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22章 以德报怨

“别这么说,我是帮过他一些忙,不过,他现在改车的观念和理论以及大胆的想法,绝对远超我之上。”阿阳道:“我就纳闷了,他不是留学去学医吗,怎么又跟这汽车零件较上劲儿了。”
阿阳说罢,看了看自己衣领和袖口上的油渍:“修车改车这活儿,真不适合他那种大少爷做……”
要徐云说,都叫兄弟。只要心能在一起,心能往一起使劲儿,那就是兄弟,不分相敬如宾的和骂骂咧咧的,只不过是性格不同而已。
“哥,你现在能想明白余天骄那辆牧马人为什么这么牛了吧。”林歌也笑了笑:“那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这还有个技术指导呢。”
兄弟之间,有些互相尊敬互相佩服,有些则是打打闹闹骂骂咧咧。相互尊敬的人说互相谩骂的那不叫兄弟,因为不尊重对方。而打打闹闹的也说相敬如宾的不叫兄弟,因为兄弟不需要那么多约束。
这自信,这气场,余天骄是打心底里佩服,怪不得他老姐和老妈从他回国之后就不断的说着徐云的好话,就连他余天骄这个从小几乎不会服气什么人的家伙,接触徐云这一天的功夫就被他给和_图_书折服了。
徐云来到了林歌他们所在的一个偏僻汽修厂,付天他们都在,别看这修理厂的环境不怎么样,但修车改车的人却绝对比那些好路段好装修的汽车美容店专业多了。
金胖胖一下就瘫了,该来的永远躲不了啊!唉,造孽啊,为了两千万,想要改变穷人的身份,却不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沦为了诈骗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他若是有那个胆子,那就让他去呗。”徐云道:“只要他敢跑,我就敢追。从我出生到现在,只要我想追的人,还没有追不上的。席天佑要是对他自己那两条小短腿有信心,那就随他逃。”
徐云可不想把事儿搞的那么复杂,这样既省心,也积德,拔弩之于让席天佑痛恨余家一辈子。
人生若是无希望,的确不如死了。每个人活着都有希望,希望或许是事业,或许是爱人,或许是孩子,或许仅仅是活着。但总是有希望。就算街边衣衫破烂的流浪汉,那也会有希望,希望能在垃圾桶捡到新鲜一点的食物……虽然听起来可悲可笑,可这也真的是一种希望,这种希望能让一和-图-书个人活下去,能让他继续流浪着活下去,不至于死在街头。
徐云上车之后联系了林歌,确定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便让余天骄先回家,自己去和林歌汇合。
“不客气,都是自己人。”阿阳说话间掏出口袋里的中南海递给徐云,徐云没客气,接过来点上,不是犯烟瘾了,是要给面子,阿阳看徐云点燃了烟,才开口:“云哥,我鸽子哥说,你和天骄那小子在一起,怎么没带他一起来?”
徐云道:“如果他真能表现那么好,提前给放出来,那说明他思想觉悟高,肯定能想明白今天这事儿,是你们余家给他的一个恩情。如果他能觉悟,痛改前非,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又何尝不好?余氏集团的一切他都熟悉,到时候,你抛个橄榄枝,他会为你一生所用,对你忠心耿耿,以德报怨的力量是很大的。”
“不用告了。明天席天佑就自首。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徐云淡淡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同谋,该承担的惩罚和责任,一样都少不了。到时候表现主动点,争取别判那么狠,知道了吗?”
“你们认识?”徐云一怔:“他先回http://www.hetushu.com家了。”
徐云看到那山寨金胖胖被他们关在一辆拆的快什么零件都没有的面包车里,对眼前的年轻人微微一笑:“谢了兄弟。”
余天骄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听上去还是蛮有道理的,以德报怨,虽然他还不太理解这个词儿,不过也能感受得到这个词儿里面博大精深的道理。
“你放心吧,他不会逃了。”徐云淡淡道:“能有他这般心机和容忍的人,都是有城府的。他能考虑清楚他逃走的代价和成功率。代价是他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抬头翻身,而成功率却可怜的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如果是我,那就能屈能伸,把这事儿认了,争取博一个宽大处理,说不定关个十年八年出来还有机会打翻身仗……”
付天解释道:“何止是认识,余天骄那小子跟阿阳是铁磁。”
这时候,山寨金胖胖忍不住的在那封闭的破面包车壳子里敲了敲窗户,阿阳上前一步,哗啦给拉开了车窗:“怎么了?又要拉屎啊还是拉尿啊?肚子那么大,这么点屎尿都憋不住啊?”
席天佑也是有追求的人,不然也不会一步一步走到如今,如果剥夺了他所有的希望,http://m.hetushu.com他或许真可能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他只需要在电脑面前动动手指头就能把户头的钱全部匿名存入瑞士银行,回头一自杀,那钱就追不回来了。
“给他个机会吧。人这辈子活着,总要有希望,若是连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了,那还不如死了。”徐云道:“毕竟也给余氏集团出过力,就当做你给他一个旧人情吧。做人也不能太绝。”
余天骄一愣:“他还有东山再起重新报复我们的想法?就他?云哥,那你都看出来了,咱就直接把他抓起来送给公安局得了,为什么还要给他自首的机会,不是自首,他就没有得到宽大处理的机会了吧?”
余天骄不是不想跟徐云一起去做事儿,但他现在更想做的事情是把这个好消息马上通知给老妈和老姐,席天佑伏法了,这对她们来说一定是自从父亲过逝之后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余天骄跟着徐云离开席天佑家,仍然不放心的回头看着:“云哥,咱真的相信他?他万一连夜就逃走,那也不是没有机会逃出去,如聪明点直接飞到南边境,往那几个鸟不拉屎的穷国一钻,随便找个犯罪团伙的和*图*书头目给点钱,那些穷疯的货都能给他卖命卖到死。”
车场的老板也是个年轻人,狠狠抽了一口烟,看到付天他们都毕恭毕敬的叫云哥,也客气的喊了一声:“云哥。”顿了一下,又自我介绍道:“叫我阿阳就好。”
“不……不……不是,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哥……哥,哥!我在这呢!”金胖胖一边喊,一边对徐云挥手,看到徐云回头,金胖胖无比期待的看着他:“咱什么时候去告席天佑啊,我……我想离开这里了,我真呆不下去……”
阿阳愣了一下,然后便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是啊,那小子虽然理论强,但实践弱,改他那辆牧马人的时候,一旦搞错了,他都是轮着扳手就吼骂他。对于他们之间来说,这才叫兄弟。
“云哥,你说这货万一真因为表现好,几年就给放出来了,他报复我们,你会不会再教训他?”余天骄这是先把徐云给拉拢住,省得以后他不管他家事儿了。
“亏你还是他铁磁。”徐云淡淡的笑了笑:“人的兴趣可没什么身份之分,就算他是富家大少,你是家徒四壁,但兄弟们之间,他做错了事儿,接错了油管和排线,你一样能拿着大扳手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