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59章 不穿鞋就不会湿鞋

被慢性催眠的人,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不知道自己做这件事情的理由。徐云活捉过一个试图吞毒自杀的某国间谍,这个间谍被捕之后,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杀,即便是没有对他用任何刑法惩治,他仍然不断的试图自杀。
因为不管什么事情,都肯定会天知地知!做了就是做了,违反了就是违反了,并不是说没有人看到,你就可以做。老天爷的眼睛可是随时随地的都睁着呐。
或许樊冰的这个催眠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消磨,已经让她的这个意识开始淡化,所以她之前见到徐云的时候,总能忍住,不会去下手。然而车祸的脑震荡似乎刺激到了她意识里的那件她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她无法控制自己。
就算徐云的武修境界已经是相当高了,可若是面对樊冰的攻势只有退防而没有进击,结果也绝对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不论是街边痞子的斗殴打架,还是国际上两国交战的大型战争,就没有一个例子能证明,你只是防御越能取得胜利的例子!想要胜利,必须反击,必须出击。
樊冰完全没有对林歌出手的意和_图_书思,她的目标只有一个,是徐云,但林歌的存在,也让她倍感紧张,她知道,如果她一个大意被林歌制服,也就意味着她彻底失去了对徐云下手的机会。
“我不是军人,这里也不是部队!我可以不服从命令。”林歌也倔强道,他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徐云一个人放在这么危险的人物面前,因为徐云对樊冰没有任何出手的想法,而樊冰对徐云充满了杀意。
徐云仍然没有放弃,曾经他差一点就能唤醒那个被慢性催眠的间谍,但是失败了,但这一次徐云绝对不会再失败了,他准备好了挑战一切,必须把樊冰身中的这个慢性催眠给化解。
现在,樊冰的情况像极了那个间谍,她的思想里也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杀死徐云,因为这是她见到徐云必须要做的事情,这就是慢性催眠让她脑子里一直被强化的那件事情。
林歌怔了一下,得,云哥就是云哥,永远都是那么的倔强,他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按照他决定的来完成,谁都别想改变!对,任何人www•hetushu•com都别想,压根就不可能被改变。
“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我?!给我一个理由,我就站在这里,等你来取我性命。”徐云道:“如果没有,那我也麻烦你想一个出来!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理由,如果你连理由都没有,为什么要这样做?”
后来为了确定他们的推断是正确的,徐云甚至故意设计了可以让这个间谍逃脱的机会,可这个间谍完全没有逃脱的意思,当他能挣脱可以自我活动的时候,第一的选择不是试着逃走,而是直接选择了自杀结束生命。
樊冰摇摇头:“有没有意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在这一刻想明白我的任务……这就足够了,不论成败,我问心无愧。”
“你错了。就算一个人救过你,你的命仍然是你自己的命。”徐云道:“如果你把你的命当作是别人的,那你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林歌不肯离开的原因,一旦樊冰出手,徐云若不还击,他能及时还击,不至于让徐云落入万险之境。
“你简直不可理喻!”林歌有些焦躁道,他知道,徐云一直没有放弃跟和_图_书樊冰的沟通,但多一分钟的沟通,徐云就多一分钟的危险,这样会让樊冰有越来越充足的时间去考虑她的出手策略和战术安排,他不能再继续等待下去了:“哥,我不会再给她出手的机会了!她的招数真的太危险了!”
“哥!这肯定不可能!”林歌想都没想就否定了:“她太危险了,我是不会离开的!”
“她还有心智。”徐云依然坚持:“你出去,让我单独跟她待一会儿。”
他的那种行为就是没有理由的自杀行为,有人会自杀,或许是因为受不了酷刑折磨,但他没有面对任何酷刑,仍然会做出这样子的选择,那就是没有理由了。
显然,这种慢性催眠没有教会他被捕之后如何逃脱,而是只强调一个结果,那就是一旦被捕获,就必须想办法死!
林歌被徐云一句话给堵死了,是,徐云是没做过什么错误的决定,但是总不能每一次都要险中取胜吧?这么大的风险,冒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但三次,四次呢……
可这个念头林歌还没想完呢,房间里就传出徐云的嘱咐:“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准进来。就和_图_书算是我死在这个房间,你也要放她离开,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吗?”
“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林歌是真心为了徐云考虑的。
当时用了很长时间,徐云他们才搞明白还有一种东西叫慢性催眠,这种东西会把一个念头在人类内心深处扎根,根深蒂固到无法改变,而这个间谍就是接受过这种慢性催眠的人。
但是国际上有对待战俘的约束,动刑那可是违反国际规定的。徐云他们又是国家正儿八经部队的人,更是不能违反这种规定,即便是没有人会知道,徐云他们也不会那么做。
一旦他离开,两人独处在这一个空间,没有了他在气势上对樊冰的压制,樊冰肯定会无所顾忌的出手。而徐云只有防御的份儿。
“你没有理由,因为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徐云道:“你只知道有人需要你杀我,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你在违背自己的意识,只是再为一个催眠你并且利用你的人做事,你明白吗?”
“就算我被利用,我也心甘情愿,如果不是他对我有恩,我或许根本就活不到今天。”樊冰道:“我能有今天,是因为和*图*书我当时没有被冻死在街头,我的命,不只是我自己的命……”
徐云皱了皱眉头:“你留在这里会影响到她的思考,我相信只要给她足够的空间,她一定能想明白!你出去,这是命令!”
“我什么时候做过的决定是错误的?”徐云冷静道:“如果你想不到,那就听我的。”
徐云微微一笑:“不穿鞋,就不会湿鞋。”
这对于樊冰来说是重要的,对于徐云来说也是重要的。
“明……白……”林歌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开口说出这俩字来的,他是真不明白云哥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樊冰出手的招式真的太诡异了,这种手法和武器,地下世界也没见过啊,如此阴险毒辣的出招,万一一个不小心,面临的就只有一死。
最终,林歌还是选择了妥协,他缓慢的退出了病房,留给徐云和樊冰两个人私人的空间,他就守在病房外面,只要里面有任何不对劲儿的声响,他都会第一时间冲进去!
当那个间谍自杀之后,徐云还真有点后悔,或许真应该给他来点大刑伺候,说不定反而能把他给伺候清醒,不至于最后一点话都没套出来就白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