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65章 登门造访

那首诗怎么说来的?
“八号房间。”徐云反应也够快的,直接开口道。
十六层不愧是帝王级套房所在的楼层,电梯门刚打开,徐云就被眼前四个穿着柔美的女接待给惊到了:“先生好,欢迎光临,请问您是几号帝王套房的客人?”
这当皇上是啥滋味啊?莫非晚上还能翻牌子,想找哪个妃子就找哪个妃子来侍寝?
“朋友,八号房间?你搞错了吧?”一个声音在徐云身后响起。
徐云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这晚上多喝了点酒还真是迷糊,连特么楼层都找不准了。”说着,他连理会都没理会那年轻人,便走向电梯,他需要尽快下楼和林歌取得联系,他们现在需要稍等一会,以免接二连三的上楼,惹得对方起疑心。
林雍禾虽然头疼这件事情,不过好在自己的身边还有那么几颗不错的棋子可用,而且自己下了那么大一盘棋,至今为止也没有被什么人察觉。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相当成功的情况了,一个隐忍就是二十多年,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这十六层的装修格局相当复杂,通道看上去就像是个大蜂巢,迷宫一般,若不是徐云方向感http://www.hetushu.com足够强烈,进来之后恐怕很容易弄错东西南北。
而这种改装的手法相当专业,尤其是宽体处理方面,丝毫没有因为对车身的过渡处理而产生视觉上的违和感。显然不可能是出自国内汽车美容店那些拥有绿翔技术学院毕业证的汽车美容师之手。
徐云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猜中了他要找的人的房间号,虽然眼前这年轻人说八号房间是他的房间,但徐云不相信,因为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掌管者”的气质,所以徐云断定他是一个随从在掌管者身边的人。
不过这话说回来,琴岛似乎本来就不太喜欢分东西南北,道路都是斜斜的,上上下下。这也难怪在这个地方问个路,人家都会告诉你:往前走一个路口左拐,在往前走俩路口左拐,往后面回走一点就到了。
“嗯。”林歌一边答应,一边就去想办法解决这问题。
这样的对手,只是想想都会让徐云觉得心惊胆颤,真的是太可怕的对手了。
“别过去。”徐云低声制止了林歌,林歌想走进一些确认车辆,但徐云不放心,因为这辆车停和*图*书放在了不起眼的角落,而这个角落的顶梁和后墙面上都可能临时安装无线摄像头。
“搞毛线啦,别那么坑好不好?”徐云道:“十五楼,八号房间,这明摆着你忽悠我呢!”
或许徐云的担心是多余的,可一旦有这种东西,他们就很可能被察觉。
而徐云不仅仅要面对这个人,还想从这个人的口中得到一些关于他父亲的消息,那恐怕还真的是没那么容易。
如果徐云没有猜错的话,这绝对是欧洲排名前三的汽车改装公司,才能做的这么完美。
这辆经过宽体处理,升高底盘,扩大轮毂等各方面外形处理的汽车,基本让人无法判断它原本到底是什么品牌,劳斯莱斯还是迈巴赫,或者是宾利?谁都不好说,变化太巨大。
徐云则是仔细观察了地下停车场的环境之后,便乘坐电梯直接奔往这王府饭店的十六楼。他记得佐媚烟跟他说过,王府饭店的帝王级套房在十六楼,打开窗户就能俯视整个银湾金岸的美丽海景。
可惜是她并没有成功,现在她被软禁在一个房间,门外有仇妍的严密看护,双手被反绑的樊冰完全没有逃出去的机会,她只能静坐在床http://m.hetushu.com边,看着时钟一分一秒的走过,过了午夜十二点,一切就是全新的开始。
就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夜晚,徐云和林歌已经偷偷潜入到王府饭店的地下停车场,虽然那辆车停放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仍然被徐云一眼便认了出来。
的确,能住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的确是一个幸福的人,但绝对不会关心粮食和蔬菜,这样的房子都住得上,关心的肯定都是政治,经济,是各种股票债券基金期货……
的确,樊冰也没能逃过慢性洗脑的控制,她确实真的想要杀掉徐云,就算是她会用自己的性命去陪葬,她也决定完成这件事情。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十六楼。”柔美的接待小姐尴尬道。
徐云一怔,绝对是专业级的表演:“什么?十六楼?”
“可是,八号房间是我的房间。”这个年轻人,正是阮翰。
徐云回过头,看到就是刚才走廊那头的年轻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不过徐云一点都没慌乱:“不会错的,我哥们儿给我打电话说得清清楚楚吗,让我到八号房间找他。”
这样一个身份的人,是不会住那么奢侈的房间,所以,八号房http://m.hetushu•com间才是真正掌管者林雍禾的房间,而这个随从,只是在外面守门的。
徐云点点头:“一定要小心,注意周围会不会有他的眼线。这个人或许比我们想象中更难对付。”
看来这家伙够有钱的,有钱人肯定住的不差,在这王府饭店里,最高级别的套房就是帝王级套房了,虽然徐云没来这里住过,但是也听琴岛人说过,相当奢侈。佐媚烟也曾经评价过这个酒店,说是很有品位,绝对给你回到古代当皇上的感觉。
他只需要再忍那么一下,需要最后的忍耐,这一切很快就可以结束了,今天是他给樊冰的最后期限,他相信樊冰不会让他失望的。因为,他的慢性洗脑从未出现过失误。所以他相信,到了最后关键时刻,樊冰一定会做她应该做的事情。
“我去想办法打听他的客房。”林歌道。
当然,有仇妍在,是不会让她做傻事的,仇妍相信徐云可以解决问题。每个人都有茫然无助的时候,曾经仇妍也同样陷入过樊冰这种对生死的迷茫之中,好在她最终熬了过来。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和-图-书春暖花开。
“那只能说明你搞错了。”阮翰道。
这里的方向感,那就是前后左右,没有东西南北。
换做是其他的对手,徐云可能不会考虑那么多,但这次的对手在徐云眼里真的太不简单了。一个能用慢性催眠的手段控制手下的人,一个能隐忍二十多年的人,一个能安排樊冰潜伏在天娱集团十几年的人……
徐云可没定房间,但他的余光看到就在这走廊尽头,一个形迹可疑的青年正看向自己,只要徐云有任何一丁点的不小心,恐怕都会打草惊蛇。
“请您随我来。”眼前四个柔美接待之一站了出来,对徐云做了个万福的屈膝,然后示意徐云跟她来。
“是的,这里是十六楼。看样子,真的是您搞错了。”接待小姐仍然客气道,因为十五楼的房间是王爷级的套房,也不便宜,住得起的也都是有钱人,至少是她一个小接待得罪不起的。
徐云一怔,揉了揉眼睛,看着对方:“可你不是我朋友啊?我不认识你啊。”
任务失败的樊冰也不准备继续苟活于世,忍受着这种心里挣扎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就现在安安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忘记所有的烦恼,对樊冰来说,也真的是一种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