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季 龙威九州

第0168章 原则问题

所以当尤塔金这样开口之后,比格尔一时之间都有些错愕,他没想到尤塔金会找他谈谈,更没想到尤塔金会这样称呼他,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不知道如何形容。
林歌完全没有理会首长和长辈的身份,当时就开口骂了:“他们能他妈在我们的地盘上抓人,我们凭什么就不能去把人给抢回来!?”
这小工程听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小口而已,那肯定很好割啊!但若是做起来,那还真没那么容易,这种捆束绳的材质是特殊的,相当耐磨,这就是徐云为何要拿出所有耐心来的原因。
这他妈是什么逻辑!?
然而尤塔金却没有搭档,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不论做任何事情,没有人帮他,他也不会帮别人,遇到危险,他没有把后背交出来信任可以保护他的伙伴,同时,也没有人会信任他,把后背交给他来保护。这在阿德将军手下的特工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我都有什么想法?”比格尔听到这话只能发出呵呵的无奈声:“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想法?是你自己想多了吧?尤塔金,我知道你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傻子,知道什么叫自保,亚尼已经死了,死无对质的事情,我不可能向将军乱说,这点你完全不需要担心http://www.hetushu.com。”
只要是没有人的时候,他就不停的做这件事情,拇指都磨出水泡了,这捆束绳才仅仅是被破坏了表层的材质!
万狂啸却很坚持,不能那么做,如果用强盗的方式对付强盗,用流氓的方式对付流氓,那他们华夏军人的原则何在!
这是原则问题!不能违背!
徐云这时也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一旦两人回到这个基地,就有可能相互之间把事情给说白了,那样他就会被揭穿,会被怀疑,徐云需要做好自救的准备。
但对于尤塔金和比格尔他们来说,最多能算同事关系的他们,之间能用兄弟这个称呼却是相当真诚的。
华夏军人不会让任何国家欺负到我们华夏的领土上,也绝对不会以任何方式入侵任何国家进行战斗!就算是可以确定徐云被美国特工带到了东瀛的平顶山岛上,万狂啸也不能做那种决定!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尤塔金真的几乎得不到任何人的信任,除了将军相信他的个人能力之外,没有任何人相信他的人品。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把口袋里那片薄薄的发卡铁片拿出来,用上自己所有的耐心,一点一点的试图将双手之间的这根特殊材质的捆束绳给割开一条小口。
华夏www.hetushu•com一向都是铮铮铁骨,别说现在武器装备精良了,就算是当年,不也一样用小米加步枪赶走了鬼子的飞机大炮吗!但那是自卫反击的战斗!
尤塔金一怔,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识时务呢,既然如此,尤塔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了,他也应该心胸宽广一些了啊:“有你这话,以后我们就是兄弟。”
徐云只需要割开一个小口就足够了,一旦捆束绳的结构遭到破坏,它就会失去它原本能吸收和增加自身弹力而有效控制这类高手的功能,变成普通的绳索。
林歌离开神龙大队,丢下一句话:“去你大爷的原则!你们不救人,老子救人!你们讲究原则,老子没原则!老子就他妈知道我哥被人抓了!我不救人,他就得死!”
华夏军人不会强词夺理,做什么就是什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规定是清清楚楚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徐云的想法,没错,徐云这样的做法的确可以让美国人不敢承认,也的确是能让东瀛人当哑巴,还狠狠吃一嘴的黄莲!但这毕竟是一种入侵式的攻击!
尤塔金轻笑一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强求,我只是想说,既然我们都来到这里了,为何不坦诚相待和图书,不计前嫌呢?这一路上,你都有什么想法,我心里一清二楚,我没有跟你撕破脸,捅漏这一层纸,就是希望能安全的把炎龙带到这里。”
万狂啸想让人拦住他,但林歌心一横直接动刀子了:“谁他妈敢拦我一下试试!老子跟他玩儿命!?”
……
尤塔金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想到比格尔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这勇气值得鼓励:“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只不过做事的表达方式不一样,这是将军说过的。他说,如果我们不是一类人,他也不会把我们收到麾下。比格尔,你也不要太高看了你自己。”
本来尤塔金想借助现在的机会和情况,向比格尔抛出橄榄枝,示意他也可以做一个可以值得信任的同伴,他想代替亚尼的位置。然而这话都没说出口,比格尔就看穿一切,直接给他拒绝在千里之外,这种感觉让尤塔金觉得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这就是一种人和人的信任和默契,比如比格尔和亚尼之间就是这种搭档关系,克里斯蒂安和杰弗森之间也是这种搭档关系,就算他们都是单独领命出来执行,他们仍然会不自觉的走在一起并且合作。
这是一个他们的习惯,不可能改掉的一种合作习惯,也是他们互相之间的财富与幸运,作为特工能有m•hetushu•com一个默契的搭档是他们最需要的东西。
林歌无法理解,毕竟他不是一直在神龙大队长大的人,他被王逸送去了陆玄机的海岛上,他的身份可不是充满正义的侠客,当他听到万狂啸看着地图定位显示的坐标时说的那句“不能去”之后,当场差点就把桌子给掀了!
可如果现在万狂啸下令让人去东瀛的平顶山岛作战,那就是到别人国土作战了,不论有任何的理由,都是一种侵略!
对于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来说,兄弟这个词可以说是代表了极度信任的词,代表了两个人的关系是至亲的,虽然现在这个词儿在华夏早已经被用烂了,口蜜腹剑的人想阴你耍你,也会口口声声叫着你兄弟。
他的挣扎和他的纠结,作为华夏军人,都能理解。徐云也能理解,只是徐云没想到这一步,他的心思都用在了如何教训阿德将军的身上,并没考虑这些事情。
徐云不能让他们发现察觉,所以不能直接完全割断,而是仍然让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反抗,在最关键的时候再挣脱捆束绳。
“这么说,那我们就没得谈了。”尤塔金道,他知道,虽然他们同是将军麾下的人,将军也没有给他们固定的划分谁和谁是搭档之类的事情,可做特工这一行,很多行动一个人都不可www.hetushu.com能完成,所以将军手下他们的这些人就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固定搭档。
徐云做好一切准备,随时都是为了迎接自己人打进来,然而他并不知道林歌在燕京发生的事情。
毕竟尤塔金是屠光了他们整条海盗船的人,只为了自己能活下来的家伙,这样一个人不论放在任何地方,那都是相当危险的一个因素。
“我从不觉得我自己有多高尚,也从未怀疑过将军说的话,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你和我们其他人不一样。我没有怀疑和诋毁你的意思,你自己可以好好想想。”
“尤塔金,我承认我们之间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误会,但我也相信,我们可以很好的解决。基地里还是不要惹是生非了吧……会给将军丢脸的。”比格尔最终还是无法相信尤塔金,没打算跟他去私下单独谈谈,还是人多的地方让他觉得比较安全:“有什么事情,你若想说就在这里说吧。”
“这可不敢。”比格尔却开口拒绝了:“尤塔金,你身边的兄弟一直都是处于死绝的状态,你难道没注意过吗?但凡相信你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有好下场的……你也好好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亚尼为什么会死,就是因为他太相信你了……尤塔金,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不敢把后背露给的‘自己人’,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