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52章 苏醒

“这有什么谢不谢的。”徐云道:“以后开车千万要小心,绝对不能走神儿,这次是你命大,所以只是受了点轻微脑震荡而已。万一是不幸呢,那可是没有后悔药能吃。”
樊冰心里又开始挣扎了,她当时就是因为纠结如何对徐云下手,才引发了这场车祸,而现在徐云却陪伴在她的病床旁边,这让樊冰心里的滋味真的很难品尝,她不明白为什么是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这种两难的抉择中。
在樊冰出事儿的几个小时之后,他就被这条小消息给震惊了,阮翰知道老板必然无法接受,试图劝说:“老板,樊冰的性格一直都很有个性,如果是一件她不想要做的事情,我们也不要逼迫她了吧?这样不仅不会得到成效,反而会适得其反。”
在这种杀一儆百的情况下,媒体记者很快就放弃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都动手打人了,若是到了夜里,那夜黑风高的,说不定都敢杀人呢。新闻固然重要,但命更重要。医院的秩序也终于重新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这么说来,你认为她的车祸是她自己故意制造的?”林雍禾用非常不解的目光看了阮和图书翰一眼:“看来你真的并不了解樊冰。”
樊冰非常的诧异,她绝对不敢相信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徐云!
那天情况的确很混乱,医院为了维持秩序还报警了,但就那点警力根本做不了什么。
不会的,樊冰心道,她这种身份的人,如果死了,一定不会上天堂的。因为她极不相信主,也不相信佛,她这辈子只相信她自己。如果真的有佛,有上帝,那她也不会相信他们,因为他们在樊冰的眼里真的很可恶,给了她一个无比悲惨的童年。
“现在她想做什么,那就随便她吧。”林雍禾道:“不论到什么时候,她都是做这件事情最合适的人选。至于为什么,你慢慢领悟,我不指望你能短时间之内就想明白一切,但你必须保持思考,只有思考才能让你成为一个不会失败的人。”
头部的胀痛让樊冰很艰难的睁着眼睛,当她刚想要放弃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兴奋的语气道:“你可算是醒来了!”
……
林雍禾似乎已读出了阮翰内心的独白:“这跟她故意制造车祸区别是很大的,这样的樊冰,更危险…和-图-书…因为她再思考,不停的思考,才引发了交通事故。一个人,只要懂得如何思考,就是可怕的。她会有她自己思考的结论。”
林雍禾摇摇头:“不必了,樊冰在社会上的名声特殊,属于公众人物,有多少媒体跟记者的眼睛都盯着她呢,我们这种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消失,等到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再出来也不迟。”
樊冰睁开眼睛,看到的四处都是白茫茫的海洋,这种白是那样的刺眼,一丁点的柔美都没有,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无力,头部更是胀痛的几乎要她崩溃。
阮翰表面上点点头,心里却想到,这跟樊冰故意制造车祸有区别吗?都是因为她不想要做她现在的任务才导致了。
所以樊冰出事的事情,就算林雍禾不想知道,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把任务最终交托在樊冰身上,不是没考虑过她会失败的可能性,只是绝对没有想到过,失败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他的心情完全无法用失望来形容。
樊冰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是那样的干涩,根本说不出话来,徐云拿起水杯又放下:“你再坚持一会儿http://www.hetushu.com,等医生来了,确定你没事儿可以喝水了再喝。”
阮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至于老板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思想,他也真的想不通,想不明白。
“她若是会因为无法违背我的命令而去撞车,说明她宁愿死也不会背叛我。”林雍禾道:“而樊冰却不是那种人,她有思想,有思想,就说明她脑子里会存在那种背叛的呼声,那种呼声会让她做出很多连我都无法预计和判断的事情来。”
“是。”阮翰回答的干脆利索。
樊冰不明白,他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仔细的男生呢,呵呵,自己真的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居然可以得到徐云的亲自照顾……莫非自己已经到了天堂?这是天堂里面给人安排的梦境吗?
说起来,老板的话仍然会让阮翰感觉非常的深奥,他很难彻底的明白和理解这些话里面的意思。
徐云一直就没离开医院,樊冰来琴岛的时候给她的助理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安排了休假,所以一个在琴岛的都没有。徐云就自然而然的承担起了照顾樊冰的责任来。
为了让医院尽快恢复秩序,还是徐云站出来的,见用正规的手段治不了和*图*书他们那就玩儿狠得,他直接让磊哥带了百十号兄弟来维持秩序,那帮小子动手可没轻没重的!
林雍禾摇摇头:“我比你了解樊冰,她是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事情来的。她的车祸,绝对不是她自己的有意安排,而是她失去了目标。懂吗?她失去了她心里的信念,她对我让她做的事情充满了排斥,所以这才会让她思想絮乱,开车在路上,便极容易出事情。”
“我是感受到了媒体记者的强大力量。”徐云道:“你这一出事情,医院的秩序都差点被那群职业素质超高却没什么社会素质的家伙们给打乱,你被带到医院的那天,救护车都出不去了。”
而且警方看到之后也默认了,毕竟这是在帮助他们平事,不然这事儿控制不了,上报到上级,他们也一定会被批评教育的。
这个情况纯属意外,樊冰绝非有意让自己陷入这样一场灾难之中,可发生的事情若想要再回头重新来过,却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徐云很紧张的按下呼叫器,让医生迅速过来一下,樊冰已经整整昏迷两天了,虽然医生说她只是轻微脑震荡,因为情绪紧张才造成了昏迷,可徐云仍旧感到不放和*图*书心。
“老板,那需不需要我做进一步的监视。”阮翰主动请缨道,他知道,老板喜欢做事主动的人,他能得到老板的信任和器重,就是因为他做事情比任何人都主动。
“老板的意思是?”阮翰一怔,难道樊冰在和他们才见完面就出事儿,还不能说明这事情跟他们有关系吗?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确认了樊冰并无大碍,徐云这才松了一口气,两天前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真把他惊的够呛,真没想到樊冰会出这种事故。
樊冰干涩的嗓子这才开口了:“徐总……谢谢你。”
得到警方默许之后,磊哥手底下的人更是肆无忌惮了,一天就打折了好几个媒体记者的腿呢,被打的这些人也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了。
逐渐的樊冰开始恢复一些自己的意识,她想起了让她陷入昏迷的车祸,也想起了车祸之前她去见过的那个人。
这两天来,全国各地的网站报纸上的娱乐头条,几乎全部都被樊冰车祸的事故给占据了,尤其是琴岛,毕竟是事发地,更是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
徐云跟医生确定了樊冰可以喝水之后,才找到一根吸管,让樊冰吸了一些水润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