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42章 野菜宴

“李局,你看我这安排的还可以吧,保证你喜欢。”徐云心里暗爽道:“都说佳肴配美酒,这菜是野的香,可是这酒,绝对是纯正的好!既然咱们在琴岛,距离高密也不远,我就用高密三十里坡最知名的三十里红来招待你!”
李副局真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是他自己说要清淡点的,这下可真是清淡大了!别说山珍海味了,就连肉丝也只有一道野菜配了,其他都是素到让你嘴里淡出鸟儿来的。
对了,忘记告诉大家,这边影视大酒店开业之后,厨房需要一个管事儿的掌勺的大厨,一时之间没有合适人选,阮清霜就把小东北给调到琴岛来了,小东北也乐意,用他的话说,他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可徐云还很热情的邀请,就好像这一桌子野菜真的有多么丰盛似的。
好一个以进为退,以攻为守啊!李副局心里笑了笑,既然这样,那我就有招接招,让你没办法选择后退!
李副局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判断失误了,他自认为徐云是个不能喝酒的主儿,却没和-图-书想到这酒的度数那么高。
除了徐云亲自点的几道野菜之外,小东北几乎把能做的野菜都做了,没有野菜就用普通青菜给凑了个数,整整二十六道菜!全部都是青菜!也就有一两道配了肉丝,有一两道配了虾仁。
只不过这一杯酒下去,赵皮特就有点神志不清了,他的酒量可没他舅舅那么好,做不到三两四两不算酒。这二两半的高脚杯,喝下去就让他浑身发热,两眼发直,甚至都要忘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徐总,好酒量啊。”李副局知道自己应该改变战术了,看样子,徐云是想把他给灌醉,让这事儿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不行,绝对不行,李副局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必须保证头脑的清醒和警惕,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着了徐云的道儿。
这一杯六十多度的高粱酒下肚,李副局顿时觉得胃里一团火似在燃烧,心里不由的暗道一声,好高的度数啊!
李副局看着徐云喝下一杯酒,再加上他说的这话,心里大致给了这样一个判断:徐云并不能喝hetushu.com,所以才说那种认为感情铁喝出血的人是低俗的人,而他第一杯酒就干了,就是想要震慑一下,这样显示他挺能喝的,让自己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贸然拼酒。
“李局才是千杯不醉呢!”徐云说话间,就给李副局再次倒满了酒,赵皮特刚才就根本没举杯子,反正李副局也没打算让他喝,也就没吭声,可徐云不会放过他的:“赵制片,都说虎父无犬子,李局是你舅舅,他那么老当益壮,你这是要给他丢人啊?第一杯就干了吧,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哦!”
徐云哈哈笑了笑,他承认,的确有很多有格调的人懂得品尝红酒和享受红酒,但华夏饭桌上,有相当一部分人喝红酒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逼格,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有档次,尤其是有些暴发户和大领导,整瓶整瓶的红酒就当啤酒喝,生怕少喝一瓶就少占好几万块钱便宜似的。
咕咚灌下,赵皮特差点就呛的喷出来,平日里为了提升逼格,他都是喝红酒,只能习惯红酒的口感,这白酒那么冲,他真接受http://m.hetushu.com不了!可为了面子,他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
“李副局,华夏人都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徐云道:“咱不是那种低俗的人,咱们的关系也不能用酒来表示,第一个,我就先干为敬。”
徐总亲自安排,上菜定然是相当快,当然,这也跟他点的这些野菜有很大的关系,不是清蒸就是清炒的,还有是凉拌的,连火都不用就搞定,能不快吗?
这喝酒之人都很清楚,不能喝酒的人,三十六度一下的勉强喝点,四十八度以上的喝点就能放倒了。能直接干杯六十多度的白酒,那绝对是酒篓子,说不能喝也没有人相信。
徐云才不会弄那么奢侈来招待这喂不饱的狼,今天的野菜能有那么全,也是他提前就让厨房准备好的。一开始小东北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
“好,好,今天我们就不醉不归。”李副局笑了笑,心道,等一会儿酒过三巡,我一定会让你开口把那节目的事情给安排好的!
徐云一http://www•hetushu.com脸认真道:“那是必须的啊!”
赵皮特经不住徐云的挑衅,马上端起酒杯:“干就干,一杯酒而已!”
高粱酒?李副局一怔,那肯定度数不低啊。但徐云这招待酒真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还觉得,这徐云毕竟是大集团老板,怎么也要开一瓶上万的酒吧,就算不是什么茅台80年或着50年的,也应该弄个国窖1573温莎,水井坊1916典藏也行啊。
结果居然用高粱酒就想糊弄他,这三十里红李副局还真没喝过呢。当然,也是徐云借鉴了一下莫言老师创造出来的这酒名。徐云说的这三十里红并不是什么名贵的酒水,但也真不错,真是当地产的高粱酒,不过这酒度数是最高的一种,有六十多度呢,绝对醉人。
说句心里话,若是一般人,想一顿饭吃这么多种野菜,那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徐云这么招待,那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他李副局绝对说不出什么二三五来,一点毛病都找不到徐云的头上。
像赵皮特这种人,就是徐云说的那种人,生怕自己占不到便宜的:“赵制片,m•hetushu•com现在喝红酒的都容易被骂做装逼。咱华夏人自古以来就是喝白酒,这才叫格调。东方的格调。”
赵皮特没什么口才,也知道自己说不过徐云,干脆就闭嘴不再吭声,反正不管怎么样,徐云都铁了心按照他自己的安排来做了,他多说也只是自讨苦吃。
赵皮特看着满眼的青菜,哪还有心情喝酒啊,连拿筷子的劲儿都没有了。
“我们这些老骨头,都认为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所以徐总都干了,这杯酒,我也干了!”李副局不愧是李副局,绝对久经酒场,也是那种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不算酒的主儿。
“徐总,不管怎么说,我舅舅也是总局的副局,你就拿高粱酒招待他?”赵皮特有点不爽:“我觉得还是来点红的吧,什么拉菲拉图之类的,那才叫有格调。”
一眼看去,满桌子都是绿色,李副局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兔子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管是什么酒,大家能坐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喝,那才是最重要的。”李副局倒是看得开:“而且,我相信徐总拿出来的酒,那肯定是最正宗的高粱三十里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