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08章 开牧马人的家伙

徐云时常会在键盘上敲下一些关于他们这类高手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只能被大众当作笑话来消遣,知道他真实存在的,只有编写出来的徐云。
时间是任何伤口的良药,会慢慢愈合,虽然那伤口仍然会在特殊的日子隐隐作痛,但终究不会再流血,这就已经足够了。
徐云一出来,保安部的人迅速围过来保护,保安部队长特别无奈的解释着:“徐总,这事儿都怪我,一个没注意,这家伙开车就冲进来了,把门口的起降杆都给撞烂了……”
保安部的人上前就要把人给拿下,而开门下车的人却扯开嗓子吼了一声:“让你们老板出来!我有事儿要见他。”
“动了手就别后悔!”开牧马人的家伙说话间,一个倒翻,单手撑着车头就越上了车顶,那绝对跟猴子似的,相当麻溜:“你们这群二刈子都给我听清楚了,我再说最后一次,马上让你们老板来见我!”
每天早上起来晨跑半小时,吃点健康的早餐,回头睡个美容觉,醒了之后就开始在阮清霜和佐媚烟的帮助下处理天娱的各种事项,各种文件的签字签的他手指头都抽筋m•hetushu•com儿。
这一天艳阳高照,气温回暖,徐云处理了手里的几个复查文件之后,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享受阳光,却看到了一辆被糟蹋的不堪入目的牧马人越野车,横冲直撞的冲进了影视广场基地的办公区,一头扎停在办公楼的门口。
事情总是神秘的才有吸引力,电影电视以及小说里那些凭空编造的东西,为什么会吸引人,就是因为那些故事是真是假,谁都说不清楚。
可他没想到过,虽然什么事儿都不用自己做,可下面那么多人那么多部门,最终一件事情做不做的决策权都在他的手里,他不只是要做出决定,还要做出判断,要考虑这些所有事情的可行性,如果自己考虑不周全,还要进行会议研讨。
牧马人上下来的家伙却毫不客气拍了拍汽车的引擎盖:“少特么跟我得瑟,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是不抓紧时间给我通告,一会儿你们可别后悔!耽误了老子的大事儿,小心你们老板让你们都拍屁股滚蛋!”
突然的轻松让徐云这几天的小生活过的很惬意,他试着让自己懒散下来,体验m.hetushu.com一下作为一个天娱总裁和普通人的感觉跟滋味。
透过硕大的落地玻璃,徐云仔细辨认了一下楼下那个野蛮的家伙,完全没有印象啊。不过,看在他那辆改装的绝对够酷的牧马人越野车的面子上,徐云还是决定见一下这个人。
总会有那么一天,将会有一个人先离去,留下的固然会感到伤悲,而这份伤悲也只能是人这一辈子七情六欲里的一份感觉而已,伤悲终将有消散的一天。
北方人应该都知道,这二刈子是对太监的称呼,拿出来骂人还是挺损的,保安部一群大老爷们儿谁能受得了,个个摩拳擦掌准备狠狠收拾这小子一顿。
而当永远这个词用在散的时候,就是个真理,很多永别,就是一别到永远,永远都没有再见的机会。
“上!”保安部队长没再犹豫,一声令下。
“得瑟够了就下来好好说话。”徐云道:“找我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就滚蛋,我也提醒你一句,你可不是我什么哥们儿,要在我面前充大的话,现在也差不多了。再过的话,我也提醒你,我脾气没你想象中的好。”
相聚不容易,散www.hetushu.com离很简单,且聚且珍惜。
舒服的日子总会有被打断的时候。
或许,你看到的,有很多东西都是真实存在而夸张一些改编来的。
然而徐云却完全没有让他们动手的意思,而是淡淡道:“车改得不错啊。”
说道这里,保安队长还恶狠狠的回头瞪了这开牧马人的家伙一眼:“你破坏私人财产,马上把钱给我赔了!不然我就打电话报警告你,拘留你十天八天再说!”
“切,你告去啊!试试你们老板让不让你去告我。”开牧马人的家伙相当得瑟的又冒出一句损话:“一群二刈子……”
当永远这个词用在聚的时候,就是个谎言,没有永远的相聚,没有永远的在一起。
有些人,有些事,这辈子或许就是一个转身,就彻底的翻了过去。“永远”这个词,是谎言一样的存在,也是真理一样的存在。
地球少了谁都一样转动,一样有春夏秋冬的四季变换,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变化,所有的秩序都不会产生改变。
每天晚上在阮清霜她们去做瑜伽的时间,徐云就喊上林歌一起去健身房,挥洒一身汗水,冲个凉去游泳池和图书发泄掉浑身上下一整天被积压的酸痛,让坐到僵硬的身体重新恢复灵活。
在琴岛的这段时日里,徐云也慢慢认识到了什么叫充实,其实普通人的生活一样可以很充实,不一定就要过没有意义的生活。
就说刚分手的男男女女,若不是因为感情原因而分离,那种痛苦将会折磨一个人很久很久,会让他(她)认为这个世界都因此暗淡了下来,但最终,时间会证明,没有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
“你以为你是个毛线!见我们老板?我呸!”保安部的人那可都不是吃素的,都是精英,谁怕谁啊!
这也算得上是非常健康的生活了,总比每天吃完饭就又去坐在KTV的沙发椅上唱歌,唱完歌再去酒吧喝到浑身虚脱回家睡觉的好太多了。
“哥几个,今天咱们是碰到疯子了!给我干他!”保安部队长大手一挥:“也不睁大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乱闯,好好给我收拾他!出了事儿我扛着!”
让徐云离开神龙大队,而且是永远,徐云做不到,即便是他很清楚,终究有一天,他会永远离开,但那也不应该是现在。好在徐云相信那些兄弟们能承担起保家卫国m.hetushu•com的这份重则,他也能安心离开。
这时候,徐云已经来到楼下,他走出办公楼大门,淡淡道了一声:“找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能不忙吗?不把人忙死,那肯定是一个最终会赔到底朝天的集团老板。
一整天除了午饭和午休的两小时之外,就根本没有能闲下来的时间。这是徐云完全没有想到的,没有在这个位置做事的时候,徐云把总裁想的特别清闲,什么事儿都有下面人去做呢,有什么好忙的?
“那是当然!”开牧马人的家伙得意洋洋道:“这可是哥们儿自己动手搞的,全国上下,仅此一辆!”
当然,这太真实的东西,某电总局能不能通过审批还是个问题呢。
人也一样,人的一辈子,将会面对无数次的聚散,有聚就会有散,有句话说得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任何人身边的任何人,总有离开的那一天,即便是父母和子女,金童与玉女,没有人能一生都守护在一起。
偶尔深夜失眠,徐云也会打开电脑,构建一个故事树,把自己一些过往的事情记录下来,用剧本的方式来记录,说不定某一天,他还真想亲自做导演,拍一部真实的国之利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