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72章 Anlo姐

琴岛金岸绝对是琴岛最好的几个小区之一,小区一早就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映衬着小区对面的那片黄金色的沙滩,显得是如此惬意。海风拂面,让人忍不住精神了几分。
门铃声响起,徐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到来,大声的对房门喊道:“Anlo姐,我来看你了。”
这房子里面四个人,敢情就林歌一个人是彻夜未眠,熊猫的眼,浮肿的脸,都在告诉众人:哥一宿都没睡!你们怎么可能睡得着呢?亲,可否送给我一瓶安眠药,让我就此长眠。
“哥,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我这彻夜不睡可都是为了你。”林歌道:“若不是因为你这心那么大,我也舒舒服服睡一觉呢。”
“我一直就搞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喜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徐云在路上还跟林歌闲扯着:“就说影视大酒店,所有客房的被褥每天都要拿去烘干,就是因为靠海太近了,极其容易潮湿。酒店也就罢了,若是自己的家,那多难受,被子放在阳台晒都晒不暖和,一闻都是潮湿的海滩味道。”
“你不用解释,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那么做的。”樊冰道:“我自己都还在怀疑自己,又凭什么要求别人不要怀hetushu.com疑我呢。”
徐云停车推开院落那纯属摆设的院门,直接走向别墅门口,Anlo姐的捷豹敞篷就停在院子里,所以徐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她就在房间里。
房间的窗帘还没有拉开,弄不好里面的人还没睡醒呢。
“好吃就多吃点。”徐云道:“Anlo姐你那么瘦,多吃点也不怕胖啦。”
徐云到笑的挺灿烂的:“哥不是告诉你了,好好休息,你昨天是想妹纸想的没睡着吧?”
果然,Anlo很快就打开了房门,脸上带着几分惊讶又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看着徐云和林歌,微笑着请两人进房间:“徐总,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家里来了。”
林歌并不明白徐云这么做的用意,只是觉得,既然已经知道Anlo姐是中间人了,为什么不直接跟她挑明呢?把话说清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毕竟这些事情都不是那么简简单单随随便便的,是一个关系到生死的问题,很严肃的问题。
“Anlo姐都休息半年了,应该也休息充足了吧。”林歌笑着道:“我也真想一口气休息半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话有道理。”徐云一边说着,一边将hetushu.com车驶入琴岛金岸,在门口简单的做了访客登记后,徐云一路奔到Anlo姐的十八号独立别墅院落外。
徐云这一觉还睡的特别香,休息的特别充沛,就连仇妍也没有任何晚上睡不踏实而第二天会有所表现的不良状态,樊冰更是放下一切身心轻松,那种歇斯底里的困倦下,休息的更好。
“巧克力可以让人心情变得特别好,就算会让人变胖也没关系。”Anlo姐微微一笑,对两人道:“你们也吃呀。”
Anlo姐特别幸福的笑了笑,打开那精致的包装盒,没有客气的拿起一块放在嘴里,享受着那种丝滑柔美的口感,连连点头道:“特别美味!还是徐总会买东西,我在琴岛都从未买到过这么好吃的巧克力。”
徐云笑了笑,一边把巧克力送到Anlo手中,一边道:“这不是昨天跟樊冰聊起你来,她说你在这里呢。我不知道的时候,不过来看看还说的过去,现在既然知道了,自然是必须来看看Anlo姐。”
Anlo作为一个职业经纪人,装扮真的很潮流,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和修理的五颜六色的指甲,都相当的惹眼,她很瘦,瘦的就像是一支钓鱼竿,和图书可却又让人说不出来她这瘦的不舒服。
林歌顶着一双熊猫眼,无奈道:“有钱任性呗,就喜欢潮湿。能买得起海景房的,有几个就一套房子?这里潮湿,人家就去不潮湿的房子住。”
……
林歌没有再冲动,只不过他仍然没办法放心樊冰,担心樊冰万一会通风报信,在这里的一整夜,林歌就几乎没有合眼睛。仇妍看到有这么一个认真的家伙帮她守夜,倒也安心的睡了一阵子呢。
说完,林歌又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太直接的把矛盾冲向了樊冰,又解释道:“我不是冲你,我是担心晚上不安全。毕竟你那幕后老板已经意识到我们发现他了……所以……我就……那个,小心一点还是为妙。”
这一晚上也就林歌自己一个人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心里就纳闷了,这些人的心怎么就那么大呢,都跟没事儿人似的,还真能睡得着觉!自叹不如,自叹不如啊!
“辛苦了。”仇妍微微一笑,淡淡道:“昨天若不是你在,我也不会睡的那么安心。”这话多少是对林歌的一点安慰吧,但林歌仍然觉得哭笑不得,总觉得就自己把事儿给无限放大了。
反倒是徐云,行为上是完全信任樊hetushu.com冰,根本就没怀疑和担心过樊冰会再次对他下手,或者是试图逃走,试图给他们的人通风报信。一切都没有,樊冰也似乎是真的累了,睡的很安稳。
“叮咚!”
四人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徐云和林歌便踏上了前往琴岛金岸高档海景房小区的路上。徐云还特意买了一盒手工巧克力,意大利进口的。Anlo姐喜欢吃巧克力,这事儿可是一件天娱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听到樊冰这么说,林歌也觉得好意思了一点,若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搞了呢。
现在林雍禾逃离琴岛,估计也在路途中,肯定没有固定的居所,即便是第一时间找到Anlo也没办法确定什么,倒不如等到明天,说不定明天林雍禾也安顿好了,也会跟Anlo联系上,到时候徐云去找,才能事半功倍。
Anlo的脸上有些微微变色,她已经在徐云的话语里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可是徐云的话模棱两可的,并没有说的太清楚,她也不敢大意,故作惊讶道:“我才刚从土耳其回来,冰冰就知道了?她的消息还真是太灵通了……工作太累,我是真想好好休息一阵子。”
Anlo既然能被林雍禾这么能隐忍的人选中和_图_书当作中间人,那就说明她是一个有足够耐心而且还足够小心的人,晚上登门拜访必然会打草惊蛇,搞不好连人都见不到,Anlo就直接跑掉了呢。
“哥,你这……”林歌一看这上来就暴露目标了,万一Anlo听到是他就跑了呢!
徐云做事有他自己的做事原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他不希望因此牵连到任何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雍禾,他的目的也只有一个,不是报复,而是想在林雍禾的身上知道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情。
“车就在这里,人肯定在里面。”徐云却直言道:“我又没惹Anlo姐生气过,她怎么可能会不见我呢?而且我还带了她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她还能装不在家吗?”
徐云哈哈一笑:“他跟在我身边,每天都跟休假似的。Anlo姐,你尝尝我给你买的这个巧克力怎么样,说是意大利手工巧克力,试试口感。”
徐云说话的声音很大,房间里面的人肯定是能听到的。
“还真的挺不错啊,你可以试试,只要徐总会放假给你哦。”Anlo尽可能的把话题扯开,她仍然坚持自己去了土耳其,在这一点上看,徐云可以肯定她还什么事情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