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04章 没有对错

东瀛会不会配合他们还是个未知数,如果东瀛内阁那群废物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那他可就真的是要崩溃了。
“……”白小叶无语,但徐云说的也没错:“我就是问,我……我妈呢。”
这擅自做主做出事儿来了吧,把自己给置身于那么危险的一个处境,搞的连自己人都不管他了,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了。
“马上通知所有在华夏的特工,第一时间全部撤离燕京。”阿德将军道:“先都自己想办法淡出对方的监视视线,三天之后,分批撤出华夏。任何人不得再有任何闪失!”
“如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阮清霜一直都没说话,但听到这里,却忍不住开口了:“我知道你们的职责,你们有你们的选择和取舍,在个人和国家的选择上,国家的利益和名誉大于一切,但我仍然会为这件事情感到气愤……”
“那我们就更应该理解他们,理解首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很挣扎。”徐云道:“你们都记住,我的身份,永远都不会改变,我的职责也永远都不会改变。有些事情没有对与错,只是立场不同www.hetushu•com……”
这是一首凉州曲,阿德将军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认识他的人也都公认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对于这样一场失利,的确不是他一时之间就能轻易接受的。
仇妍丝毫没有回避徐云目光的意思,直接道:“因为你没在那个立场,所以你会说的很轻松。如果真的换做是你,你回答的就没那么轻松了。”
“将军,难道这件事情真的就要这么算了?”
这口气,阿德将军只能硬咽下去,他不能让世界知道这个基地的存在。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小偷被偷走了自己偷来的钱包,而钱包里明明放的是自己的钱,却不能报案一样。
“我也同意。”佐媚烟说完,目光马上躲开徐云的眼神儿,强子他们几个人也想开口,但都被徐云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一切就好像都随着时间而淡化,可只有白小叶自己知道,左冷月的心里不可能不痛,就像她一样,只是没有把心里的痛表达出来,不那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不想要关心自己的人为自己担心。
然而左冷月却什么都没说,就和_图_书像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一样,她很肯定的答应了她,告诉她,让她放心,她一定会把徐云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没有一句责备,也没有一句煽情。
没有人会想继续呆在这个房间感受这种沉闷的气氛,在阿德将军摆手示意他们全部离开的刹那,所有人都迅速撤离了阿德将军的办公室。
“这还差不多。”徐云道:“她有些事情去处理,没和我们一起来。”
白小叶一直害怕面对,不知道如何面对的人不能来了,她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轻松的意思,反倒是心中一阵空荡,一阵莫名的失望。
徐云安全归来,总算是让大家伙都松了一口气,白小叶是又气又恨的瞪了徐云一眼,这家伙的心也未免太大了,这么大的事儿都敢擅自做主。
与此同时,他还要安排人告诉东瀛当局,这件事情也要让东瀛人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他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去承受这一切已经发生的该死的事情!
顿了一下,阿德将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寒光:“只要让我把你这根眼中钉拔出来,我就要将你融化为乌有,让你永hetushu.com远没有机会继续做我的眼中钉!”
徐云完全是以大哥的口气责备道:“我说你这孩子还真是的,有点礼貌,什么她呢,她是谁啊?就不能有个尊敬的称呼?”
所有人全部沉默,当阿德将军再次转回身,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已经无需多言,这次的事情,阿德将军已经认输了。
“林歌说的本来就没错。”白小叶也在这件事情上钻了牛角尖:“你就是没那么冷血。”
整个房间内,剩下的只有沉默。
“这没你说话的份儿,一边呆着去。”徐云给了他一脚,这家伙,不帮他说话,还火上浇油呢,这事儿他一个人解释就够难了,臭小子还不帮他说说话。
其实不只是阮清霜一个人,所有人都为此而感到不公平。
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去给我惹麻烦了呗。”
圣书万卷任纵横,常觉心源极有灵。狂笑惊散四方客,大怒偏向虎山行。不畏腥风吹血雨,豪歌一曲万里晴,独自遨游何稽首?揭天掀地慰生平。
远在大洋的另一侧,阿德将军铁青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他面m•hetushu•com对着墙面上一副华夏诗歌书法,这是他自己写的,显然,是万狂啸让他对华夏文化充满了永远的探知欲。
虽然每个人心里都在生气,却也都在庆幸。没有人开口责备徐云什么,他们都很清楚,即便是再来一次同样的事情,徐云仍然会这么做,因为他至始至终就没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
“哥,那她去哪了?”白小叶追问道:“你知道吗?”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这件事情真的是我自己的判断错误,是我自己的选择出了问题。”徐云道:“这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真的,如果是我换做他们,我和他们的选择是一样的。”
虽然徐云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算得上是好事儿,但也通过这次的事情,给了白小叶和左冷月能冷静下来谈一谈的机会,白小叶想通了,她应该理解,应该原谅,应该学会去包容。
他损失的已经足够多了,不能再有损失了!
……
“她呢?”白小叶一直都在等待她妈妈的出现,自从上次有了裂痕,两人一直没任何联系,她躲避了之后,也一直不知道如何再选择见面,但因为徐云的事情,白小www.hetushu.com叶迫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做了。
任何重要的决定,总会有一部分人是无法理解的,对于这种人,阿德将军不愿多说什么,他缓缓的转过身来:“如果你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这个位置,让给你坐。”
徐云深呼一口气:“这事儿怪就怪我。”
“哥,你没那么冷血。”林歌突然冒出一句。
阿德将军许久之后抬起头,看向窗外,自言自语道:“那么多年,你还是我的对手……当年我就是永远处于下风的那一个,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培养出的人面对你培养出来的人,仍然要处于下风……呵呵呵……万狂啸,你就那么喜欢做我眼中的那根钉子吗?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给我把你拔出来的机会……”
平顶山岛的秘密军事基地对美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这样一个秘密基地今天却彻底被毁于一旦。可他却又不能承认,不能拿这件事情讨什么公道,因为他们从不承认他们的间谍活动,一旦承认了这个秘密基地,那就意味着承认了他们对亚洲地区国家的间谍活动。
因为以他的立场来说,他只能这么做,也只有这样做一种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