚尼现在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尤塔金皱了皱眉头:“你hetushu.com知道我和炎龙队长之间的信任一旦被破坏,最危险的人是谁吗?是你……我制止了事态向不良的情况发展,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用心良苦。关于亚尼,我也很痛心。毕竟,他也是我的朋友。可是为了大局考虑,即便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也绝不准许制造意外发生。”
比格尔真的好不喜欢这种感觉,命运竟然掌控在一个不值得信任的同伴的身上,但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他们到华夏之后走到了一起并且开始合作了呢?
“你给老子闭嘴!”花小楼一把将比尔格按倒在地:“你最好祈祷你的同伴不会耍什么花招,不然我一定让你死的比你想象中的更惨!”
显然徐云他们没有准备耍任何花招的意思,不是活扣,跟他现在的一样,都需要用极为锋利的匕首才能慢慢割断这种特殊材质的绳索,用蛮力是不可能挣脱挣断的。
看到比格尔的反馈,尤塔金表示非常满意:“炎龙队长果然是遵守信誉的人,说到做到!我真心为此表示敬佩!真的是太敬佩了!”
“尤塔金!你必须给我遵守信誉!”比格尔挣扎着喊出最后和_图_书一句话。
“拍马屁的话就少说了。”徐云冷冷道:“我守信,你最好也守信!准备放人吧。”说罢,徐云已经迈开步伐准备上前去和余佳倩做交换了,他的重要性要远比余佳倩一个小小的人质有价值。
尤塔金冷笑一声,守信不守信,都是他自己决定了算,如果当初你也和亚尼一样的反应速度,一起逃过来,那也不用沦落到如今的下场,我也不会杀亚尼。错误是你犯下的,你就要承担……
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是尤塔金在后面坐镇指挥,冲锋陷阵冒风险的永远都是他和亚尼,这个王八蛋一开始就把他们当棋子使用啊!
所以他不会认为他做的是错误的,他觉得一切就应该这样,只要是为了胜利而做出的一切,即便是牺牲也是应该做的。
可余佳倩的轻言微语又怎么可能让尤塔金有任何的触动呢,人命如草芥,这种思想早就在尤塔金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就深深的印迹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花小楼一把抓住比格尔防止他会像是亚尼那样逃出去,万一这个筹码再走了,尤塔金就完全没有守信的必要了,守信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