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49章 无声息的惊涛骇浪

樊冰满脸诚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老板这个人,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欺骗,她虽然还未开口,但被这番话说到耳中,仍然是觉得心惊胆颤的。
樊冰很头疼,她甩了他们那么多个小时,仍然没甩开,看来,命中注定了,这就是这两个家伙的命运。
“不需要你插嘴。”男人一句话就让身后的年轻人闭嘴了,他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我想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多听,多看,多做,但是……一定要少说话。”
“这位老板,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胸口能跑马,就把我们两个小人物当个屁给放了吧!”心中恐慌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狗仔,根本顾不上什么尊严不尊严了,直接跪在地上开始给面前这个男人磕头:“求求您,求求您!我发誓,我一定当作今天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发誓!发毒誓!我若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天打五雷轰!”
这时候,那辆没有任何品牌标志的豪车终于开门了,先是下来一个一眼看去就非常英武精神的年轻人,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走出了一个带着墨镜,手中夹着雪茄的男人,确hetushu•com切的说,应该是中老年人,至少有六十岁的样子。
“男儿膝下有黄金,如何拜人?”男人道:“你们两个这么软骨头,如果我是你们的父母,一定会寒了心啊。年轻人,记住,你们腿上的这双膝盖,上跪祖宗,下跪父母,就连天地都不能随随便便的跪,懂了吗?”
“不必了。”男人却突然打断了樊冰的话:“我这个人不喜欢听谎话。刚才你说没有理由,这个答案,虽然让我非常的不满意。但我却相信,这是一句实话。但接下来,你要讲得,不论是什么,我都不会相信。因为我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事情,见识过那么多人的经验告诉我,你接下来说的话,一定是谎话。”
老板在想得到答案的时候,如果你不说话,一定会比开口给一个他不满意答案的下场更惨,所以樊冰即便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也只能硬着头皮开了口。
樊冰就那么冷冰冰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不希望这样,毕竟那两个狗仔只是无辜的人,可这一切又不是她能决定的,她没有权利开口帮助这两个无辜的狗仔,因为,她今hetushu.com天已经自身难保了。
年轻人点头认真道:“是!老板!”
真正明白他这句话的人,这时候早就站起来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起来那么简简单单的啊,很多人一辈子或许都不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樊冰听到这话,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樊冰有负老板的重望和寄托,请老板责罚。”
而这个中年男人似乎也显得很有耐心,没有催促樊冰,而是深深的抽了一口雪茄,把目光看向了那两个狗仔的身上:“啧啧啧,那么年轻的两个年轻人,做点什么行业不好?非要做这种探听别人秘密的事情……”
男人又面无表情也没有声音的等了一分多钟,这才深呼一口气,缓缓开口:“怎么样啊,樊冰,我给你的时间足够让你考虑出一个让我满意的回复了吧?我要的理由呢。”
樊冰咬了一下下唇,艰难开口道:“没有理由。”
两个人连连点头,一边跪着磕头一边道:“懂了懂了!”
“这话从何而来啊?”男人道:“你知道我的规矩,事情,成功与失败,都不是我责罚的唯一标准,我需要一个理由。给我一个www.hetushu.com理由。”
听到这番话,两个身穿黑衣的威猛壮汉才把手里的两个狗仔给扔了回来,的确,杀这两个人很简单,但若因为杀这两个人连累了老板和樊冰的话,那可就太不值得了,这两个人的狗命,什么地方都一样解决。
看到逃跑后果的另外一个家伙,当时就不敢动了,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站着,绝对是任凭风吹和雨打,那也绝对纹丝不动。这些人真的太恐怖了,身体上散发出的气息就是那样的危险,他只是一个小狗崽,哪见过这种场面啊,又不是在拍电影。
“樊冰。”男人身后那个英武精神的年轻人突然开口了:“老板已经给你机会了,你最好不要让老板失望,说实话。”
“别把这里的杀气搞的那么重。”樊冰皱了皱眉头,显然,她一点都不希望这些人会在她的面前动手杀人,这种场面让她心里真的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哈哈哈,樊冰啊樊冰,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男人开口了:“能看到你开车来到这个地方的人,恐怕不只有他们两个……这话,你是要说给我听的吧?”
男人被这个答案搞的怔了一下,这算什么hetushu.com意思?没有理由?这个答案,说了跟没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樊冰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迅速收敛起来,低头道:“樊冰不敢说话给老板听,是真的不希望老板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看到两人的行为,这男人非常失望的摇摇头,无奈道:“看来你们还是不懂啊……”
无论这两个人再如何求饶,这个神秘的大老板都不再理会,后来听的心烦,只是摆了摆手,两个黑衣人便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东西,直接把两人的嘴巴给塞住,其中一个还呜呜呀呀的想要表达什么,更是被一脚踹在脑袋上,直接踢的昏死过去。
骨气?骨气能当饭吃?骨气能活命吗?两个狗仔现在才不想要什么骨气,他们知道,他们窥探到的秘密太大了,大到足以被灭口。
这个年纪的男人,往往都喜欢说自己已经被黄土埋到了腰,如果不是孩子不争气,还需要赚钱养家的,大部分这个年纪的都退休了。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显得没有那么老的味道,相比而言,他更像是一个四十五岁,事业正处于黄金期的男人。
捡回一条命的两个人点头哈腰的说着谢谢,就差没跪下磕头了,可他们虽和*图*书然捡回一条命,这两个黑衣人却没有放他们离开的意思,当其中一个人站起来想要逃跑的时候,直接被黑衣猛人一脚踏在了腰椎上,整个人轰的就砸在地面上,也不知道骨头断没断,人还能不能活下来。
“老板……您听我解释……”樊冰面色很难看,她解释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编:“其实我……”
“嗯嗯,能替我考虑,好,好,算我这么多年没有看错你,没有白白器重你。”男人至始至终没有拿下墨镜,任何人都看不到他的眼神,而他也没有任何表情,想要在他的脸上读出什么意思,简直是难上加难。
樊冰沉默,不知道如何作答。
樊冰能读出这两个家伙眼神里的疑惑,便淡淡开口道:“你们要怎么处理,那是你们的事情,但不能在这个地方处理。琴岛城那么多人,看到我开车来到这地方的人,恐怕不只有他们两个,如果他们在这里出了事情,警察一旦追究起来。我脱不开关系,也会牵连到老板,毕竟老板的车,开上这里的时候,相信也一定有人会目击到了吧?”
男人缓缓的长叹一口气:“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软弱,都不知道什么叫做骨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