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46章 难眠夜

徐云微微一笑:“你这几天都在琴岛吗?”
一年前徐云在她们的口中还被称呼为太子爷呢,现在这都要当太上皇了……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徐云苦笑。
“现在我这个朋友都三十岁了,仍然每次看到他父亲喝酒都心烦。”徐云道:“这就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影响,或许这让那些喜欢喝酒的人看了,觉得根本不是事儿,都三十了,还在乎这吗?其实不然,很在乎的。所以这种影响真的是太大了,一生都难变。”
徐云苦笑一声:“我们的确性质不一样,我比你惨,你是有家,因为工作原因没办法回去。我……我根本就没有家,这可怎么回?”
徐云耸了耸肩膀:“比如,我一个朋友的父亲特别爱喝酒,在我这个朋友年幼的时候,印象里都是他父亲喝醉的记忆,每次他父亲喝醉,他都特别心烦,特别害怕,就是这样一个环境,让他特别喜欢安静,不喜欢糟乱,他甚至不喜欢跟爱喝酒的人交朋友,因为他讨厌那种喝多了就兴奋的人。”
樊冰略微怔了一下,低头道:“不想住酒店里,没有家的感觉……我都不记得自己一年能在‘家’里住几次,总觉得每天都是住在和-图-书酒店里,除了酒店,就是酒店……我想我自己的床,自己的被子,自己的沙发……想每天早上起来享受自己窗前的阳光。”
徐云摇摇头,请她进屋:“不打扰,我还没睡呢。”
敲门声让徐云一怔,难不成想什么就来什么?阮清霜真的给自己送粥来了?不会的,徐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他知道,阮清霜此刻正在济北顶替佐媚烟处理天娱的事情呢,佐媚烟现在早就飞到港澳去参加出席一个活动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黄米面团卷豆沙,卷好后将其在黄豆面上翻滚,让表面沾上一层黄豆面的小东西,也让徐云感到了他们那种“成家立业”的感觉。相信驴打滚那软糯的口感一定会让两个人的小生活更美满。
“所以你害怕你做不好父亲?所以就不成家?”樊冰道。
徐云今天会失眠也是因为这个,共同话题马上就来了:“我也不喜欢住酒店。”
砰砰砰。
忙碌和复杂的工作让徐云很久没这么轻松了,两人相谈甚欢的过了两个多小时,单独去处理一些私事儿的林歌也在做完事情之后赶了过来,时间不早了,便先送马修回去,徐云和图书和林歌便再次踏上赶回琴岛的高速路。
想到这里,徐云又有些自责,自己没有林歌的这种细心,他甚至都不知道关心他的那些人喜欢吃什么小东西,反倒是阮清霜总会在他晚归未睡的时候给他煮一碗安神养胃的粥送到他身旁。
方娅喜欢吃甜,而燕京的驴打滚绝对是她最喜欢的一种甜食,林歌听说某胡同有一家老店,今天就花了俩小时去找的。
“嘻嘻,我刚才睡不着,在客房窗台看风景呢,就看到你的车来了。”樊冰道:“没想到这么晚了,你还要忙碌呢。本来是不想来打扰你,但实在睡不着,就想碰碰运气,看看你睡了没有。”
以前徐云到没这种感觉,而现在林歌搬去和方娅一起住之后,徐云的这种感觉就特别强烈了。那种家的感觉让徐云觉得很是羡慕。就说他去找马修谈关于余佳倩计划的事情,林歌没有跟他一起,而是满燕京小胡同的找一家卖驴打滚的店铺。
客房总有一种不是家的感觉,即便整个大酒店都是他徐云的,他也仍然会感到陌生和不自在。
“徐总,还真是你回来了呢。”樊冰微微一笑,向房间里面看了看:“那么晚了,没打扰你休http://www•hetushu•com息吧?”
看着酒店的天花板,徐云都有些怀念自己刚搬去药膳馆的时候了,虽然那房间小,但是却有个家的味道,自从把河东国际大酒店做成药膳大酒店之后,他的生活就跟酒店的客房脱不开关系了。
“那你应该抓住这几天的机会好好休息休息。”徐云道:“还不早点睡觉,不担心皮肤?”
“说的简单,成家结婚哪那么容易。”徐云道:“结婚成家,肩膀上的责任就更重了。我觉得我可没那么大的魄力。”
徐云起身打开门,居然是樊冰,这让他忍不住一怔,处理完上次的事情之后,樊冰应该就去拍戏了啊,怎么可能还在酒店呢?
回到琴岛的时候又是凌晨了,林歌辛苦了一路,徐云赶紧让他回去休息,这小子已经跟方娅同居了,耽误他晚上的时间会让徐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的。
樊冰一怔,她当然也听说过一些徐云身世的事情,家的这个问题必然是他心头的痛,她有些抱歉不应该提起这个事情,便赶紧转移话题:“那就成家呗,结婚,生个大胖小子,给天娱集团的人抱个小太子爷。”
“嗯,我被你召到琴岛之后还没离开呢。”樊冰道:“我和-图-书那天刚想走,接到剧组电话说导演抱恙,高烧挺严重的,放几天假,休息休息,等接通知再回去也不迟。”
林歌离开之后,徐云回到影视酒店里面专门给他留的套房,草草洗了个澡便直接躺在了床上。原本身心疲倦的身体,经过这么一折腾,反而还不困了。翻来覆去的竟然睡不着呢。
“为什么?”
“恐婚族!”樊冰肯定道:“徐总,你说,连你都恐婚了,你让其他男人可怎么办?全华夏也找不到第二个你这么年轻有为的集团大老板了吧?要长相有长相,要事业有事业,要财力有财力,呼……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恐婚。”
徐云上下大量了一下自己:“嗯,我是挺害怕的。”顿了一下,徐云又忍不住笑了:“哈哈哈,我这连结婚的人选都没有呢,谈孩子似乎有些早了,话题扯远了,真是不好意思。”
樊冰一怔,看样子不管说什么事情,徐总的思想都拉不回来了:“徐总,其实,父亲并不难啊,以身作则就可以啦?”
樊冰点点头,她很赞同,她也特别讨厌自己的父亲喝酒。
“担心啊。”樊冰道:“可是担心也没有用哦,失眠这种事情可不是人能控制的,我也想睡,可躺在床m.hetushu.com上看着酒店的天花板,就睡不着,真的是睡不着。”
但不管是药膳大酒店的三星级标准客房,还是申江大酒店那五星级的套房,甚至到了现如今这影视大酒店豪华到直逼迪拜七星帆船酒店的套房,都不能跟药膳馆的小房间相提并论。
“说起来简单。”徐云道:“你知道吗,家庭环境和父母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有多么大?或许我没有资格说,因为我连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但是,我身边有很多人,他们不同的性格,都是因为不同家庭环境和不同的父母性格所影响的。”
徐云摇摇头:“倒不是说恐婚,就是觉得这责任并不好承担……就拿你说的,生孩子,做父亲,呵呵……父亲这个身份,在我的印象里,真的太模糊了。”
在路上徐云就睡着了,操心的事情多了,脑子自然就会觉得特别疲倦。林歌把汽车音响也直接关掉,让徐云能睡的舒服一些。
“切,少来啦,你是老板,你想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故宫你都买得起。”樊冰吐了吐舌头:“我可不一样,我住酒店都是因为工作原因,我没有办法而已。你是因为有钱任性呗,咱俩性质不一样。”
“比如呢?”樊冰很好奇的托起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