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57章 哪个身份才有意义

“我可以肯定,你在高层停车场见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徐云道:“我不管他跟我有什么样的冤仇,他可以找我的麻烦,却不应该连累无辜,如果两个狗仔因此都卷入丧命,那对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
樊冰冷笑一声:“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无法回头。就像你说的那样,十几年,我在天娱潜伏了十几年,每天都用一个艺人的身份去做那些事情,面对那些媒体,而我的目的却不是获得社会的关注度,我的目的是杀人……”
这一点真的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娱乐媒体关注的永远都是炒绯闻啊,炒争风吃醋的啊,弄点相似的PS照片炒床照之类的爆料点,因为这样的爆料才有点击率,才有关注度!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会关注天娱的每一个艺人,知道他们平日里喜欢做什么,你喜欢做慈善公益,我真的很欣赏。”徐云道:“而那些只知道聚会玩乐并切还涉嫌吸食一些违禁药品的艺人,我心里也清楚,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做出处理。我了解你们每一个艺人,所以我不能相信你是和-图-书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你现在要做的是冷静下来,不要冲动。”徐云道:“我不知道那天在停车场顶层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离开那个地方就出了车祸,说明你的情绪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和影响。你必须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樊冰摇头道:“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你也不要逼我。”
所以关注公益事业的事情还真没多少人知道。现在被徐云拿出来一说,樊冰真的非常诧异,因为她不敢相信徐云居然这些事情都知道。这让她很难想象徐云是如何得知的。
“不!”樊冰道:“其他事情上,我或许不是!但并不代表一直都是一个好人!”
樊冰摇着头:“这都跟我没关系!我只知道我要做好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樊冰话音刚落,手中那细长的银针就直接刺向徐云心口窝!这锋利的银针配合樊冰这凌厉的手法,一旦徐云被刺中,定然会一击毙命!这种杀人的手段,恐怕之只有杀手和特工才会使用吧?
“就这样,我一直持续了十几年www.hetushu.com,然后突然你说要我回头?”樊冰苦笑一声:“怎么回头?已经十几年了,我怎么可能回头?一个人的一辈子有几个十几年……而我这十几年来,所做的一切难道就都白白付出浪费了吗?”
所以樊冰专注公益事业的那些事情,并没有几次报道,有几次也是实在没有炒作的新闻了,才报道出来。更重要的是,樊冰就不希望这件事情被社会关注。而她身边也几乎没有出现过没有新闻爆料的时候。
徐云身体迅速后仰躲过一击,林歌马上上前试图制服樊冰,可徐云却一把将其拉住,示意他不要动手,现在动手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很可能会把樊冰激怒,那样就更不利于徐云和她的沟通了。
这个社会已经很病态了,人们大部分的关注度都不在正事儿上,都是吃喝玩乐上。
徐云示意林歌不要追问的太紧,这样只会让樊冰的情绪产生抵触:“让她自己好好考虑,不要打扰她。”
“不要再说了!”樊冰很头疼听到这个问题,越是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越是让她觉得挣扎。
林歌皱了皱眉头:“和*图*书我劝你还是把该说的都说了吧,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也听得出来,我们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不要继续做傻事了。”
徐云这番话让樊冰相当震惊,的确,她一直都把做艺人看作是她的第二身份,可这么多年过来,她一直都是用这个身份生活,她真的和自己这个身份融为一体了,如果不是老板出现,她甚至已经记不起她的第一身份了。
“你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徐云道:“如果你到天娱的目的是为了杀我,那这潜伏了十几年,真的是太夸张了,如果是我,潜伏十几年,终于有了下手的机会,也一定不会错过了。因为毕竟等了十几年……可,如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下不了手,因为我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有命令让我去杀一个我了解的好人,我也无法下手,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逃避的问题。”
“不,时间不够了,明天就晚了。”樊冰突然抬头瞪向徐云:“我只有三天时间,我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必须杀死你……这是我的任务,这是我潜伏在天娱十几年来的任务!我必须这么做才能和-图-书对得起给我知遇之恩的恩人,徐总,对不起,辜负你对我的信任和照顾了!”
徐云知道樊冰现在的情绪并不稳定:“你没有白白付出,也没有浪费,你用你的第二身份也走出了一场漂亮的人生!比你的另外那个身份走的更漂亮!你用你的第二身份,做了你想要做的事情,帮助了那么多可怜的孩子,这只能说明你的第二身份更伟大,你的第二身份对这个社会更有价值!而在我的眼里,你的第二身份,才是你真正的身份。你一直认为的你另外一个身份,才并不重要。”
“我知道,不论你做出什么样子的举动,都并非是你心甘情愿。肯定有人命令你和指使你。”徐云道:“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相信我能理解你此时此刻的处境,樊冰,我真的把你当朋友。”
这时候林歌也赶了过来,不管樊冰是什么身份,她都实在是太可怕了,所以林歌绝对不会让云哥单独跟她相处,他看得出来云哥不可能狠下心面对樊冰这种在张太岁未过世的时候就进入天娱集团的“元老”。
“我觉得你仍然需要休息。”徐云道:“现在什么都不要hetushu.com想了,睡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是你在逼我们。”林歌道:“樊冰,我们真的没把你当作是敌人,可是你做的这一切都太让我们失望了,你不应该这样的,你清醒清醒,看看你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你不可能会对一个无冤无仇的人下毒手吧?”
“怎么没关系?!”徐云反问道:“你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凶手吗?!这么多年,你在天娱做了些什么,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表面上,你的确孤傲的很,但私下里,任何公益事业你都比其他人更热衷,更用心!尤其是在关心孤儿或者留守儿童的那些公益事业上,你更是比任何人做的都要多!”
樊冰会出现选择上的犹豫,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吧。
樊冰的精神仍然有些恍惚,毕竟车祸或多或少都对她造成了脑震荡的后遗症,她一旦用力的想一件事情,就会非常的头疼,那种疼痛让她非常痛苦。
“你如果要杀我哥,理由是什么?”林歌逼问道。
现在的重中之重不是樊冰,而是樊冰幕后的那个人,樊冰若是真以命相搏了,那这事儿就等于一点意义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