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73章 心理战

“老板。”Anlo一切正常的开口接起了电话,为了让徐云和林歌更信任自己,她还打开了免提:“您有什么吩咐。”
“抱歉,徐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Anlo姐忍不住笑了笑:“我现在好迷茫哦,徐总你好像是在审讯犯人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徐总恐怕是找错人了哦。我……”
徐云和林歌一怔,这个林雍禾真的是太厉害了,能看穿这么多事情,能看的那么远……
可这一次,她就完全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不但没有露面,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她不敢和樊冰联系,就是担心自己会暴漏,可是,越这样,却越是容易被人怀疑。
“只有你告诉我们他在哪,我们才能保证你的安全。”林歌道:“不然真没办法保证。”
“Anlo姐,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件事情只要和你有关系,不论你如何回避,都不可能避得开。”徐云道:“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不够聪明的人。你很清楚,这样回避毫无意义。林雍禾在哪?我需要你给我一个答案。”
Anlo姐仍然没有松口:“我真不知道你hetushu.com们再说些什么,冰冰承认什么了?”
“Anlo姐,我哥都已经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也就别这么装下去了,装下去真没什么意思。”林歌道:“你觉得我们若是没有把事情搞清楚,会这么毫无征兆的就来找你吗?再说了,樊冰都已经承认了,你真的已经伪装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你和那个林雍禾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我很需要见他一面。”徐云道:“你和樊冰这么多年,也算得上是交心的朋友,而林雍禾一直在利用她,你难道不应该帮她一下吗?”
怪不得昨天徐云那样的胸有成竹,因为他早就已经运筹帷幄,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他才能那么宽心。林歌是真佩服啊,原来云哥看上去心大,实际上却并非是大意的表现。
“徐总,这话我可不明白啊。樊冰是什么身份?她是你们公司的艺人。”Anlo道:“而我的身份你也早就清楚啊,我是你公司旗下艺人的职业经纪人,我们都是朋友,不是吗?”
Anlo已经承认了一切,就没有再回避拒绝这个hetushu.com问题的意义了:“你们想得不错,这个手机,只有一个人会联系我……既然你们已经在这里,那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做?我可以帮你们做你们想要让我做的一切,只不过,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保证,保证我的安全。我很清楚林雍禾是什么人……”
“徐总,你真的很聪明,比我想象中的更聪明。”Anlo姐无奈的笑了笑:“我曾经一度以为你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我错了,你不仅仅有勇有谋,而且谋略之心还远远超出我的认识……你能在樊冰没有告诉你之前,就看穿这一切,真的是我太大意了,我应该能想到这一点,樊冰出了事情,最应该第一时间露面的人是我……呵呵,真的是我错了。”
Anlo姐一怔,百密一疏,徐云这句话的道理太明显了。
Anlo是真没想到,自己的小心反而成了被人怀疑的可疑之处。徐云果然不简单,他的洞察力完全是她所不能想象的。就连林歌也是现在才恍然大悟,暗道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徐云仍然挂着刚才脸上的那副微笑:和*图*书“Anlo姐,其实猜不透的人应该是我。你猜不透的只是这巧克力应不应该吃,而我猜不透的却是你这个人,应不应该交朋友?”
Anlo微微一怔:“徐总这话从何说起?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做的让徐总不满意了……哦哦哦,难不成,我在土耳其休假的这段时间里,徐总碰到了更好的经纪人来合作?所以……”
“樊冰已经对我出手了。”徐云淡淡道:“只不过失败了而已。Anlo姐,或许你觉得你隐藏的很好,可是有一点你忘记了,樊冰是你一手带起来的艺人,三天前她出了车祸,就算是你真的在土耳其,也应该赶回来。更何况你就在琴岛,都没有出面去看她……即便昨天樊冰不告诉我那个中间人是谁,我也已经猜到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
“你身边有没有其他人?”林雍禾的声音在电话里传出,也出奇意外的平静:“是不是徐云已经找到了你。”
说到这里,Anlo姐的手机突然响了。徐云和林歌的目光都迅速的落在了Anlo的手机上,等待着Anlo开口说话。
徐云微微一笑道:www.hetushu.com“是啊,一般来说,甜美的东西吃了之后都会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小孩子都喜欢吃甜食的原因吧。不过,有些东西吃多了并不好……比如这巧克力,吃多了会让牙齿坏掉,会囤积大量的热量,都并不好。”
的确,徐云昨天在听到樊冰说出Anlo这个名字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作为在天娱和樊冰最多联系,关系最为亲密的人,樊冰出事之后,Anlo姐肯定不可能装作跟没事儿人一样。
Anlo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收了别人的钱,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这一个巨大的阴谋里,我也同样的煎熬。有些钱,一旦拿在了手里,就是烫手的,可是再烫手,也甩不掉了……”
“Anlo姐,你到底有没有去过土耳其,我们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了。”徐云淡淡道:“你就不要用土耳其来打掩护了,我很清楚,如果你不在琴岛,这一切也都不会发生。樊冰的身份我已经清楚了,所以,你的身份,我也清楚了。”
“那你还给我买巧克力吃?”Anlo姐似乎听出了徐云这话中有话:“徐总,既然你和-图-书知道巧克力吃多了不好,就不应该给我买那么多吧?我有点猜不透你的意思哦,到底是让我吃呢,还是不让我吃呢?”
Anlo摇摇头:“我知道他住在王府饭店,不过,既然你能找到我,肯定说明他已经不在了……如果他离开了琴岛,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这是实话,因为永远都只有他联系我,我联系不到他的。”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Anlo淡淡道:“徐云如果能找到我,我还有可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难道你出了什么事情?”
Anlo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接起了电话,徐云和林歌马上屏住了呼吸。
林雍禾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对Anlo的信任:“的确是出了点麻烦,我现在已经离开琴岛了。如果有必要,我觉得你也应该离开一下。琴岛现在很危险。”
“我需要知道林雍禾在哪。”徐云直言道:“告诉我他在哪,我帮你们结束这一切煎熬。”
徐云点点头:“当然,Anlo姐说的没错,我们都是朋友,你是经纪人,樊冰是艺人。但在这个身份之外呢?在林雍禾的面前,Anlo姐又是什么身份呢?”